锅巴状元

  赵学敏是1家大公司的老板。这天,他去1家山里的饭庄吃饭,结果米饭有些焦煳,服务员连连道歉,正要撤下重上,赵学敏拦住了她,饶有兴趣地端起饭碗,笑着说:“这是用柴火铁锅煮的饭吧?好多年没吃过了,勾起我很多回忆呢!”
  
  赵学敏出生在1个叫“下8里”的村子,他自幼丧母,父亲又有哮喘的毛病,爷俩过得特别苦。幸好赵学敏从小聪明又要强,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等他考上高中后,需要住宿吃饭,家里的日子更加紧巴起来。他每个周末回家,带上1挎包玉米饼去学校,就着咸菜开水,就是1周的口粮。冬天还好,夏天时,没两3天玉米饼上就会长出霉斑,赵学敏本来就营养不良,加上经常吃坏肚子,虚弱得来阵风都能被刮倒。
  
  在1个周末回家时,赵学敏终于忍不住了,哽咽着对父亲说不想念书了,要辍学出去打工。
  
  父亲听得老泪纵横,正和儿子抱头痛哭呢,有人推门进来,是隔壁的张婶,她家里蒸了1屉包子,送几个过来,见父子俩哭得伤心,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第2天1早,张婶拎着个布袋子过来了,对赵学敏说:“昨晚你秀丽妹子做饭火大了,结了老厚1层锅巴。原本我想教训她1顿呢,后来1琢磨,锅巴好呀,放在通风的地方不容易坏,能放很久呢!吃的时候用开水多泡泡,强似发霉的玉米饼。”
  
  赵学敏听了,虽然心里热乎乎的,但就这么点锅巴,剩下的两年半无论如何也熬不下来啊。就在这时,陆续有人又拎着锅巴来了——张婶热心,昨晚连夜把全村子都串遍了,村民们爱惜赵学敏,早晨做饭有锅巴的都给他送来了!
  
  这之后,村里形成了习惯,全村的锅巴都送到老赵家。赵学敏靠着锅巴泡开水熬过了剩下的高中时光,最后不负众望,以高分在县里1举夺魁,考入了重点大学。县长亲自给他戴上了大红花,还亲切地喊他“锅巴状元”。
  
  如今,赵学敏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穷小子了,今天忽然看到带锅巴的米饭,顿时想起了那段时光。赵学敏大学毕业不久,父亲就与世长辞了,老家没了根,他又忙于奋斗,已经好些年没回去了。吃着微焦的米饭,赵学敏感慨万千,生出了衣锦还乡的念头。
  
  钱能解决的事根本不是问题,赵学敏命令下属火速采购5吨大米,全村拢共有23十户人家,每家能分几百斤呢!他想,就算自己当年每天吃锅巴,也吃不了那么多啊,这些回报算得上丰厚。
  
  第2天1早,赵学敏1行开着5辆豪车,后面跟着1台厢货车,浩浩荡荡直奔家乡而去。公司宣传科早已和当地政府取得了联系,车队1进县里,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有官员亲自迎接,电视台还派出了记者全程录像。
  
  简单的寒暄之后,1行人驾车向下8里村驶去。有道是近乡情怯,随着景色越来越熟悉,赵学敏激动得险些落下泪来。
  
  村主任组织村民站在村口,打着红色的条幅,上面写着“欢迎锅巴状元赵学敏先生荣归故里”。
  
  赵学敏跳下车,挨个和人握手,仔细辨认着对方的相貌,离开快3十年,很多人他都认不出来了。村民中有年纪大的,见了他依然非常亲热,1个老太太笑得满脸都是菊花:“小敏成大老板了,还认识你张婶不?”
  
  “认识认识,我秀丽妹子做饭手艺不好,让我多吃了不少锅巴呢!”赵学敏1句话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他见气氛烘托得差不多了,大手1挥:“承蒙乡亲们的厚爱,我才有今天。今天每户发个几百斤大米,乡亲们慢慢吃!”
  
  村民们纷纷赞叹赵总不忘本,知道感恩,记者们将这1幕幕用镜头记录了下来。
  
  了却了这桩心事,赵学敏也无意在村里逗留,安排几名员工在下8里继续分发大米,自己回到县里接受政府的接待,商谈在这里投资的可能性。
  
  赵学敏回乡谢恩的事情上了热搜,给企业树立了正面的口碑,不过网友评論中也有不和谐的声音:1家发那么多大米,吃到何年何月?还不如给钱呢!赵学敏对此1笑置之,这几百斤大米值不了多少钱,拿出来薄薄1沓,哪有发大米来得震撼?
  
  事情过了不久,网上忽然又冒出1条消息:下8里村民转卖受赠大米,感恩之情最终变现。看到这个消息,赵学敏苦笑着摇摇头,对家乡的感情瞬间所剩无几,感叹道:“农民呀……”
  
  半个月后,赵学敏忽然接到了1个电话,顿时惊呆了。他沉默了良久,对秘书说道:“和我再回1趟下8里!轻车简从,就我们俩人,不要对外宣扬。”
  
  清晨,赵学敏再次站在下8里的土地上。不大会儿,1辆面包车从村子里驶出来,零星有孩子从家里跑出,兴高采烈地上了车。车身上喷着两行大字:“下8里校车,锅巴状元赵学敏捐赠!”
  
  赵学敏的心瞬间融化了,这些可爱的乡亲们,把自己捐赠的大米换成钱买了辆面包车当校车,最后还把粉擦在了自己脸上,要不是县里打电话来感谢,自己还不知道!
  
  “哟,小敏回来了!快进来坐!”出门送外孙的张婶看到了赵学敏,又意外又高兴,把他让进家门后,又喜气洋洋地说,“正巧你秀丽妹子在家,让她给你做顿饭!”
  
  赵学敏平复了1下心情,对张婶的女儿打趣道:“秀丽妹子做饭的火候有长进吧?我记得你做的饭锅巴特别厚!”秀丽抿嘴笑道:“敏哥,不光是我,全村人做饭锅巴都厚!你上大学离开后,我们好久才调整回来。”
  
  赵学敏像被雷击了1般,眼眶湿润了,想起自己捐赠大米时的张扬做派,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