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女生的似锦流年

  我和谢汀兰有3个约定:不在同1天发脾气,1个人郁闷了,另1个要哄;不再喜欢爱吃苹果的男生,他们通常没心没肺;彼此在对方好友名单里的首要地位永远不可动摇。

  依旧记得我和谢汀兰站在学校礼堂的舞台上,1起唱《友谊地久天长》的那个下午。那天,我们化了淡妆,穿着雍容华贵的礼服,挽着手从后台意气风发地走到舞台中央。当时的台下有些骚动,有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吹起了口哨,虽然有些刺耳,但我和谢汀兰却备感骄傲。音乐响起,我们煞有介事地唱起来,可唱着唱着,我就忘词了,随后谢汀兰跑调了。最终,我和谢汀兰把排练了3个星期的节目演砸了,台下嘘声1片。亮相很惊艳,结局很凄惨。

  谢汀兰责怪我,苏黎,我们练了无数遍,你怎么把词忘了啊?

  我说,我忘了词你就接着往下唱,反正是合唱,别人又不会听出来,我1会儿就能想起来了,你怎么唱跑调了呢?

  谢汀兰说,还不是因为你忘了词,我紧张的吗?

  我说,我忘了词,我都没紧张。

  谢汀兰气鼓鼓地瞪着我,我也噘着嘴看她。最后,我们俩背着书包各自回家。我们的家在同1个方向,相距不远,我和谢汀兰走同1条路,她在前,我在后,隔着50米的距离,谁也没有理谁。太阳落山了,天空跟我们的脸色1样难看。

  我和谢汀兰在7岁的时候就成为了死党,团结友爱,相互帮助,如今我们十6岁,长大了很多,却突然变得不懂事了。

  晚上,我坐在窗台上,看屋外雪花纷扬,凌晨3点,雪停了,整个大地素面朝天。我钻到被窝里,把谢汀兰送我的加菲猫摁在床上,边打它的屁股边说,我错了,还不行吗?

  天蒙蒙亮,我就爬了起来,揣着两个苹果去找谢汀兰,我想我应该当面向她道个歉,毕竟我比她大1个月,做老大要能屈能伸才好。

  从我家到谢汀兰家要走2百8十多步,我数着步子,踩着积雪往她家走,当我数到2百5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谢汀兰,她蹲在地上不知搞什么鬼。我悄悄走到她背后,发现她在雪地上写了几个字:苏黎,对不起。

  我站在她身后傻乐,谢汀兰,你在干什么?

  她发现了我,飞快地把对不起3个字给抹掉了,说,我在练字啊,知道我的字为什么写得那么好了吧?

  我哈哈大笑,谢汀兰同学,你的字1般,不过认错态度很好,我决定原谅你啦。

  谢汀兰说,你的态度比我好,1大早就来找我负荆请罪。

  我说,不要胡说,我只是路过,顺便带个苹果给你。我把苹果放到谢汀兰的手心里,她很快就找到了我刻在苹果上的对不起,“喀嚓”1口咬了下来,吞到了肚子里,样子颇为饥渴。

  吃完苹果,我和谢汀兰堆了两个紧挨在1起的雪人,用煤球做眼睛,用胡萝卜做鼻子,活忙完了,我们的手被冻得又麻又凉又红,握在1起却感觉温暖异常。

  谢汀兰把树枝折了1半给我,我们用它在雪地里写字,写《友谊地久天长》的歌词:“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欢笑,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她写1句,我写1句,1边写,1边唱,整条街都被我们写满了,这1次,我没有忘词,谢汀兰没有跑调。

  1999年的夏天,我和谢汀兰背井离乡从烟台到天津求学。她去了天津大学,我去了南开大学。两所大学,1墙之隔,曾经朝夕相处的两个外地女孩子,在陌生的城市仍然可以天天见面。几乎每天晚上,我们都会跑到天南街上1起吃饭。饭后,坐在新开湖或青年湖边喀嚓喀嚓地吃苹果。苹果是我和谢汀兰最爱的水果,我们买很多很多的苹果,遇见喜欢的人,便请他们吃。林志言便是其中之1。

  林志言和我同系,比我大两届,1个终日穿着白衬衣的英俊男生,只和他对了1眼,我便知道自己无还手之力。系里组织溜冰,在南京路伊势丹顶层,技术不太好速度又过快的我把他撞倒了,拽掉了他白衬衣的第2粒扣子,并栽倒在他的身上。我狼狈地站起来,忙不迭地跟他说对不起,他倒是坐在地上慢悠悠地打量我,又对了1眼,天,我的麻烦来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