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

  在东北,谁家有了白事儿,大多会找个有经验的老头来料理:摆5谷囤、挂岁头纸、送盘缠、起灵、选坟地,直至最后下葬,最少几十个环节,还真得有个专业的人张罗。老百姓把干这行的尊称为“出黑先生”。
  
  朝阳镇的老张就是出黑先生。原本镇上有45个同行,但这几年不是老死就是被他挤对出局了,只剩老张1枝独秀,赚得沟满壕平,家里盖起了3层小别墅。
  
  老张的母亲今年8十有7,身体还算硬朗,没承想这天睡了1觉起来,忽然就不行了。老张急忙上前察看,发现老人家已经没了呼吸,又颤抖着手去搭脉搏,他顿时流下眼泪来:“脉搏都摸不到了!我的娘啊……”他痛哭了1阵,抹了把眼泪,对老婆说:“去给亲戚朋友报丧吧。”
  
  老婆问道:“要不要找个出黑先生?”有道是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遇到白事,很多活计得靠4邻8舍帮忙,孝子贤孙不能动手,否则会被人耻笑。思忖半天,老张1跺脚道:“我去求求大刘吧,看他能不能搭把手。”
  
  大刘此时正在家中陪1个陌生人喝酒,见到老张,他脸色沉了下来:“哟,哪股仙气把您老人家吹来了?”
  
  老张哑着嗓子道:“老弟,我老娘过世了。以前的事儿是我对不住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帮忙出个黑吧……”
  
  大刘神情庄重地道了声节哀,又说:“你忘了?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干出黑的活了。”
  
  事情还要从3年前说起。那时大刘平日卖羊肉,兼职出黑,镇上1位老者去世,请了大刘过去。老张全程冷眼旁观,搞得大刘心里非常忐忑,哪个环节都和老张商量。老张冷着脸说人家请的是你,我跟着掺和算怎么回事?
  
  等大刘如履薄冰地将老人送进土中,老张却当众发难,先说送盘缠的时辰不对,又讲童男童女摆放的位置反了,最后说出了大刘最致命的失误:“出殡的时候,你都没让事主准备‘领魂鸡’,直接就把寿材抬到墓地去了!”
  
  按照当地习俗,死者出殡时必须买1只大公鸡,由孝子抱在怀中,念叨着对死者的称谓,这样亡魂才能跟着去坟地。公鸡完成使命后,1般由出黑先生带回家中享用。老张家里专门养了几只大公鸡,作为白事特供,每只鸡售价3百块钱,可以反复使用,简直是公鸡中的印钞机。这次大刘不但抢了老张的活儿,还没从他这里买领魂鸡,这让老张如何不恼?
  
  事主原本挺满意的,听老张说完顿时闹心起来,觉得葬礼办得非常失败。大刘更是汗出如浆,臊得面红耳赤,当众发誓今后再也不帮人出黑了,连酬金都没收,扭头走了。从这之后,老张成了镇上唯1的“黑道”大哥,大刘也和他结下了疙瘩,路上碰到都不和他说话。
  
  如今任老张百般哀求,大刘咬死了不去,说自己可不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看老张快急哭了,和大刘喝酒的那个陌生人说话了:“这位老哥,我倒是对出黑略知12,但各地风俗不同,细节可能有所出入,怕入不了您的法眼……”
  
  大刘1愣,拍着大腿说道:“丛老师,您若能亲自出黑,那可是张老太太8辈子修来的福气!”
  
  老张见这人举止得体,衣着光鲜,大约56十岁的样子,病急乱投医,抱拳说道:“这位……丛老师是吧?1切都按您的规矩来,我保证没有2话!”
  
  于是,老张引着丛老师朝家中走去,大刘也兴致勃勃地跟在后面,到了张家,院子里早已搭好了灵棚。丛老师给黄布蒙身的老太太磕了仨头,抬起头来却愣住了,盯了老太太好1阵。就在老张忍不住想说些什么时,丛老师站了起来,说道:“啊呀,怪我这脑子,有事儿忘了布置。我出去打个电话,马上回来!”
  
  很快,丛老师打完电话,又进了院子,开始摆5谷囤、香炉、供品……老张冷眼旁观,见他干得头头是道,和本地规矩也没什么出入,终于放下心来。
  
  丛老师问了老张母亲的生辰籍贯,提起毛笔在黄表纸上龙飞凤舞地写起路引,作为去阴间的通行证。写到籍贯的时候,丛老师停下笔说道:“令堂祖上在宁夏呀!按照那里的风俗,要女儿准备‘喜羊’的,张先生可有姐妹?”
  
