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他爸

  市里举办了1个书画展,观众络绎不绝。展览中有1幅画,画面上洪水滔天,淹没了地面,连树木也被洪水吞掉了,只留下水面上零星竖着的几根树枝;1个母亲浑身湿透,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大水已经淹到她的腰部,她前弓着腰,努力推着1块木板,木板上坐着1个两3岁的小孩子……

  看到这幅画的观众,都被画面感动了。有人感叹:“好伟大的母亲啊!”有人赞扬:“母爱的力量是无穷的!”还有人为母子俩祈祷:“但愿苍天保佑,愿她们平安渡过灾难……”

  有1个中年妇女,1直站在这幅画的前面,定定地看着画。听到别人的议论,她皱着眉头,不住地摇头:“不对,不对的……”可是,没有人注意她。

  这时,有个年轻的姑娘叫了起来:“咦?画面的标题怎么是《孩子他爸》?不通呀!”姑娘的话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大家1看,果然如此,也露出了疑问的神情。那中年妇女松了口气,似乎看到1线希望。又有人叫道:“我发现1个问题,你们看洪水都已经盖过树叶了,怎么可能只淹到画面上这位母亲的腰部呢?”中年妇女更高兴了,带有1丝开导的语气说:“对呀,怎么会这样呢!你认真想1想啊!”有人不以为然地说:“树叶比较远嘛,可能远处的水深呀!”

  观众们议论了几句,找不出更合理的解释,也就走开了。

  中年妇女眼睁睁地看着1个个离开的观众,似乎再也忍耐不住了,她1把摘下镜框,取出那幅画,从身上掏出1支画笔,很快将那个母亲涂成1片黑色。别的观众叫起来,保安跑了过来,但中年妇女已经完成她的动作,把画重新挂到墙上。保安要把中年妇女当成闹事者赶走。中年妇女大叫了起来:“你们不能赶我,我是这幅画的作者,我有权修改自己的作品!”

  经理来了,明白怎么回事以后,气冲冲地对这名中年妇女说:“就算你是这幅画的作者,画已经参展,暂时你无权随意删改!”中年妇女不服气地嚷道:“别人误解了画的意思,所以我要修改……”这1乱起来,很多人围了过来。经理查了那妇女的身份证件,她果然是这幅画的作者,心想这里面或许有隐情,这样闹下去只会把事越搞越糟,于是摆了摆手,让保安走了,自己也远远看着,准备等画展结束再和她谈谈。

  接下来,中年妇女倒是没有其他的举动。后面的观众看到这副“新画”,都有些奇怪,孩子坐的木板后面,1团黑乎乎的是什么呢?木板上还隐约可见两只手在推着。有人说:“1定是孩子的父亲或母亲在推着孩子走!”有人说:“或者这就是作者留下1片空白,给人1种想象的余地吧……”

  “错了,错了!”中年妇女不住摇头,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失望。

  这时,1个小青年说:“我看这幅画主要是在表现1个幼小生命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人产生震撼……”周围的观众听了,纷纷点头。

  中年妇女却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冲上前,再次从墙上取下那幅画,掏出笔刷刷刷几下子,将画面上那个孩子也涂成1团漆黑!这下,画面上的母亲没有了、孩子没有了,只剩下1块木板漂在水面上。经理在1边连连摇头,心想这个女人1定是精神有了问题。

  后来的观众都觉得这幅画不可思议,画面上这两团黑影算什么呢,哪里还有1点艺术性?这幅遭到两次大手术的画已经引不起别人的观看兴趣,过往的观众瞄1眼就走了。

  直到傍晚,中年妇女1直寸步不离地守在那里,现在的她和那幅画1样,孤零零地呆在1个角落,没有人愿意多看1眼。

  展厅的广播响起来,画展就要结束了。这时,中年妇女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快步走到展厅中央,挡在准备离去的观众前面,大声说道:“各位先生女士,请允许我耽搁你们几分钟时间,解释1下这幅画好吗?”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