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风雨:生命摆渡人

  孟风雨是1名90后器官捐献协调员。今年28岁的她,亲眼目睹了75次生死离别。她每天奔波在医院和患者之间,在生与死、希望和绝望之间,为逝者与生者打通1条条通道,为生命搭桥,让爱延续,是生与死的“生命摆渡人”。
  
  孟风雨医专毕业后,到湖南省1家医院肾移植科当了1名护士。当护士的那些日子里,孟风雨见证最多的事,就是患者在死亡大门前苦苦挣扎,到重获新生的那1幕情景,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每1次,她都心存疑问,这些肾脏从哪里得来的呢?
  
  2017年元月的1天,孟風雨正在科室里为1台手术做准备,看见两名红十字工作人员把1只医用冰桶带进科室。详细交代后,他们郑重地把冰桶交给了主刀医生,医生接过冰桶,马上开展手术。后来,孟风雨才知道,那是1名出了车祸的患者在临终前捐献的器官。捐献器官,就可以把濒危的病人救活,那1刻,她心中所有的疑问全部解开。
  
  经过查阅资料,孟风雨知道,中国虽然早就有器官捐献条例,但目前中国器官捐献供需比例仅为1:30,是全球捐献率最低的国家之1,每年有30万个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在苦苦等待重生。这个数字,让孟风雨惊呆了。而器官捐献协调员,这个“生命摆渡人”,为了让患者得到重生,更多地要面对患者家属的白眼、误解,甚至谩骂、殴打。这个职业,引起了孟风雨的好奇。正好这时,孟风雨听说红十字会招聘器官捐献协调员,她决定应聘,去挑战这个新职业。
  
  经过严格的专业考试,3个月后,孟风雨转岗成为1名器官捐献协调员。虽然,孟风雨在培训时就知道协调员是个不讨喜的职业。但是,第1次去做协调时,还是遭到了患者家属的不理解。那天,1位出车祸受脑外伤的患者被宣布脑死亡。在孟风雨的努力下,家属签署了相关的捐献文件,但要求等到药物完全无法维持患者生命时再进行器官摘取手术。就在等待期间,患者老家1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听说了这件事后,甩下1句狠话:“如果你们把自己儿子的器官捐献出去,那么以后你们就不要在村子里居住了。”迫于压力,家属取消了捐献。眼看就要可以帮助数个人重获新生,现在,只因为家族长的1句话,这个患者的器官捐献作废。那1刻,孟风雨感到很无奈。
  
  而1个叫叶沙的男孩子,对孟风雨来说终生难忘。2017年4月28日,叶沙因为头痛被父亲送到医院就医,经医生诊断后被宣布脑死亡。闻讯赶来的孟风雨对沉浸在悲伤中的叶沙父母进行了安抚,沉默了1下,对他们说把器官捐献可以让人重获新生的事例。可是,话还没说完,叶沙的母亲号啕大哭:“你的心怎么这么硬呢?人1下子就没有了,还要把器官给割出去,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孟风雨决定第2天再来。
  
  第2天1大早,孟风雨来到叶沙的病床前对叶爸爸说:“好好的1个人就这样因为意外走了,这是我们无能为力的事,但如果捐献了他的器官,就相当于他还活着。”叶爸爸带着疑问对孟风雨说:“他还怎么活着?”孟风雨说:“把器官捐献出去,不仅可以救活1个人人,还可以让叶沙的器官继续在跳动,不管在何方,总有1个人在延续他的生命。”叶爸叶妈沉默着思索了很久,最后毅然决定把叶沙的器官捐献出去。
  
  孟风雨和同事陪着叶爸叶妈把叶沙送进手术室,开门的那1刻,叶爸叶妈紧紧地抓着推车,不舍放手。孟风雨忍住快要流出来的眼泪,“残忍”地对他们说:“再不放手,就来不及了。”最后,叶沙的脏器、眼角膜让7个人获得了“重生”。
  
  孟风雨是个乐观开朗的姑娘,自从当上器官捐献协调员后,她开始克制住自己的笑声,把鲜艳的衣服藏在柜子底。因为,她不知道,哪1分钟会马上出发,去接触悲痛的家属,去触摸死亡。从业数年,孟风雨每次面对悲痛欲绝的家属,还是会手足无措。可也是这样的她,给很多人送去了生的光亮。她以另1种别样的方式,“留住”了叶沙,“留住”了75位器官捐献者。她是患者“重生”的霞光,是“生命摆渡人”。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