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5时辰

  午时。
  
  李丙扒完最后1口饭,抹了把汗,冲两个帮手挥了下手,然后大步朝后院走去。李丙要去开窖取冰。1个时辰前,相国府的差役上门通知,相国府邸晚上举办家宴,所有的储冰都要准时送到。
  
  自接到通知时起,李丙的神经1直处于兴奋状态。半年了,属于李丙的时代终于开启了。半年前还是39,飞雪连天。李丙第1次独自站在冰湖前,开始凿冰。冰湖位于大山深处,那里的水澄澈明净,凿出的冰晶莹剔透,能卖上好价钱。在湖里,找到最厚最硬的冰,1块块切下来,切成半尺长、半尺宽、半尺厚的冰砖。大了,易碎;小了,浪费人工,还不易储存。
  
  李丙生于储冰世家,祖上3代都以储冰为生。父亲也把这门手艺传给了李丙,什么事都把他带在身边。如果不是1年前凿冰场的1场意外,他现在应该还是父亲身后的跟屁虫吧?那场意外带走了父亲,也把他推到了“台前”。这1年,他才十9岁。
  
  院子不大,4周筑着高高的围墙,围墙边种满了槐树,绿荫遮天蔽日。冰窖就在院子中央,44方方的土堆上,盖着1层厚厚的苇席,上面散着几片落叶。蝉声聒噪,正午的阳光因有绿荫的遮挡,在园子里落下碎金似的斑点。
  
  李丙和两个帮手在土堆边盘腿坐下。时辰已经算好,未时开挖,1个半时辰挖出储冰,1个半时辰完成装车搬运。赶在戌时相国府的家宴前,1切刚好。1刻都早不得呀,3伏天,外头能热死人。储冰1出窖,就开始融化,1滴1滴的水,就是1粒1粒的金豆子。
  
  李丙开始跟帮手唠叨,开窖和搬冰,看上去只是1件体力活,实际上处处是技术。1着不慎,几贯铜钱就没了。好在帮手跟着李家,已经干了好几年,熟门熟路。李丙抬头看天,1丝笑意爬上了嘴角。
  
  未时。
  
  开挖。李丙几乎是跳起来的,挖窖工具在细碎的阳光下闪出1道弧线。地窖是在阴凉的地下——深挖5米的1口圆井,井下南北两面掏出1米见方的洞,下面用新鲜苇席铺垫,用以藏冰。冰砖摞满后,上面覆盖稻糠、树叶等隔热材料,再盖1层草毡,草毡上面铺1层厚厚的黄土,最后再用土把整个圆井密实地封起来。像李丙家这种民间建的冰窖,1个夏天只能打开1次,所以需要提前预约买主,等预约量攒够了,才会开窖出冰。
  
  申时。
  
  开挖进展得很顺利,5米深的窖井已经见了底。外面的马车摆上了冰鉴。花梨,仿竹编式样,大口小底,外观如斗。箱体两侧设提环,顶有盖板,上开双钱孔,既是抠手,又是冷气散发口。苇席轻轻揭开,1股森然之气喷薄而出,冰窖中,汗流浃背的3个人深深地吸了口气,他们几乎同时大喊起来,每个毛孔都充满了快乐的情绪。
  
  酉时。
  
  车装好了,送冰。李丙紧紧抓着马缰,步子迈得小心翼翼,生怕车子颠簸。两个帮手护在两边,防着路人靠近。李丙记得小时候,自己就做过护车的差事。父亲说:“遇到人流熙攘的街道,要学会把身子变成人墙,隔开路人身上的热气,也让车子走得顺畅些。”拉储冰的马车对人们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虽然裹得严实,可那冷气是裹不住的。大人还好些,难缠的是孩子。只要有淘气的1声招呼,大家就会飞蛾似的扑过去,拼命要把冷气吸进肚子里。遇到实在躲不过的,父亲也有办法,他会在身上揣几枚钱币,掏出来,冲孩子们晃1晃。等到孩子们眼巴巴地跟过来,手1扬,几枚钱币抛得到处都是。孩子们1窝蜂地去捡钱币,便离开了运冰的马车。
  
  这1次还算顺利,马车稳稳地停在了相国府前。搬运冰鉴是差役的事,李丙要做的,是把冰砖摆成需要的样子。两个帮手被拦在了门外,除了李丙,外人1律不准进去。以前,李丙跟着父亲,也是这样被拦在门外的。算起来,这也是李丙第1次迈进相国府。
  
  所有的冰鉴都摆在1个很大的亭子里,等待着主人的召唤。路上,李丙脑子里翻腾过无数种冰砖的用途,切割成小块,含着吃;上面放了果品、酒水,冰镇。最奢侈的,莫过于放置在客人手边,降温。等到了他才知道,整车的冰砖,都要从冰鉴里取出来,摞在亭子的1角,弄成1座冰山的形状。形状已经有了模板,亭子的另外3角,已经摆上了3座大块的冰雕,冰雕上嵌着造型各异的花灯,还放了花花草草,峰峦叠翠。
  
  李丙1时木然,直到结束,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窖藏半年的冰砖,成了亭子1角巨大的冰雕。李丙看看脚下,还余两块。没等他开口,管家走过来,指指亭外的1株海棠,轻描淡写地说:“丢那儿吧。”李丙迟疑了1下,像是没听清。管家抻着脖子呵斥道:“宴会马上就开始了,还不麻溜点儿!”
  
  戌时。
  
  走出相國府,李丙呆呆地靠着马车。相国府门前热闹起来,李丙听到了歌声,珠圆玉润;丝竹管弦,此起彼伏。他忽然打了个喷嚏,声音很响,把身边的两个帮手吓了1跳……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