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喜鹊衔枝开始

  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喜鹊。
  
  印象里,儿时乡下鸟多,多的是麻雀和燕子。到处都有它们的身影,或飞翔,或跳跃,或停歇……与我们共栖息在1片土地上。
  
  古人云,喜鹊声唶唶,俗云报喜鸣。每日忙于劳作的乡人们,哪敢奢望喜鹊这样的鸟儿,有1天会突然飞进视线里,在自家的枝头上叫啊。
  
  想象中,喜鹊应该是彩色的,羽毛丰盈美丽,叫声婉转动听,才更吻合它报喜的形象。想象归想象,与自己无缘的鸟儿花儿树儿,我是从来不渴盼的。生活艰辛,成长坎坷,已够年少时的我受了,还谈什么喜鹊。
  
  但是,2018年岁末,喜鹊却着着实实地飞进了我的视线里。
  
  小年夜的早上,站在门口无意间抬头,1眼就看到1只鸟儿衔着1根和它身子1般长的枯树枝,飞过来停歇在庭院西墙边的1棵树上。鸟儿全身主要是黑色的,腹部和翼尖有处显珍珠白。双眼异常的灵动,正对着我望,闪亮的眼眸似乎又在对我诉说着什么。
  
  我见过尾巴比麻雀、燕子的长的鸟儿不多,更是从未见过喙衔树枝的鸟儿。我怔怔地望着它。
  
  站在身旁的先生说,这是喜鹊。他是认得喜鹊的。我才恍然大悟。看似它也极为普通,1副黑不溜秋的样子,除了尾巴颇显几分秀美之外。这样1只不起眼的鸟儿,为什么人們自古就视它为吉祥鸟?
  
  也许是我的说话声和盯着它的眼神,让喜鹊感到不安了。顷刻,它扑闪起翅膀,衔着树枝飞到对面人家的屋檐上去了。
  
  我没有听到传说中喜鹊的报喜声,也无从想象它的叫声。但是它衔着树枝,在空中飞舞下1道弧线的样子格外优美。
  
  喜鹊衔枝,它是去筑巢么?还是固巢?燕子衔泥筑巢是在春天里。喜鹊是在寒冬里么?我突然记起儿时读书时,小学语文课本里有1篇课文《寒号鸟》,讲的是寒号鸟在晴暖日子里,不听其他鸟儿的劝告,贪玩奢睡、不愿筑巢而被冻死的事。但我已然忘却了那个劝告寒号鸟的伙伴是谁了。寒号鸟的悲惨结局,我却印象深刻。
  
  我又查阅了1下这则故事。原来是喜鹊再3劝告寒号鸟垒窝的。只是寒号鸟玩性、惰性十足,最后落得凄凉。喜鹊则在秋风吹起冬天未到之时,便开始辛勤垒窝,所以可以安然过冬。
  
  近3十年过去,故事读来依然亲切,更有1分警醒。
  
  第2天大年夜的早上,开车去北雪泾寺祈福,感受传统的民俗气息。车子行驶在宽阔的御窑路上,1只喜鹊衔着1截枝条,忽然在我们前方翩然飞过。我说喜鹊。先生笑着对我说,喜鹊连续两天在你面前飞过,是好兆头呀,新年你肯定有好运了。
  
  我莞尔。对于这些,我是不信的。唯有勤奋和努力才能换来收获。只是生活中,我们往往把这些耳熟能详的道理视若罔闻,在安逸中不思进取,碌碌无为。倒是喜欢朋友常说的1句话,人算不如天算,过好每1天。朋友书读得不多,也不会阐述什么深奥的道理,但是他的话却是非常实在和中恳。这2十多年友人独自在社会上打拼,艰难也好,顺利也罢,始终保留着1种众人已经失却的品质,那就是勤奋、认真。
  
  生活对待每个人其实都是公平的。你怎样对待生活,生活便也怎样反馈于你。享受安逸,会失去斗志继而沉沦;追求物质,忽略精神,理想便离你越来越远;懈怠心灵的滋养和自我价值的实现,对自己便越渐陌生;淡漠初心,它便也将你遗忘……
  
  来年早春,在单位数百米外的1株大树上,我又偶然看到两只喜鹊正守护在它们温暖而坚固的巢旁。
  
  我想只有调整好心理的节奏和状态,找准生活的重心,像喜鹊1样未雨绸缪,才能如意,迎来1季季春暖花开,不论喜鹊是否临门。不然,也就只有寒号鸟的结局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