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1盏灯,都是家的眼睛

  1988年初春,父亲转业退伍,我们全家搬回内地,来到1座中原小城。原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父亲却铁了心似的,異常坚定,毫不迟疑地进入1家国有电建企业工作。
  
  用父亲的话来说,他19岁参军,在部队的20年间,守卫在祖国的海防线上,这后面的20年,要坚守在电力建设1线,为千家万户送去光明,送上温暖。
  
  他还说,每1盏灯,都是家的眼睛,灯亮了,心里也就亮堂了。
  
  因此,当年我高考时,在父亲的影响下,报考了1所电力中专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1家电厂上班,成了1名电力检修工。
  
  父亲作为电建项目部负责人,随后十几年间,带领着施工团队,从1个工地到另1个工地,翻遍山川水域,踏过茫茫戈壁,也到过雪域高原,足迹跨越了大半个中国。
  
  因为工作的缘故,父亲大多数时间常驻工地,我们依然是聚少离多。每年他会回来两3趟,到家后,总要转到厨房,悦声对母亲说:“你歇着吧,让我来!”
  
  父亲娴熟地手拎锅铲,经过1番煎煮烹炸,红烧茄子、干煸豆角、麻辣豆腐、清蒸鱼、紫菜鸡蛋汤……没多久,1盘盘美味就端上了餐桌。家人围聚在1起吃饭,饭桌上父亲聊得最多的仍是工地。
  
  他说起日常的生活极为简单,在工地、食堂和宿舍之间转悠。
  
  电建施工是野外作业,夏日蚊虫扰人,野地里的蚊子毒,咬的包奇大,挠破后会溃烂、结痂,不过忍忍也就过去了,最怕的是,遇上寒风苦雨的天气,会影响施工进度。
  
  “你周末休息时,会进城去逛逛吗?”我插话道。
  
  父亲笑着回道:“工地上很忙,周末1般不休息。每当项目结束,机组投产发电后,才算松口气。到那时,我会去城里好好转转。”
  
  他喜欢去古镇上,看看热闹的老街,穿行在曲曲绕绕的巷子里。贵州的青岩、安徽的棠樾、4川的黄龙溪、湖南的芙蓉镇……都留下过他的足迹。
  
  走在小镇的街巷里,放眼望去,那些古朴的滴水瓦当,似在诉说着千年的往事。飞翘的屋檐下,挂着1排排红灯笼,灯火斑斓,犹如群星闪烁,恍若天上的银河降落到了人间。
  
  游客们在灯火热闹处,吃啊喝啊,唱啊闹啊,这闲逸的市井生活和温暖的烟火气息,让父亲心里升起1种自豪感。正因为通了电,有了灯光,古镇的眼眸亮了起来,1座城市,才因此变得生动而迷人。
  
  父亲还说起在内蒙古的和林发电厂和新疆的石河子天业电厂建设期间,因适应不了当地干旱、多风、寒冷的气候,很多同事都病倒过,但没有1个人选择离开。
  
  有个名叫巴图的牧民,到驻地附近放羊,常跑来询问父亲电厂何时建好,何时发电。那期盼和信任的目光,让父亲感到肩上担子沉沉的。
  
  等工程竣工,户户通电后,巴图和其他牧民1起搬了新家,在县郊的安置点定居了下来。他还邀请父亲和同事去家中做客,双手端出喷香的奶茶和糌粑。
  
  那1排排红瓦白墙的新瓦房,使牧民结束了游牧生活,安居下来,有了1个稳定的家,还配上了现代化的家用电器,过上了幸福的新生活。
  
  父亲讲到高兴处,眉眼飞笑。亮灿灿的灯盏,映着他的脸庞,1种特有的温热贯穿流淌着,也在我的心底荡漾开。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