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怒

  王济是西晋初年的名士,爱好弓马,勇力超人,又善《易经》《老子》《庄子》等,堪称文武双全的人物,与姐夫和峤及裴楷齐名。或许正是因为这些,他受到了同时代的孙楚的推重和佩服——孙楚乃是恃才傲物之人,1般人是很难进入他的法眼,更别提得到他的推重和佩服了。也因此,王济去世之后,孙楚的悲痛远超其他人。
  
  在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伤逝》中,讲到了孙楚去吊唁王济时发生的1件事:王济去世后,当时有名望的人都来吊丧。孙楚后到,对着遗体痛哭,宾客都感动得流泪。他哭完后,朝着灵床说:“你平时喜欢听我学驴叫,现在我为你学1学。”孙楚学驴叫学得很像,以至宾客们都情不自禁地笑了。没想到这时候的孙楚抬起头说:“让你们这类人活着,却让这个人死了!”
  
  孙楚的哀痛是实实在在的,他对王济的感情是真真切切的,但是,因为学驴叫学得太像,1众宾客满堂皆笑,惹得他十分生气,进而诅咒大家却是过分之举——这显然属于有失理智的迁怒他人。
  
  人是有感情的。王济虽然未必是孙楚唯1的朋友,但肯定是他不多的几个朋友之1。好朋友过世了,能不伤心吗?能不在那1时刻很多往事涌上心头,无比怀念吗?因为怀念,罔顾1般习俗,学1声驴叫,传达自己对老朋友的感情,可以理解。但是,人与人的感情是有距离的,其他宾客不是你孙楚,所以,你不能要求他们与你1样的悲伤。与此同时,人学驴叫,还又跟驴毫无2致,那有几个人不会感到惊异?不会感到有趣?因此,你对他们的笑是不是也该充分理解?
  
  从相关史籍上的记载看,孙楚委实有1定的才学,我们单单看这样1件事就能知道:年轻时他曾想要隐居,告诉王济说他“就要枕石漱流”了,但却不慎口误说成“漱石枕流”。王济说:“流水可以枕,石頭可以漱口吗?”孙楚急中生智地说:“枕流水,是我想要洗干净自己的耳朵;漱石头,是想要磨练自己的牙齿。”让人非常遗憾的是,他在其他很多事情的应对上却没有这般的机智。比如说,在与他的某些上级领导如镇东将军石苞等人相处的过程中,说话就有些直率,并因此给自己制造了不少的麻烦。
  
  做人要正直,爱憎需分明。但是,因为我们生活在1个十分复杂的世界里,所以,正直之外,我们是不是还需要适当的灵活、睿智与宽容?如果我们肯定这些,那么,因为自己的悲伤而迁怒于周围的人们的做法,是不是错误而有害?努力避免类似的错误,那么,是不是有利于我们建立和谐的人际环境,为自己赢得更加舒适1些的生存空间?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