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人3幸

  想来遇人3幸大抵莫过于:伯乐之识,雪炭之交,醍醐之师。
  
  有趣的是,伯乐之识,既可成为弱者的借口,又可成为强者的谦辞。成功,没有唯1的法则,但都须是彼人、彼时、彼地的3者合1。因其没有必然性,偶然性就被当成1种参照,因此人们将之归结于贵人相携,或是天命相佑。伯乐,便是这里的“贵人”。
  
  虽沧海3千,但更多时候,你我皆非瓢饮之人,却似沧海1粟,客过他乡。知天高海阔,而后谦己逊人。视界,会成为1个人最好的背景。同样,也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贵人。
  
  具备伯乐之识的人,是助你拨云见日的人,让你正视自己的光芒。很多的裹足不前,并非因我们缺乏负重远涉的勇气,而是此时恰逢月迷津渡。尤其在4海皆浪的飞扬青春,1个为你指明航向的人,比1个像火炉温暖你的人,更为重要。
  
  最毋庸置疑的1幸,大概便是雪炭之交了。宁做雪中送炭翁,不做锦上添花人,这并不应当被理解为对同情弱势、结交弱者的呼吁,因为,没有哪1种关系可以在居高临下的姿态下旷日持久。它应当是对关系的思索:人皆有内外交困之时,雪中人也好,锦上人也罢,他们都懂你的艰难,且要来解你的艰难,这样的人,便是雪炭之交。
  
  人的关系如同河流的溯源浚道,比起磅礴,流淌才是意义所在。这里的“溯源浚道”,不是世故,也不是计谋,而是1种清扫,拎1把清清爽爽的情来谊往。其中的附带与掺杂,水淋淋地滂沱而下。
  
  戏里常谈到侠气,想那仗剑红尘的客,多半是大慈恻隐的侠:明知世间凉薄多,却往凉薄深处去。任那凉薄如雪,也要披雪拔刀相济。人1旦开始知晓百转柔肠的寸裂寸断,反会对这个世界更多地报之以歌,这就是慈悲。
  
  那侠,便是人人皆愿相遇相知的雪炭之交。
  
  夜已掌灯,微雨种下车窗上的星,人间已是琉璃万盏。洗心醒目的,不1定须是月星高悬,夜雨也可做星,前提在于,你是否已在心中埋下1片星空。给到你别有洞天的,便是醍醐之物。
  
  能够予你洗心醒目的人,便是醍醐之师。他们或许只是你道听途说之人,或是未曾谋面之人,或是不足挂齿之人,但都恰恰有某1言某1语,或是某1举某1动,成了你的燎原之火,使你茅塞顿开。
  
  当我们自己足够清冽,自然泾渭分明;而当我们全然浑沌,便只会麻木不省。较之伯乐之识,雪炭之交,更难的,是遇见醍醐之师,因为这1切的前提是,自己须是1位内省之人。
  
  醍醐之师的意义在于:人越清醒,世界越明朗;人越求索,世界越相助。
  
  风雨而后长虹,在朝夕之间;夏耘而后秋收,在4时之间;百年而后树人,在世代之间。人1旦有了胸怀,除了时间会与它成全,世界也会如此。
  
  若为良驹,遇伯乐之前,须是奔腾不息;若有急难,雪炭之前,须是莫逆于心;若遭困顿,醍醐之前,须是慎思明辨。
  
  遇人3幸,也是做人3省:幸于外,省于内,风云幸会,喜雨自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