  见老张1脸疑惑,丛老师解释道:“西北地区认为羊能沟通阴阳。老人故去后,在灵前向羊身上浇水,如果老人了无牵挂,羊就会抖水;如果老人有心愿未完成,那任凭你怎么淋,它都不会动。”
  
  老张听得1愣1愣的,心说这先生厉害,连西北的规矩都明白。既然人家说了,那就照办吧!正巧大刘也在,镇上就他1家卖羊的,于是老张央求他牵只羊来,价钱好商量。大刘点点头说:“你家领魂鸡是普通鸡的3倍价钱,就照这个数吧,1只喜羊给我6千。”
  
  老张心疼得直哆嗦,但这么多人看着,也不好多说,便去屋里点出6千块,过了1下妹妹的手交给大刘。丛老师附在大刘耳边交代了几点事宜,大刘听完点点头,转身而去,很快就拉来1头披着红绸的羊,并带来两个水壶,交给了丛老师。
  
  “下面开始洗羊,张先生,如果羊不抖水,你就和老人说话,把她牵挂的事儿都讲明白。”丛老师边说边拿起1壶水从羊头上缓缓淋下去,羊头被淋湿了,羊却1动不动。
  
  老张和妹妹试探着说了几件事儿,可羊毫无反应。于是孙男娣女轮番上阵,连年轻时和老太太拌过嘴的邻居都上前忏悔,结果1大壶水都倒光了,羊还是咩咩叫着,没有要抖水的迹象。
  
  老张不由得怀疑道:“这事儿准不准呀?该说的都说了,羊咋没反应呢?”
  
  丛老师想了想说:“不如让我来问问吧。”他拿起另1壶水,边倒水边说:“老太太,你是不是没到寿,不太想走呀?”随着这壺水淋下去,喜羊居然猛地站了起来,过电般抖了起来,水珠甩得到处都是。
  
  丛老师脸色大变,隔着黄布摸到老太太的手腕,搭在脉搏上试探了半晌,扭头对老张说:“老太太还有脉,很微弱,要不要送医院?”
  
  “啊?我之前搭过,没脉了啊!”老张大惊,连忙掀开黄布,仔细观察,果然见老母亲还有微弱的呼吸。他懊恼不已,立刻喊人来搭手,想把老太太送去医院,丛老师却拦住他,笑着说:“看来是我多虑了……放心吧,我刚才出去打电话就是为了叫救护车,应该很快就来了。”
  
  话音刚落,院外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到医院1检查,老太太是脑梗,幸好及时送来了,不然的确神仙难救。经过紧急抢救,老太太身体情况稳定下来,78天后便康复出院了。
  
  老张风风火火地来到大刘家,要来丛老师的手机号码,当场打了过去,说丛老师救了他老娘的命,要准备份厚礼好好感谢1番。另外,他还想拜丛老师为师,学学出黑的本事。
  
  丛老师哈哈大笑道:“你想学洗羊吧?西北确实有洗羊的风俗,但具体怎么回事我并不了解。实话告诉你,第1壶水是温水,羊淋着舒服,自然不会动;而第2壶水是冰水,羊冷得受不了,当然会抖了!救你母亲的事嘛,我磕头的时候就见你母亲的身体有起伏,所以赶紧打了120。之所以没有直接和你说……是因为我知道你是出黑先生。”
  
  老张惊讶道:“这话从何说起呀?”
  
  丛老师说:“好多出黑先生有恶习,往往武断地认定生命垂危的老人到寿了,其实潜意识里是急于挣到这份钱,所以基本没有建议把老人送医院的。估计你这次没看出老人还活着,1是关心则乱,2是被以往的惯性思维左右了。在这里我奉劝你1句,出黑是个行善积德的活,可别让钱把心弄黑了……”
  
  挂断电话,老张沉默半天,敬佩地对大刘说:“丛老师果然是出黑界大腕儿,不但专业过硬,讲起道理也让人服气,老弟你帮忙说说,求他收下我做徒弟吧!”
  
  大刘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啥时候说他是出黑界大腕儿了?人家是研究民俗的专家,在全国都有名气呢!”
  
  老张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半晌才喃喃道:“和丛老师相比,我这点格局,要成为真正的‘先生’,还有得学啊……”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