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出来的“儿子”

  老李是万福家园居委会的社工。3月的1个夜晚,他被1通紧急电话叫醒了:万福家园出现了新冠阳性病例,小区将实行封闭管理。居委会所有工作人员准备好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两个小时后到大门口报到。
  
  接完电话,老李2话不说,往行李箱里装了些换洗衣物,然后提着箱子就要往外冲。可当他经过老娘的房门口时,步子却再也迈不开了:老娘已经80多岁了,1直瘫在床上无法动弹。平日里,1日3餐,吃药喝水,外加按摩翻身,都是我在弄。如今我走了,老娘咋办?
  
  老李想把老伴从儿子家叫回来,可儿子刚添了2宝,那边也正需要人照顾,这可咋办?老李在老娘房门口不停地踱着步,拍着脑袋把自家的亲戚朋友挨个想了1遍,突然1个人选跳了出来:对!就找他!
  
  老李想到的那个“他”,不是别人,正是从小就被老娘过继给姨妈的小儿子——小强。
  
  不到半小时,小强骑着电动车,拎着1包换洗衣物,风尘仆仆地赶到了老李家。兄弟俩挑着要紧的事情,11对接清楚后,小强拍着胸脯说:“哥,你放心去单位。家里1切有我!”
  
  老李赶到的时候,居委书记正在做内外场的人员分配。内场的人员站了1排,外场的人员也站了1排。书记对老李说:“老李,你到外围工作吧,帮我们调配好物资,做好我们的后援工作。”
  
  听到这样的安排,老李非常感激。因为分在外围,就意味着不用住单位,照顾老娘那可就方便多了。可是,当老李看向分到内场的那排人员时,他的心被震撼了。因为,他们当中既有刚来居委会报到的“00后”社会新人,也有刚坐完月子的新妈妈……
  
  “书记,我请求进内场!”老李拉着行李箱坚定地走向内场的队伍。
  
  书记有些着急,连忙劝道:“进了内场该怎么做,风险又如何,相信不用我多说了吧。老李啊,还有几个月你就要退休了,而且你又刚添了小孙子,家中还有老娘要照顾。你……组织这么安排,难道你不明白吗?”
  
  “我明白!”老李认真地说道,“可是,我也是1名共产党员。眼下,我更想在退休前再为社区做点事!再说了,我是这个居委会的老社工了,毫不脸红地说,这个‘万福家园’的居民情况以及楼道分布,没有人比我更熟悉。”
  
  “这……可是你家中的老娘……”书记犹豫道。
  
  老李坚定地说:“老娘不只有我1个儿子,还有我兄弟照顾着,我没有后顾之忧。”
  
  老李的这番话,让他如愿地成了进驻内场的1分子。可老李也有自知之明,年紀大了,自己注意防护,可不能给队伍添乱;脑力活跟不上,就干体力活,不能瞎逞能拖后腿。于是,老李自觉地把自己的工作重点放在了小区里那些孤寡老人身上:今天给王伯伯配药,明天给张阿婆送鸡蛋。碰到居民做核酸,他更是跑上跑下,能搀的就搀下楼,行走不方便的,就背着过去做核酸。渐渐地,老人们惶恐不安的心情平复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虽然子女不在身边,可只要有老李在,就好像自家又多了个儿子1样,心里感到踏实极了。
  
  转眼,万福家园封控管理已经到了第3天。这天中午,奔波了1上午的老李脱下防护服,打开手机,第1眼就看到小强打来的十多个未接电话。他又打开了微信,排在第1个的,还是小强发来的2十多条未读信息。这时,老李的心慌了,难道是老娘出啥事了?他边琢磨着,边打开了小强的微信,信息还没读完,老李就眼前发黑,“扑通”1下,1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
  
  书记闻声奔了过来:“老李,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啥不舒服?”
  
  老李慢慢抬起头,两眼通红,1把用力抓住了书记的手,哽咽着说道:“书记,我想申请回家1趟。”
  
  原来,今天1早,小强媳妇说给老娘包了1些小馄饨,让小强回家接她1起去看看老娘。谁知小强刚到家,他家楼栋却因为有密接被封楼了。这下好了,媳妇没接出来,还把自己也给关在里面了。小强当时急得直拍大腿,他给老李打了1上午的电话,发了1上午的信息,可老李愣是1个都没接到。
  
  书记了解了情况后,不由得叹了口气,说:“老李啊,现在我和你1样,都在内场参与疫情防控工作。你能不能出去,已经不是我这个书记能说了算的。不过,你放心,我马上去给你想办法。”说着,书记也顾不上吃午饭,拿起手机找人去了。
  
  1起工作的同事们也都围了上来,轻声细语地安慰着老李。
  
  看着眼前这些和自己1起没日没夜工作的战友们,老李猛然清醒了过来:眼下特殊时期,谁家没点困难啊?就在昨天,有个刚做妈妈的,看到自家闺女不肯喝奶粉,饿得哇哇直哭时,不也跟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可关了视频,她擦干眼泪,照样还是和大家1起拼。所以自己现在这是在干啥呢?这不是给大家添乱吗?对!我自己家的事,我自己来解决!
  
  想到这里,老李连忙起身去追书记。没想到追了1半,书记却回来了。只见他指着老李又好气又好笑地说:“老李啊,你是不是只看你兄弟发的微信,根本就没看其他人给你发的信息啊?你可是搞了个大乌龙啊!”
  
  没等老李反应过来,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老李1看,竟然是自己村的支书打来了微信视频电话。他狐疑地接通了,镜头里出现的竟是自己的老娘,她半靠在床头,嘴里好像还在吃东西。
  
  老李可激动了,冲着镜头就喊:“妈,是我呀,老大!”老娘嘴里吃着东西,含含糊糊地说道:“老大,你放心工作吧,我在家里蛮好的,有人陪我说说话,还有人给我烧小馄饨吃,鲜是鲜得来……”
  
  说着,镜头里又出现了1只握着汤勺的手,正舀着1个小馄饨送到了老李老娘的嘴边。很快镜头1转,村支书接着就说开了:“老李啊,我们给你打了1上午电话,可是你没接啊。怕你担心家里的老娘,就趁着中午,再给你打1个。别的事情没有,就是想叫你放宽心,你家的情况,乡亲们都知道。你冲在防疫1线,照顾小区这个大家庭;那你的小家庭,就由我们来守护,1天1人,我们村委会轮流值班,确保老人身边24小时都有人,保证把老人当亲娘1样照顾……”
  
  挂了村支书的微信电话,老李傻傻地笑了:没想到老娘因祸得福,在这关键时期,又多了1个“儿子”,不,应该说,又多了很多个“儿子”……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