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吃根香蕉吧

  有天晚上,小城突然停电了,我感到无处可去。平时1些来往较少的人,在这黑漆漆的夜色里更加模糊。
  
  我坐在夜里发呆,那些日子,我正被低沉的情绪笼罩,心里4处屹立着拆不掉的心墙,感觉每1条路都是死胡同。老婆轻声说:“走吧,我们去妈那里看看。”
  
  似乎在那1刻,我才想起自己是1个有妈的人,却任自己的低落心情压抑着自己,也很少想起到母亲那里去寻求抚慰。
  
  母亲和父亲住在老街的旧房子里。我和老婆1路无言,来到老街,看见店里亮着烛光,老婆提醒说:“给妈那里买几支蜡烛吧。”我们买了蜡烛,出了店门,看见有个水果摊,就顺便买了1点香蕉。
  
  敲开门,母亲1见是我们,兴奋地朝屋里喊道:“老头子,快起来。”停了电,父亲早早就睡了。于是,父亲起了床,陪我们坐在客厅的茶几前唠嗑拉家常。停电的夜晚,母亲和父亲就在小屋里相对无言,静寂无声,常常是早早地睡,又早早地摩挲着起床。
  
  老婆赶紧把烛点亮,小屋子里亮起了烛光,有风吹进来,母亲慌忙捧着手去为摇曳的烛火遮风。烛光中,我看见母亲1双瘦小的手,刚好把烛光呵护着。母亲说:“娃,你们来前,我就睡了,总感觉你们今天要来,就又起来了。”
  
  烛光中,母亲絮絮叨叨地问这问那。妻小聲说:“妈,你吃香蕉吧。”我拿起1根香蕉,剥了皮,送到母亲的嘴边。母亲张开嘴,神情满是惊讶。人到中年,我还没有把1根香蕉送到过母亲的嘴边。“妈,你吃啊。”我唤着妈,1下想起小时候,母亲也是这样无数次唤着我。
  
  母亲轻轻地咀嚼着香蕉。我看见,母亲嘴里已经没几颗牙了,香蕉在她的舌头和牙齿间缓慢蠕动着。烛光中,母亲似有几颗老泪滑落下来。母亲的影子,小小的1团儿,贴在身后的墙壁上。
  
  我突然害怕起来,害怕有1天,母亲就真的成了那墙上晃荡着的影子。
  
  “妈……”老婆坐到了母亲身边,把清瘦的母亲拥抱入怀。“妈,您吃。”我再剥了1根香蕉,送到母亲嘴边。母亲从老婆怀里伸出头,用嘴接住了我送过去的香蕉,笑着吃香蕉。
  
  母亲吃着香蕉,像孩子1样幸福的样子。1家人就这样坐在1起,望着燃烧的蜡烛,它也在幸福地流泪。
  
  正要起身回家时,电就来了。满屋灯光里,母亲似乎觉得有点羞涩了,她站起了身,突然说:“哎呀,锅里还有乡下送来的老南瓜,熬了绿豆汤,你们得喝1碗再走。”
  
  母亲坚持让我们坐下,她1个人去厨房热了南瓜绿豆汤,端出1盘子乡下的瘦腊肉,望着我和老婆就着南瓜绿豆汤吃瘦腊肉。
  
  我吃得饱嗝连声了,母亲还在1旁催促着再多吃1点。
  
  母亲执意打着手电把我们送下了楼。老远了,我回过头去,看见母亲还在拿着手电筒站在那里目送我们,手电筒发出萤火虫1样的光。母亲,您老了,却还1直站在原地,像萤火虫1样,为我的1生,辛苦地照亮。
  
  第2天,父亲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妈昨天晚上可能是吃了凉的香蕉,吃多了1点,早晨起来就吐了。”
  
  我后悔了。妈,都怪我不好,是我潦草的孝心,没让您来得及消化。那1天,我才发现,母亲就吃了两根香蕉也不消化,母亲真的是老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