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西瓜的文人

  我和同事说过,在我们所工作的师大的后门附近,有众多的小贩,他们之中实在不乏高人,可她不信。偶尔和我1块去碰碰,也真巧,第1次就给找着了。
  
  那天下午不过5点半,我们各自提着买来的手抓饼、果子煎饼及鹌鹑蛋,1边啃着饼,1边悠闲地往回走。同事问要不要买点水果,我提议买小西瓜——那种1人吃1个刚好,就用汤勺舀着吃的。半路上,看见前头几米处刚停下1辆脚踏车,那板上堆的正是1个个小小的比拳头稍大的口口脆。
  
  我们便走过去。同事问西瓜怎么卖之类,专注于1个个将要挑选的西瓜。我倒是把注意力给了卖西瓜的贩子:矮矮的个子,脸膛黝黑黝黑的,手脚干练地把有点散的西瓜1个个码好。这也好象没什么特别,说得上特别的是他鼻梁上架的那副金边近视镜,还有种1般小贩所不具备的炯炯的眼神。我等他答完同事的询问便像天线宝宝似得问开了:“你怎么卖起西瓜来了?”
  
  也许我的口气特像多日不见的老友,也许是小贩本人已看出我也不像是寻常的顾客,所以他抬头看看我,挺温和地1笑:“我怎么就不合适卖吗?”我说:“没什么合适不合适吧,你使我想起了陆步轩。他卖肉,你卖西瓜。你们怎么都这样呢?”小贩有点羞涩地笑笑:“啊,这事说来话长啊。”1听这话就是没打算好好地讲,我也不好强求,毕竟是初次见面。我转而问:“没卖多久吧?”他1边翻弄他的西瓜,1边似感叹地说:“两3年了。”我边挑西瓜边似不经意地问:“生意比起同行来,算怎么样?”他摇头:“实在不怎么样——从我这卖瓜都两3年了还踩个破车就该看出来了。”我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境况不是越来越好吗?”他呼气,停止手中的翻捡,手肘撑在木板上,看着我们:我深刻认识到了,爱读书写写的文人离开他的原位,进到社会来,那就什么都不是!我周身1振,没想到是这样的事实啊。
  
  同事拉拉我,小声地问:“你早看出他是个文人吗?”我点点头,向小贩说:“那怎么不继续好好地做你的文人呢?”他摇头:“有时,命运的事,谁说得清楚呢?安静读书的日子,不知道那是福,总以为外面的世界精彩,想去闯闯,又总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出去也能像驾驭文字1般掌握所有,而事实不尽然,那碰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亏得1塌糊涂,回头才发现,原来的路给堵了,回不去了。”我无语,回味着这般心路,也是只能感叹。
  
  默然良久,我问:“那就做起了这个营生?”他笑笑:“没办法,要活命啊,1家几口要过日子呀。”我点头,表示认同。为缓解他的压力,我说:“估计收入不会低。”他笑:“够糊口的。”我顺着问:“家里开支大吗?”他点点头:“孩子上学所有的学费生活费,老人的生活费,自己的生活,还有房租水电,是紧绷绷的。”我想起文人的天职,问:“还能看看书写写字什么的吗?发点东西可能还可以增加点稿费收入。”他摇头:“没那个精力了。每天天未亮,34点钟就奔水果批发,然后各个点地转卖,卖完回家已是晚上89点钟,洗漱打理,已累得只想躺下了——没那个福气了。”
  
  我沉思,想着现在的生活该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多少人吃着生活的苦,虽然只挣1日3餐,却还是这般的孤苦。这是为什么呢?他也不是1文不名,也不是不学无术,可怎么就走到这样的地步?说放错了地方吧,但他曾经也在他乐意呆的地方,可他还是走到这里来了。我真的很费解,还好我们、他们都没有停下,都还在继续,都还走在路上。
  
  同事要称西瓜,我也就称1个,算是给这个文人开个利市。在接我1.7元的1把散钱时,他问我是在这里工作吗?我说是的,就在这校园里。他笑笑说:“1看就是教师呢。”我笑笑,带半点安慰的性质说:“是什么呢,收入是没法和你相提并论的。”曾经的文人憨憨地1笑:“哪里哪里。”
  
  同事给他西瓜钱,因为没有零钱,而他也找不开,这带来个小小的麻烦。我找自己的,除了10元,也没有零钱了,就帮不到他们了。同事便翻硬币袋,把所有的都翻出来,可也只有1.5元了。文人说,也可以。同事很不好意思,她说:“本来是1块8毛呢,这样平白少了你3毛。”文人笑笑:“无所谓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