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创意的帽子

  阿德莉娜和卡斯伯特结婚多年1直没有孩子,问题在卡斯伯特身上。夫妻俩常处于冷战状态,婚姻已是名存实亡。还好他们各有爱好,阿德莉娜爱读推理小说,而卡斯伯特总是躲在储藏室,摆弄他那些5花8门的机械装置。
  
  阿德莉娜每年都会关注阿加莎奖,这是由美国国家悬疑作品协会举办的年度活动,帽子比赛是活动的高潮,参赛者要制作出1顶具有悬疑主题的帽子,制作这样的帽子,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比如曾有人制作过《东方快车谋杀案》之帽,帽边的缎带上印有书中描写的犯罪场面,当参赛者抬起头时,1列小火车便会启动,绕着帽檐行驶,很是精巧。
  
  阿德莉娜已经连续7年参赛,可从未获奖。卡斯伯特对老婆说:“长着这样1张脸,戴着再美的帽子,你都赢不了。”
  
  阿德莉娜立马反击:“说这话之前,你能先照镜子看看自己吗?”
  
  卡斯伯特又说:“要我说,你做帽子的关键不在好看,而在创意,你要做1个别人都想不到的玩意,肯定能赢。”
  
  阿德莉娜“哼”了1声:“你懂什么创意?你连个孩子都创造不出来。”话虽这么说,阿德莉娜却认真考虑了起来,这是婚后第1次,她觉得丈夫的话颇有道理。
  
  第2天,阿德莉娜问卡斯伯特:“你昨天说的创意……你真的认为我能赢吗?”
  
  卡斯伯特说:“当然,假如让我帮你搞,你肯定能赢,别忘了,我们得州人点子最多。”
  
  卡斯伯特如此热心地参与老婆的事,也是1反常态,他和阿德莉娜热烈地讨论该选哪部悬疑作品,最后他们选定作家多萝西·塞耶斯的《丧钟9鸣》,这部小说里有座圣玛丽教堂,钟敲9下便宣告1个人死亡。
  
  阿德莉娜看着丈夫激动的模样,生怕他随时倒地犯病,因为卡斯伯特有严重的心脏病,已和医院预约了,几个月后去安装起搏器。
  
  卡斯伯特全身心地投入到帽子的制作中,不让阿德莉娜插手,以免受到干扰。临近比赛,他让阿德莉娜在活动举办地的酒店预订了1套双人间,他也会1同前往。以前他都是待在家里的,这次可见他的用心和支持。
  
  卡斯伯特1直待在酒店的房间里,为帽子做最后的完善工作,直到比赛前的最后1刻,才把帽子展示给阿德莉娜看。这是1个用卡纸板做成的带尖塔的教堂模型,1点儿也不像帽子,阿德莉娜惊得目瞪口呆,说:“我才不要把这玩意儿戴到头上。”
  
  卡斯伯特说:“这可花了我好几个月的工夫。我已经给帽子下面塑形,你戴起来会合适的。它是那座教堂精准的复制品,你看这些可爱的钟塔小窗口,里面还有小钟呢。试1下。”
  
  阿德莉娜對着镜子勉强戴上帽子,真是奇形怪状!但正像卡斯伯特说的,帽围正合她的头。
  
  接着,卡斯伯特把1个东西递给阿德莉娜,说是遥控器,让她按1下按钮。
  
  阿德莉娜只听头上1声巨响,把她吓了1跳。这响声是教堂的钟乐齐鸣。
  
  卡斯伯特拍着手说:“怎么样?《丧钟9鸣》!肯定没人做过这样的帽子!”
  
  阿德莉娜说:“把我的头都震晕了。这响声这么大,不是那些小钟在敲吧?”
  
  “不是,是真实的教堂钟声的录音。尖塔里藏有1个微型磁带录音机。你再按1下按钮,钟声就停了。”
  
  阿德莉娜把教堂模型从头上取下来,心里不得不承认,这帽子确实与众不同。
  
  卡斯伯特说:“你出场展示的时候,间隔1下就开关1次,多响几次,让观众为你1次次地喝彩。”
  
  阿德莉娜问:“你来观看吗?”正像她心知肚明的那样,丈夫回答:“不,我累了,我待在酒店。”
  
  帽子比赛精彩纷呈,轮到阿德莉娜时,主持人介绍了她的帽子是向《丧钟9鸣》致敬。阿德莉娜紧张地走了几步,然后按下遥控器。钟声鸣响,观众都站起来大声喝彩。卡斯伯特是对的,反响强烈。
  
  阿德莉娜觉得自己都快被震聋了,卡斯伯特肯定又调高了音量。她走几步,关掉钟声,又走几步,打开钟声。同时,主持人兴奋地朗读《丧钟9鸣》里的描述:“钟敲3下,停1会儿,接着3下,停1会儿,又敲3下,宣告了1个人的死亡。”接着,他说:“女士,请原谅我冒昧的请求,如此精巧奇特的1顶帽子,我能看1下它的内部构造吗?”
  
  阿德莉娜点点头,摘下帽子要递给主持人。突然,主持人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脸色大变,他没有去接帽子,而是使劲地抓挠阿德莉娜的头发。阿德莉娜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