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万只纯洁的苍蝇

   人真是奇怪:绝大多数人不厌其烦地对别人讲述自己的光彩事儿,却很少有谁给大家讲讲他当初是怎么学会说谎的。
   那是小学暑假临近结束的1天。我们全班同学被班主任召集到教室里,进行开学前的训话。训话结束前,班主任打开手里的本子,拿支笔对大家说:“好,现在我们统计1下暑假里大家灭蝇的数目……”
   当时暑假灭蝇是我们这座城市小学生假期的主要公益活动之1。每逢学校放假,大家或多或少都会从家里拿上苍蝇拍,到附近的垃圾箱或其他苍蝇多的地方应付1下,打多打少,记个大概的数目向老师报告。
   那天,班主任1说统计,我们这帮玩心正浓的小学2年级孩子赶忙151十地算着日子做起加减法来。然后,等着老师念名字,再如记忆中的报上1个数目。2百、1百5十、7百、1千2、5十……报“5十”的那个引起全班的1阵哄笑。
   报着、记着,慢慢地,令人难以置信的大数出来了:3千1、4千零5十、5千……报数的有男生也有女生,其中两3个还是班干部。
   全班4十来个人有几个会整个暑假都守在垃圾箱边,1天到晚151十地数着苍蝇打呢?再说,苍蝇会飞,大小也是条性命,就这么好打?众人渐渐有些不满起来。所以,当老师念到我的名字时,我没好气地顺嘴喊了1声:“1万!”
   “1万?你真打了1万?”女班主任停住了手里的笔,向我核实着这个白痴也看得出是带了气儿的虚假数目。班上又是1阵哄笑,笑声中依稀有那几个班干部故作惊讶的疑问:“1万,那怎么可能?”
   好的,1万不可能,难道你们那些4千5千就可能?我越发被别人的虚伪激怒了,同时也更加气愤于班主任的愚笨,当即大声说:“1万,没错,就是1万!”
   班主任看了我片刻,然后用笔在本子上记了下来,同时嘴里喃喃道:“1万,可不是个小数……”
   过了几天,开学了。新学期的第1次班会上,班主任表扬了班上的几名灭蝇能手,我不在其列。第1名被那个报了“5千”的中队长拿走了,老师对此向全班的解释是,我的那个“1万”因没有具体的苍蝇尸体作证,所以无法核实,暂不算数。这回,班上没人笑我,大家都知道那天我是出于气愤才撒谎的。就连那几个因虚报而获奖的班干部也没敢表现出太得意的样子。倒是我自己,脸上始终火辣辣的,同时心里有1种恼羞成怒的感觉:1样是说谎,老师为什么要偏袒那几个人?为此自己当时别扭了好几天。直到现在,时隔多年以后想起,那尴尬的情形,始终浮现于眼前。
   现在想想,老师当时或许处理得对:她的确需要1个超出1般同学的“灭蝇典型”,以此来激励全班,同时获取校方的赞赏,所以即使明知有1两个学生撒谎,也可以视而不见的。只是像我的那个“1万只苍蝇”,虚假未免过于明显。谎言也是要有限度的,限度以内可以允许;限度以外则要予以杜绝。
   少年的我不知道这道理,出于激愤把自己置于了那样1个尴尬的境地:我同那些学生干部1样,也成了1个撒谎者。
   多年后明白了这层原委,真是汗颜!可再仔细1想,难道明白了这些道理的此刻的我真的比少年的自己进步了多少吗?我只不过是以我后来学成的世故看穿了早年这1简单事件背后所蕴藏的东西。相形之下,我那“1万只苍蝇”倒多少显得有些单纯可爱了。
   哎,可怜啊!我那纯洁的1万只苍蝇!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