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不会撒谎

  看1个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除了关注GDP总量,人均GDP也很重要。
  
  按2020年的GDP和常住人口计算,深圳的人均GDP超过了北京、上海,排在1线城市之首。不过,根据国家公布的第7次人口普查数据,深圳多出来30%的常住人口,足足400萬人,因此,2020年深圳的人均GDP又低于北京了。
  
  这说明,对人均GDP来说,常住人口是1个关键变量。
  
  其实,用常住人口来计算1个城市的人均GDP,还是不够准确,因为非常住人口同样会为这个城市创造GDP。
  
  特别是,如果1个城市的非常住人口很多,那么,只用常住人口来计算人均GDP,就会导致对这个城市经济水平的高估。
  
  怎么才能知道1个城市的非常住人口有多少呢?
  
  其实光是统计常住人口已经够难了,可能会有30%的误差,想要统计非常住人口就更难了,目前条件下还做不到。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估算非常住人口的规模呢?
  
  中泰证券首席分析师杨畅曾经提出1个办法:用城市生活垃圾的“吨均GDP”来替代“人均GDP”。
  
  所谓“吨均GDP”,就是每吨生活垃圾所对应的GDP。道理是这样的:同等经济发展水平的城市,居民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差别不大,所以,人均产生的生活垃圾数量也应该差不多。1个城市在1段时间内产生的生活垃圾数量,就反映了这段时间的实际居住人口,包括常住人口和非常住人口。
  
  杨畅做了1个计算,按2017年的GDP和常住人口,深圳的人均GDP比上海高出45%;而根据城市生活垃圾计算出来的“吨均GDP”,深圳只比上海高出10%。这不太可能是因为深圳人比上海人更爱扔垃圾。最合理的解释是,深圳的非常住人口比上海要多得多,他们没有被算入“人均GDP”的那个分母当中。如果按“吨均GDP”来看,深圳的真实人均产出还是比上海要高,但差距没有原来以为的那么大。
  
  另外,杨畅还计算出,从2016年到2017年,西安、广州、杭州、武汉这4个城市,虽然“人均GDP”涨了,但“吨均GDP”跌了。这反映出人口在向这4个城市集中,但还没有充分就业,这些新增人口没有创造足够的产出,导致生活垃圾的增长比GDP更快,所以“吨均GDP”下跌了。你看,用生活垃圾数据来分析宏观经济趋势,是不是很开脑洞?
  
  其实,生活垃圾不只可以用来分析宏观趋势,还可以分析商业情报。有1本经典社科名著,叫作《垃圾之歌》,里面提到最早的、有据可查的垃圾分析案例,出现在20世纪30年代。当时,美国费城1家面向大众的都市报纸,想说服做汤罐头的巨头康宝浓汤在他们家报纸上打广告。但康宝浓汤认为,他们的产品是面向富人的,1般的中产家庭舍不得花钱买,打了广告也没用。
  
  这家报纸不死心,就去费城的富人区和中产阶级社区做垃圾采样,结果发现:中产阶级社区人均消耗的汤罐头比富人区要多得多。富人家里1般有保姆,会给他们用新鲜材料做汤,反而是忙碌的中产阶级喜欢购买汤罐头。这才说服了康宝浓汤。
  
  最后,和你分享1句《垃圾之歌》里的金句:垃圾不会撒谎,人们所拥有的和所丢弃的,往往比他们自身更能精确、详尽、真实地说出他们所过的生活。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