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丫头的泥泞雨季

  16岁那年寒假,我的人生遭遇了天崩地裂的打击。父母惨遭车祸,双双遇难。别无选择,我只好被接到远在城里的舅舅家,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其实,舅舅家也很窘困。他和舅妈都是下岗工人,两人辛苦地摆了个早餐摊子维持生活。  对我的到来,舅妈1言不发,始终是铁青着1张脸。
  
  晚餐之后,舅妈1边擦桌子1边用1种置身事外的口气对舅舅说:“等会儿,你看看睡觉怎么安排吧!”
  
  “我……我睡客厅沙发上吧!”还没等舅舅回答,我便很识趣地主动提出来。“还是我睡客厅吧!”表哥文渊1边说1边朝我挤眉弄眼。见我没有反应,他就走过来,附着我的耳边,恶狠狠地说:“臭丫头,别跟我争,我想半夜偷偷起来看电视方便呢!”
  
  舅妈显然很不愿意,但她到底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驳回文渊。于是,我只好睡到文渊的小房子里去了。然而,有起夜习惯的我,却始终没有发现过文渊偷看电视。
  
  那个寒假,每天早上1听见厨房里有动静,我立即起床,帮忙生火,揉面,然后,跟着舅舅舅妈1起出去摆摊。每天早上8点,文渊会准时出现在早餐摊。他要1碗牛腩面,吃完就非要把我往回拉,说是让我去辅导他做家庭作业。
  
  春节1过,就要开学了,可我没敢再想继续上学的事。每天下午没事,我便到街上到处转悠,希望能找到1份属于自己的工作。文渊知道了我的想法,他跟舅妈说:“妈,那个臭丫头成绩好,让她跟我1起上学,正好可以免费给我做家教呀!我的成绩肯定能提高的。”舅舅趁机敲边鼓,舅妈总算答应了。
  
  于是,我再次背起书包,变成了城里学生,插班到了文渊的班级。
  
  转眼到了4月,班里组织郊游,每人交40块钱。我自然没有去报名,但没想到文渊帮我报了名,还说保证不找舅妈要钱。文渊没有说假话,第3天,他果然交给了老师80块钱。
  
  然而,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德育主任叫走了文渊。原来,前天傍晚,学校附近1家工厂被两个学生偷走了不少废铁。文渊,就是作案者之1。
  
  文渊为了给我交钱,居然去偷废铁!我很诧异,更是感动。
  
  在文渊的各种小聪明保护下,我有了充足的学习时间,3年后,顺利考上了大学。
  
  就在舅舅舅妈为我庆祝的时候,文渊1个月前已经到西藏当兵去了。舅妈曾说过让他读高职,他说喜欢当兵。其实我知道:他只是想省点学费给“臭丫头”上大学而已。
  
  我跑到外面,仰望西藏方向的天空,大声地说:“谢谢你,表哥,感谢你陪臭丫头走过了那么泥泞的雨季。”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