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偶像,两个方向

  北宋文学家苏轼,是大神级的存在,不仅文章流传千古,而且为官实干为民,做人乐观豁达,圈粉无数,成了当时及后代的超级偶像。在无数粉丝中,有两个人值得1提——张鹏翮和毕沅,他们都崇拜苏轼,却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张鹏翮是4川遂宁人,清康熙9年(1670年)考中进士,历任苏州知府、大理寺少卿、户部尚书、吏部尚书等职。他十分崇拜苏轼,不仅为其千古文章,更为其“功废于贪,行成于廉”的政论和“至今不贪宝,凛然照尘寰”的人品所折服。
  
  以苏轼为偶像,张鹏翮為官谨记清廉为民。康熙2十8年(1689年),张鹏翮出任浙江巡抚。1到任上,就命人将府内华丽的陈设撤去,生活1切从简,专心处理政务。惩办贪官污吏,减免百姓赋税,兴办民间教育等措施多管齐下,民风大变,老百姓丰衣足食,社会安定。5年后,当张鹏翮离任赴京时,百姓涕泪横流拦路阻轿,后来,又在楼阁上绘张鹏翮像,叮嘱子孙后代“勿忘我公之惠政”。
  
  与苏轼疏浚西湖造福于民1样,张鹏翮也曾治河。当时,黄河、淮河常年泛滥成灾,人民深受其害。康熙3十9年(1700年),张鹏翮任河道总督后,从零学起,钻研治河理论。他1边学习总结前人经验,1边根据地图勘察地形,提出“开海口,塞6坝”的治河主张,决定采取“筑堤束水,借水攻沙”的方法。按照治河方案,张鹏翮指挥数十万民工治河,每天在堤岸巡视,不辞辛苦,整整8年。终于,黄、淮大治,人民安居乐业。康熙忍不住夸道:“居官如鹏翮,更有何议?”
  
  张鹏翮更加难能可贵的品格,就是不避权贵。正因如此,有什么大案要案疑难案,康熙帝总是派张鹏翮去查办,他也总能秉公执法,不负重望,获得康熙激赞:“天下廉吏,无出其右!”雍正3年(1725年),张鹏翮去世,谥号“文端”,雍正皇帝赞他:“志行修洁,风度端凝。流芬竹帛,卓然1代之完人!”能得到两位“霸道总裁”的认可与夸赞,可见张鹏翮确实不俗。
  
  在政绩方面,张鹏翮丝毫不逊于他的偶像苏轼;在文学方面,他工诗善文,开清朝性灵诗派先声。可以说,在偶像的指引下,张鹏翮不论为官还是做人,都严于律己,做到了最好。
  
  康熙2十5年(1686年),时任河东盐运使的张鹏翮,专程赶赴河南郏县拜谒苏轼墓冢,并作诗两首。张鹏翮书法了得,这两首诗以楷书写就,刻于石碑之上,“若大臣冠剑,俨立廊庙”,因而被誉为护卫陵园的“仗剑侍卫”。时光荏苒光阴如梭,99年后,1位名叫毕沅的官员也来到苏轼墓园,写下《祭苏文忠公文》刻于石碑也立于陵园内。同张鹏翮1样,毕沅也是苏轼的粉丝。
  
  相比张鹏翮,毕沅更是苏轼的“真爱粉”——不仅拜谒苏轼墓,每年的东坡诞辰日,他都会召集幕僚举行祭祀和诗文唱和活动以表纪念。只不过,虽然以苏轼为偶像,毕沅却行动和思想不能统1,走上了另1个方向。
  
  乾隆2十5年(1760年),毕沅状元及第走上仕途。乾隆末年和嘉庆元年,他两次被任命为湖广总督,嘉庆2年(1797年),病逝于任上。也就在这1年,1起案件的审讯,揭开了毕沅的“软肋”。
  
  嘉庆元年(1796年),湖北省爆发了白莲教农民起义。朝廷举全力派兵镇压,并源源不断拨粮拨款。没想到,负责军需物资管理的郧荆道道员胡齐仑中饱私囊,私自克扣、侵贪军饷,致官兵怨声载道。嘉庆4年(1799年),胡齐仑1案经审讯查明确有此事,加上白莲教起自湖北,后蔓延南方多省,致使清廷耗费巨资镇压,嘉庆认为,这要怪毕沅在匪徒起事之初,办事不力。
  
  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更多“冰山”浮出水面:毕沅不仅纵容手下侵贪,他自己身为湖广总督,也提用银两,馈送领兵大员,还与湖北巡抚、湖北布政使3人官官相护,仗势搜刮民财,竟然被百姓形容为“毕如蝙蝠,身不动摇,惟吸所过虫蚁”。加上正在查办和珅的嘉庆帝闻知,毕沅曾在和珅4十大寿时赋诗十首以攀附和珅,因而暴怒,“如果毕沅还活着,1定立即处死他”,下令革其世职,抄家入官。
  
  毕沅以苏轼为偶像,发愤学习,博学多才,经史、地理、诗文等无所不通,又勤于笔耕,写下不少著述,可为官却没能克制住自己,陷入了贪财的深渊,最终声名狼藉,与偶像渐行渐远。
  
  偶像,通常被认为是理想人生的范本,带给我们积极向上的能量。然而,在全力向偶像奔跑的路上,真正的约束、劝诫却恰恰来自我们自己,若是不能严于律己,稍不留神就会跑偏,偶像还是那个偶像,可人生的方向已经完全不同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