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你1层

  郭军有1手扎纸活儿的手艺,他在村子外盖起1间仓库,平日里1家人就在这儿扎纸活儿。
  
  这天,郭军正在仓库里忙活着,外边传来叫门声。他出去1看,门口站着1个矮小的老头。郭军问道:“来订纸活儿?”
  
  矮老头点点头,问:“你这儿宝塔最多能有几层?”
  
  郭军回答说:“1般都是9层,这是规矩。”矮老头1听,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郭军笑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矮老头喜道:“那好咧,你就给我扎1个十层的宝塔。”
  
  郭军答应1声,又提醒道:“老人家,可没有光订宝塔的,这金童玉女、金山银山啥的,也得订呢!”
  
  矮老头把手1挥,说:“其他的跟我没关系,我就要订个十层的宝塔,你给我弄好就行。”
  
  只订1件纸活儿,这可是头1次遇到,郭军有些奇怪。矮老头像是看透了郭军的心思,瞪着眼说:“我只订宝塔,其他的自然有人来订。1会儿,有个鼻子上长痣的来订货,那是我儿子。你记好,宝塔要扎十层的,不然我可不答应。”
  
  郭军答应着,低头想找本子记1下,再1抬头,矮老头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没过多大1会儿,果然有人来订纸活儿,说是给父亲3周年忌日订的。郭军看来人鼻子上有1颗痣,心里1动,问:“令尊是不是个子矮小、嗓音有点沙哑?”
  
  來人惊讶地问:“老板,你认识我父亲?”
  
  郭军的头皮“唰”的1下麻了,他摇摇头,结结巴巴地说:“不、不认识,我、我瞎猜的。”
  
  来人选好纸活儿,其中就包括宝塔。他交过订金,说了办事儿的日子,郭军11记下,还特意在宝塔后面备注了两个大字:“十层”。
  
  郭军这边刚送走来人,外边又有人来了。郭军1看,是1个高个子老头。进到里面后,高老头神秘地问:“老板,刚才是不是有个矮老头来订宝塔?”
  
  郭军心里1紧,慌忙点了点头。高老头笑着说:“你准备给他扎几层的宝塔?”
  
  郭军把两个食指交叉在1起,哆嗦着说:“十层。”
  
  高老头说:“咱俩商量个事儿。你给我也扎个十层的宝塔,层数我不让你为难,每1层你给我高出1寸来,我多给你5百块钱,咋样?”说完,高老头掏出5张百元大钞,组成扇子面的形状,递了过去。
  
  郭军没敢接钱,颤着声音问:“老人家,只订宝塔呀?”
  
  高老头说:“其他的我管不了,让孩儿们给订。你这人也真是的,多好的挣钱机会,怕啥来着?”
  
  郭军把钱接了过来,仔细看了看,钱确实是真的。等他再抬头想说啥,高老头也不见了。
  
  高老头离开后不久,又有人来订纸活儿,也说是给家里老人办3周年用的。郭军特意问了1句:“你们村是不是还有办3周年的?”
  
  那人1听,笑道:“你们做生意的嗅觉就是灵敏,确实还有1家,和我家是1个日子。”说完这话,那人像是明白了什么,问:“他家也是在你这儿订的纸活儿吧?”
  
  郭军点点头。那人说:“既然这样,你把我的活儿做漂亮点,到时候钱上咱好说。”
  
  送走了客人,郭军心里可琢磨开了:这两家估摸着是不对付,起码两家离世的老人爱顶牛,要不然也不会在宝塔上争个高低。他把高老头给的5百块钱掏出来,再次仔细地看了看,钱是真的。既然收人钱财,那就得替人消灾,于是他在扎宝塔的时候,每1层高了1寸。
  
  把这两家的纸活儿都做好后,到了约定的日子,郭军开上特制的厢货车,将纸活儿送了过去。
  
  第2天,郭军正在仓库里忙着,外边有人叫门,他出去1看,是矮个子老头。1见到郭军,矮老头就笑着说:“老板,我得好好谢谢你,总算让我出了口气。我不会让你白忙活,这是1千块钱,你拿着。”
  
  郭军死活不肯要,矮老头拉下脸说:“咋了?人家的钱是钱,我的钱就不是钱?”
  
  郭军只得把钱接了过来,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对矮老头说:“老人家,我还有件事儿想求您……”说着,他凑到矮老头耳边说了几句。
  
  矮老头听罢“哈哈”1笑,说:“这点小事儿,包在我身上了。”郭军连连道谢,矮老头摆摆手就走了。
  
  矮老头没走多大1会儿,外边又响起了叫门声,来的是高个子老头。他1见郭军就劈头盖脸地说道:“老板,你这人可不地道,收了我的钱,为啥不替我办事儿?让我在大家伙面前丢人现眼!”
  
  郭军问:“老人家,咋的了?”
  
  高老头更来气了,声音1下子提高了8度,说:“你甭给我装聋作哑,我要你每层宝塔高1寸,结果呢,为啥比人家的每层还低1寸?”
  
  郭军1拍脑袋,说:“老人家,我就是按您的要求给扎的,会不会是送的时候把纸活儿给搞混了?”
  
  高老头听了,语气和缓了1些,说:“我实话跟你说,我跟那老家伙斗了1辈子,他个儿矮吧,其他地方却处处高我1层。我心想,这次好好找找面子,就狠狠心下了点血本儿,到头来你又给我搞砸了,你说我心里会好受吗?”
  
  郭军连忙把口袋里的1千块钱拿出来,塞到高个子老头手里,说:“老人家,这算是我给你的补偿,消消气儿。”
  
  高老头看了看手里的钱,叹了口气,说:“事已至此,看你还算懂事儿,也只能这样了!”
  
  等高老头离开后,郭军不由得笑了。原来,最近有人举报郭军私自搭的仓库是违章建筑,郭军正犯愁呢。他在送纸活儿之前,找人打听了1下,矮老头的子女要比高老头的子女强多了,有个儿子还是本乡的乡长。郭军灵机1动,就故意送错了宝塔。刚才,他凑到矮老头耳边,就是托他去儿子的梦里说个人情,别拆自家的仓库……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