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在楼梯口的老父亲

  我,尚不到4十岁,却患上了高血压。那些天,我心情极度郁闷,虽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总归要谨遵医嘱,每天1粒的降压药,不得不吃起来。
  
  虽说高血压并非急症重病,但我依然叮嘱老婆和女儿,别告诉我年过7旬上岁数了的父母,免得他們为我忧心。
  
  在父亲面前,我虽极力掩饰着,但他还是有所察觉了。私底下,他曾套话问我女儿,没想到,年少的女儿还是说漏了嘴。
  
  那天晚饭后,父亲来到我的住处。先是不厌其烦地安慰我,随后问我:“吃药了吗?血压稳定了吗?”我说:“放心,用药后,现在血压不高了,很好的。”他又问我吃的啥药,我把药盒给他,他戴上老花镜,举着说明书,几乎1字1句地研究了半天。临出门,他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宽慰我的话,直到我不耐烦了,说他太唠叨,他才走了。
  
  时隔两3日,我正上班,父亲打来电话,兴冲冲地说:“找了1位老中医,医术高,人家说,喝芹菜汁能治高血压。”他怕我不信,又举例说:“对门张阿姨也说啦,他侄儿以前也得过高血压,后来喝芹菜汁,再加上体育锻炼,现在不用吃药啦。赶明儿早上,我榨好送过去,你也喝1阵子,试试……”父亲好心,不能驳回去,于是,我答应了。
  
  次日早晨8点钟,我出门上班。在单元门外面,父亲果然拎来1个小桶:“早上刚榨的,新鲜着呢。”打开桶盖,里面装了足足1大碗芹菜汁,加了蜂蜜,口感倒还不错。我几乎硬撑着统统喝完了,父亲才满意地回去。
  
  1连数日,我上班出门时,总能喝上父亲榨的芹菜汁。我劝他:“以后我自己榨吧,你就别那么辛苦了!”父亲却梗着脖子,口气不容置疑地说:“反正早上也要锻炼身体,顺便就榨了!”父亲脾气倔,我很少拧得过他,只好顺从。
  
  那天,我要去邻市参加1项活动,早上6点半就匆匆下楼。透过楼道窗户,我看到外面雨下得正紧。
  
  推开单元门,却发现父亲已站在廊檐下。我顿感后悔,昨晚忘记跟父亲说1声了,否则他按老时间来,岂不白跑1趟。我这样想着,突然又倍感诧异:父亲咋知道我会提前出门呢?“你工作忙,上班时间没个准儿,我差不多每天都这个点儿来,你不下来,我就在这儿锻炼锻炼,等你……”父亲微笑着说。这时,我才注意到,父亲的裤管和鞋子都湿了。他把小桶递给我时,我又不经意触碰到他的手,冰冰凉。我心里顿时有些5味杂陈了。
  
  我喝完芹菜汁,父亲已穿好雨披,他把小桶挂在车把上,转身迎着淅沥的冷雨,走了。拐个弯,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时,我心里极其愧疚和自责,酸得要命。我患了高血压,对于父亲来说,却让他患上了1种抹不去的“心病”。而父亲身上的病呢?我仅仅知道他患有颈椎病和慢性支气管炎,可病情究竟到了何种地步?他服用了哪些药?身体还有哪些不适呢?这些,我竟然都不曾问起过、关心过……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