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错的规矩

  张木生原本是村里的“知客”,对村里的红白喜事懂得最多,各家有事,免不了让张木生帮忙,因此他在村里相当有面子。后来,他索性带着儿子张小牛搞起了1条龙服务,十里8乡的,不管谁家有红白喜事,他都承接。
  
  所谓1条龙服务,就是要办事的人家啥都不用准备,打个电话,1辆大卡车就上门了。张木生有专业的服务人员,红白事都精通,各种道具都齐全,保证客户的方便。因为生意火爆,父子俩经常没法1起干活,接到电话后,往往你去这里,我去那里。钱是挣了不少,张木生也不忘回馈村民,他给村小学捐过款,也给孤寡老人送过鸡蛋。
  
  这天,张木生接到电话,是邻乡刘家村的刘老大打来的,说他父亲去世了,需要张木生马上上门服务,办白事。
  
  张木生立马带上服务人员,装上道具,开着大卡车就出发了。邻乡虽然不远,但由于近期在修路,大路不好走,张木生知道办白事的家属都很着急,因此就想钻小道赶时间。没想到因为下过雨,小道也不好走,差点翻车,最后还是大家把车从泥坑里推出来继续上路的。
  
  刘老大并不知道乡里修路的事,他见张木生迟迟不到,十分着急,就翻出名片来打电话催促。万万没想到,刘老大手头有两张名片,1张是张木生的,1张是张小牛的,刘老大情急之下也没有细看,拿起1张就打起了电话。这电话偏偏打给了张小牛,张小牛昨天给人办喜事,忙活到凌晨才睡觉。此时被电话吵醒,接起来1听有生意,迷迷糊糊间问了地址,就赶紧爬起床,带上人出发了。
  
  由于对小路不熟,张小牛走的是大路,过了修路的那1段,倒是比较顺畅,居然比张木生还早到了1会儿。
  
  刘老大已经在家哭得晕头转向了,看1条龙服务来了,赶紧迎进院子里,服务人员在张小牛的指挥下,迅速布置灵堂,安排纸活,分发白布孝带等,有条不紊,忙而不乱。
  
  就在这时,历经坎坷的张木生终于赶到了,他把大卡车开到刘老大院门前,顿时就感觉不对劲,怎么里面已经有人忙活上了呢?他停下车,从车窗往外张望,正好和儿子张小牛4目相对,两人脑袋同时“嗡”的1下,知道出大事了!
  
  就在这时,刘老大也看见了院门口停着的第2辆大卡车,他的脸色顿时黑得吓人,几步上前,1把揪住张小牛的衣领,质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农村人都知道,1条龙来两回意味着什么。如果是喜事,那无所谓,送重了,主人家只会乐得合不拢嘴,因为那是在恭喜人家双喜临门,多喜临门;可现在是白事,你是在咒人家白事连连,接下来还要有人去世吗?
  
  张木生身为资深“知客”,自然知道这事的严重性。几年前,他和儿子就曾阴错阳差犯过1次这种错误,当时主人家几个大小伙差点把他们给打了。最后活白干不说,还赔了1大笔钱,这才了事。
  
  张木生也算吃1堑长1智,上次出事后曾考虑过应急预案,他忙冲着车窗外连连摆手:“别误会,别误会,我们村里也有1起白事,我那边摆席的桌椅不够了,过来找我儿子看看,这边是不是有富余的,我拉走点!”
  
  张小牛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如果能这样了事是最好的。1般主人家听到这样的话也就算了,偏偏刘老大十分较真,他觉得话里有蹊跷,冷笑道:“别想糊弄我!这边桌椅多不多都不算什么,你现在就拉着我1起去,我倒要看看你们村里谁家有白事!”
  
  张木生顿时慌了,他见刘老大情绪激动,也不敢刺激,只好让刘老大上了车,硬着头皮往回开。
  
  从村里过来时,这条路是那么难走,那么漫长;现在往回走,张木生突然感觉路怎么这么短啊!此时,刘老大就在他身边坐着,他连个电话都不敢打。
  
  张木生心想,实在不行,到村里就给人家认个错吧,人家要多少钱,尽量给多少钱,谁让自己做错事了呢。至少在自己村里,不会被人打吧,就算刘老大要动手,肯定也有人能帮忙拦着。
  
  到了村口,张木生看见老婆在村口等着,他放慢车速,老婆冲他连连挥手,大声喊着:“王大爷在家里等着你,你怎么这么半天才回来啊?”
  
  张木生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此时已经别無选择,只好以极慢的车速往王大爷家开去。
  
  到了王大爷家院门口,只见1大帮老头正在院子里溜达,也有靠着墙根坐着聊天晒太阳的。村里有很多老年人,平时虽然也都喜欢到王大爷家来串门,但从没像今天这么整齐过。
  
  张木生的车还没停稳,王大爷的老棋友李大爷就过来了:“你这孩子办事太拖拉了,我们等了好1阵子了,整几张桌椅这么慢。”
  
  张木生此时完全是腾云驾雾的感觉,靠着多年来的本能,让人开始布置,眼睛不时地向屋里看。
  
  刘老大此时火气已经全消了,看来人家没骗自己啊。不过他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这里看着1点都不像有人去世要办白事的样子啊。于是刘老大向李大爷打听:“大爷,是谁去世了啊?”
  
  李大爷嘿嘿1乐:“没人去世。老王是我们村的孤寡老人,他1直有个心愿,想着自己无儿无女的,走了之后连白事都办不起来。我们几个老伙计答应他,只要我们走在他后头,就肯定帮他办。他这人拧,说既然这样,趁着他还能看见,先办了,这样不管哪天走,都不会有遗憾了。我们这才张罗了这场白事。”
  
  刘老大听了大吃1惊:“这……老爷子不忌讳吗?”
  
  李大爷笑道:“人啊,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规律。要说死,谁都不想死,可忌讳有用吗?老王都9十岁的人了,不管啥时候没,都算喜丧。人呐,岁数越大,忌讳越少。”
  
  刘老大低头默默想了想,点点头说:“大爷,我明白了。”他回头冲张木生说:“我得回家了,家里估计都布置完了,我得送我爸去了。”
  
  张木生赶紧在村里找了辆电动车,让人送刘老大回家。等刘老大出了村,张木生跑回王大爷家,给在炕上下棋的王大爷跪下了。
  
  张木生猜得没错,他前脚离开,张小牛后脚就给娘打了电话。张木生老婆1听就急了,坐在门口哭,被路过的李大爷看见了,就问咋回事。听完事情经过后,他找到王大爷,说想帮张木生1把,王大爷当即拍板:“木生是好孩子,再说,这事如果不处理好,人家家属心里也硌硬,不是说拿了钱就完事的。我这岁数,土都埋到脖子上了,没啥忌讳的,帮我办1场,我也风光风光。”
  
  1旁的李大爷1把拉起张木生,说:“瞧你没出息的样!我们这些老头子,谁没吃过你的鸡蛋?村小学的娃娃,谁没用过你买的纸笔?帮你这点忙不算啥,下次再有这事,给我办!”
  
  张木生连连摆手:“下次绝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要是没有各位大爷帮忙,那刘老大绝饶不了我。”
  
  王大爷摇摇头说:“孩子,别把人都想得那么坏,刚才我从窗户往外看着,我看人家心里清楚着呢。人家不继续纠缠,1是我们帮你下了台,也帮他过了心里的坎;2来人家1看这阵势,就知道你平时是个好人,不愿意难为你。”
  
  张木生连连点头,拿起手机就给儿子打电话:“儿子,今天这场白事,你1定要尽心尽力,咱欠人家1个大人情!”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