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

  小时候,小区里有1条恶犬。
  
  每次放学时,它就静静地蹲坐在我家前面的道路中央,像1个嘴脸狰狞的守夜人,把深邃的寂静踩在脚下,似有若无的呜呜声在耳畔幽灵般萦绕。
  
  那时候我是十分怕狗的。记得是在1个夜晚,曾听到它张扬地吠叫着,追赶着1只流浪猫,从小区東边跑到西边。1声声尖锐而又拉长的猫的嘶叫冲破了狗吠的包围,在道路上滚动,炸响。像是被极速抽取的抽纸,时不时就被扯断,碎裂。从那以后,每次遇见它,我都敬而远之。有时不得不路过它的身边,我只能刻意放缓、放轻脚步,但它仍会耸动着鼻子,围着我转。这时候我的腿就开始发软了,而如果它不听从主人的呼唤,执意跟在我的身后,还不断吼叫的话,那我就更会连最后1丝控制表情的力气都没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它1到晚上就蹲坐在路上。1身乌黑的毛发完全融在夜色当中,只有它身上几处棕黄色的花纹和1双狠厉的眼睛隐隐约约地显露出来。每次晚上回家,我都要离得远远的,仔细盯老半天,才能判断出它在不在。那时候,这段路上还没有路灯,只有1排茂密的树丛,风1吹,就像是1群婆娑的鬼影。我就远远地和它对望着,却感觉它的眼神已经扩散到整个夜色当中,从4面8方对着我虎视眈眈。我便只能等有人骑自行车路过或者住在楼上的叔叔阿姨们散步回来,跟在他们后边才敢回家。老墙、黑树、恶犬,这就构成了我童年最阴暗的噩梦。即便是后来长大了,可以佯装没有看见它,飞快地在它的注视下走入楼梯口,汗水也会止不住地往外渗。
  
  直到有1天,我上学路过它身边的时候,它站了起来,悄悄地跟在我的后面,我回头偷偷瞄它的时候却正好和它诡异的目光对视,那时候,脑袋仿佛被锤子敲了1下,完全懵住了。它似乎也知道我发现它了,跑得更快了。眼看着它就要张嘴吠叫,可能是长期压抑后的爆发,我肩膀1抖,把书包滑下来抓在手里,对着它使劲砸了过去。它似乎没料到我会反抗,1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跳到了1边。狭路相逢勇者胜,我知道此刻绝对不能逃跑,便硬着头皮追了上去。这时它却没有了往日的凶狠模样,3步并作两步地掉头就跑,等我追到转弯口,它已经没影了。我扶着墙喘着粗气,过了好1会儿才站了起来,渐渐感觉到心里的那个自己也终于站直了。
  
  那时我才明白,我的恐惧,更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自己的懦弱与不敢反抗上,所以这份软弱的胆怯才会有着强大的束缚力。面对恐惧时,1次让步可以说是迂回,两次让步便已经很难骗过自己了,而3次让步就是自己往自己的脖子上套上了缰绳。其实很多时候,恐惧本身并不可怕,只是我们给它赋予了太多的原因和结果,或者说,是我们的重重顾虑才使得纸老虎仿如活物,惊人心魄。而当我们终于握紧拳头后却会发现,它只不过是仗着我们惧怕它才能狐假虎威。只要我们1鼓作气,便能直捣黄龙。
  
  如今想来,其实我们的生活中又何曾缺少过这种恶犬?不合理的规定,不公平的待遇,不客观的贬低,不公正的处罚……可是我们却往往选择息事宁人,捏着鼻子忍了下来,宁愿在它的淫威下唯唯诺诺,“吃亏是福”,是给自己找的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或许我们因此换得了1片海阔天空,但更多情况下,我们却是丢盔弃甲,领地连连失守。骨气、血性、勇敢,我们其实都具有,缺少的可能只是1个书包,1个可以把满腔愤怒砸过去的东西。但实际上,它就在我们反手就能触摸到的背后。
  
  人活1辈子不容易,弯着腰活这1辈子更不容易!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