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今生欠你的还不完

  正在给病人取血样时,科室的电话响了起来。我的手1抖,血浆洒了。来不及给愠怒的病人道歉,同事已经侧身叫我了:“刘樱,找你的!”
  
  是放射科的同事。“小刘,片子出来了,他是你什么人?”我说:“是我哥。”他跟着问:“亲哥?”我已经预感到了什么,想了想,“嗯”了1声,电话那端1下子就沉默了。而我的心,就在这样的沉默中1点点坠了下去。
  
  等不及了,我“咔嚓”挂掉电话就往放射科跑。取了片子跑到呼吸内科,顾不得医生正在给病人看病,我推开门,急得几乎把胶片戳到了医生的眼皮上说:“我是检验科的刘樱,麻烦您快帮我看看!”
  
  只是过了十来分钟,我的世界就天翻地覆了。我1口气冲下楼,在医院的1棵槐树下站了很久很久。然后我拿出手机,拨了他的号码。“嘟”了很长时间他才接听,我问他在哪里,他说:“你要的笔记本电脑我买啦,正在回家的路上。超薄的,保准你喜欢。”
  
  我咬住嘴唇,1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他清了清嗓子,大声说:“哥现在开着车呢,有啥事咱回家了再说啊,好不好?”我昂头逼回眼泪,说:“好。”他笑了:“这才是乖妹妹。下班早点回家,今天是你生日,咱们要开开心心地过啊。”
  
  我闭上眼睛,靠着树缓缓地滑了下来,泪水慢慢爬了满脸。我没有告诉他,他患上的是肺癌,医生说已经到中晚期了,治愈的几率只有30%……
  
  他不是我的亲哥。妈妈婚后1直不育,是爸爸在1次赶集时捡回了尚在襁褓中的他。
  
  尽管有了他,妈妈还是坚持不懈地寻医问诊。他4岁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从此他在家里的地位1落千丈。
  
  5岁的他就开始做家务。他那么小,洗碗碰掉瓷,扫地扫不干净,倒尿盆把尿撒在鞋上……每1件事都会让爸爸妈妈大动肝火。我从不知道1个人的耳朵可以被拉得那么长,像捏橡皮泥1样。天长日久,他的耳垂比常人的大和长,谁见了都说,这孩子生得多福气。
  
  他生病了是从来没有药吃的,发烧几天几夜也得靠自己退下来;割猪草时划破了手,随手抓把干灰往伤口1摁,血就止住了;馊了的饭菜给他吞下,他拉两次肚子就又活蹦乱跳了。有1次他咳嗽很长时间都没好,嗓子疼得实在受不了了,他想起我咳嗽时妈妈喂我喝过1种药,那药装在1个褐色的小瓶子里。趁爸爸妈妈下地干活去了,他到处找啊找,终于找到了那个瓶子。只喝了两口他就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打滚。因为瓶子差不多,他把打棉花用的农药“助壮素”当止咳糖浆喝了。爸爸妈妈不但没有送他上医院,还将他1顿臭骂,骂他偷东西。还是邻居的奶奶舀了盆肥皂水给他猛灌,他喝了吐,吐了喝,吐得奄奄1息,最后竟奇迹般地挺了过来。
  
  在爸爸妈妈面前,他是不敢大声说话的,更不敢和我逗闹。但只要爸爸妈妈1不在家,他就很快乐地追着我嚷:“妹,叫我哥,叫我哥。”
  
  1直到他9岁,爸爸妈妈才迫于闲言碎语让他和我1起上了学。村里的小学,1年其实根本花不了几个钱。
  
  我始终没有叫过他哥,总是跟着爸爸妈妈1起直呼他的名字。小学毕业的前1天,我们在1张桌子上写作业,他突然转过头神秘兮兮地问我:“有个字我不知道怎么念,你能告诉我不?”
  
  他刷刷刷写下了1个大大的“歌”字。我嘴1撇,不屑地说:“你真笨,歌呗。”他说:“啥?你再说1遍?”“歌!”我又大声重复了1下。他还是问:“啥?念啥?”我恼了,连声大喊:“歌!歌!歌!这下听清楚没有?”他眼睛亮亮地看着我,说:“听清楚啦,嘻嘻,你这不是叫我哥了吗!”我不依了,“你狡猾,此歌非彼哥,1个有欠1个没欠呢!”他耍赖,“管他什么欠不欠,欠不欠你不都是叫哥吗?”
  
  他乐得手舞足蹈,胳膊和腿都在空中划摆。那是我记事以来第1次见到他那么开心。我突然发现,他已经15岁了,手臂和腿怎么还那么细呢?他怎么那么瘦呢?他的手上,怎么有那么多新旧交替的伤痕呢?我年少纯真的心,像被蚂蚁咬了1口,轻轻地疼痛了1下。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