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找哥泪花流

  高考的第1天,十8岁的喜娟忐忑地来到考场附近,焦急地等待着进场的铃声。喜娟看着那些考生家长陪伴在自己孩子左右,又是安慰又是鼓励的,泪水顷刻间盈满了眼眶——
  
  喜娟兄妹两个,哥哥喜强比她大4岁,学习成绩和她1样优秀。为了供兄妹俩上学,彻底改变贫穷命运,父母在市里当起了菜贩子,起早贪黑常年奔波劳累。虽然很辛苦,1家人还算过得去。可没想到,4年前,大祸从天而降,父母在从批发市场拉蔬菜回来的路上,出车祸双双惨死。
  
  可恨的肇事司机驾车逃逸,兄妹俩没有得到1分钱的赔偿。父母死后,哥哥喜强挑起了生活的重担。为了供妹妹继续上学,喜强只得放弃高考,牺牲自己上学的机会,接替父母当起了菜贩子。后来,喜强眼看着小菜贩子生意越来越不好做,1咬牙就跑到了新疆……
  
  上个月,哥哥给喜娟汇款买了1部手机。喜娟很懂事,知道哥哥在外面挣钱不容易,所以从来不舍得打长途电话,兄妹俩就通过短信联系。
  
  进考场前,手机突然响了,是哥哥发来的短信:“妹妹,原谅哥哥不能在你高考的时候陪伴在你身边,给你加油鼓劲。但哥哥相信,妹妹是最棒的,1定能考出自己最高的水平!”
  
  哥哥的鼓励,像1股暖流温暖了喜娟的心。她激动万分,随即发短信给哥哥:“哥哥,谢谢你的鼓励!放心吧,妹妹1定不会上你失望的。”
  
  刚回过短信,进场铃声响起。喜娟急忙关掉手机,信心百倍地迈步走进考场……
  
  高考成绩揭晓,喜娟如愿被北京的1所高校录取。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喜娟立刻发短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哥哥。
  
  哥哥的短信很快来了,在表示祝贺和喜悦之余,又告诉喜娟,说他已经汇出1千元钱,当作喜娟去新疆的路费。到新疆去,这对于喜娟来说简直就像梦1样。新疆那么远,去1次得花多少钱呀!她知道哥哥赚钱不容易,说什么也不愿浪费那么多钱。可哥哥说他近来生意很顺利,钱不是问题,要她无论如何也要来新疆团聚1次。
  
  哥哥去新疆后,兄妹俩已经两年没有见过面了。自打父母车祸去世,喜娟只剩下了哥哥这唯1的亲人。说实在的,喜娟非常想念自己的哥哥,她当然也能理解哥哥的心情,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去新疆,哥哥回来照样得花钱,于是思来想去,就答应去新疆看望哥哥。
  
  喜娟终于踏上了西去的列车。1路上,她兴奋地想着哥哥,连觉都睡不着。晚上十点多钟,喜娟收到了1条哥哥发来的短信:“妹妹,对不起,我病了,不能出门。我让我的好朋友均平替我去火车站接你。”喜娟1看吃了1惊,她赶紧拨通了哥哥的电话,想问问他病得怎么样,可是却没人接听。喜娟心里更加担心了。
  
  当列车开进乌鲁木齐站时,已经是第2天清晨了。喜娟走出出站口,看见1个牌子,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喜娟急忙走过去,举牌子的是1个陌生的小伙子,他1定就是哥哥说的均平了。喜娟开口第1句话就问:“你是均平哥吧,我哥哥得了什么病?”
  
  小伙子热情地说:“我是马均平。你1定就是喜娟!1路上累了吧,饿不饿?走,咱先去吃点早饭……”
  
  喜娟却没跟他走,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哥哥的情况。
  
  马均平说:“喜强得了急性阑尾炎,刚做了手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还不能下床,所以没来接你。你不用担心,他让我好好照顾你。”
  
  喜娟心里踏实了1些,又问:“为什么他不接我的电话呢?”
  
  均平说:“病房里还有其他的病人,他1定是怕打扰别人休息吧。”
  
  均平告诉喜娟,他是1家石油公司的职员,和喜强在克拉玛依认识后成了好朋友。他们公司有个基地在戈壁滩上,离克拉玛依3百多公里,是他介绍喜强在那个基地卖菜的。
  
  吃过早餐,马均平领着喜娟来到停车场上了1辆丰田越野吉普车。汽车1路来到克拉玛依市区,天色已晚,均平就安排喜娟住了下来。
  
  第2天,均平开车带着喜娟向基地进发。茫茫的戈壁滩,翠绿的胡杨林,还有那远处的雪山,让人心旷神怡。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