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1张纸的工匠精神

  在浙江衢州开化县马金溪旁有1方院落,名为“开化纸研究室”,是“纸痴”黄宏健复活开化纸的地方。
  
  开化纸是清代最名贵的纸张,因产自开化县而得名。清中叶以后,开化纸因其洁白坚韧,1直作为高档御用纸使用。日本和纸博物馆曾在世界名纸介绍中将开化纸定义为“最高等级印刷用纸”。而现在,许多造纸专家却都说:“开化纸的制作工艺失传已久,它早就成了古书中的3个字,如今的开化纸粗劣到只能糊雨伞。”可谁也没有想到,开化纸在黄宏健的手中又回来了。
  
  黄宏健本和他的老婆在开化县经营着1家餐馆,年收入有23十万元,不愁吃喝。2010年的1天,黄宏健与1个舞文弄墨的朋友小聚,聊到了开化纸。朋友当时说:“开化纸以前是咱们地区的国宝,遗憾的是现在却已无人能造。”听了这番话,黄宏健想起他祖上几代人都曾是造纸工匠,自己却丢失了祖辈手艺,甚感遗憾。于是,他突然动了造纸的心思。
  
  说干就干,黄宏健把饭店交由老婆打理,自己则白天到山上去采楮皮、荛花皮做实验,晚上挑灯翻阅古籍。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开化纸的制作工艺,每个周末,他都会驾车去逐个拜访方圆200公里内的造纸师傅。那个时候的黄宏健,每天的工作就是采集造纸原料,然后1遍遍地试验。
  
  自那时起,研制开化纸成了1个无底洞,每年以34十万的“吸金”速度使黄宏健几近破产,夫妻俩只能靠着贷款过日子。
  
  2013年,黄宏健夫妇索性放弃餐馆,搬进了离村子3公里的深山土屋中,過起了“半隐居”的造纸生活。这期间,他发现造出来的纸虽然变薄了,却很容易发皱。后来,他找到了江西婺源的造纸老工匠。老工匠告诉他,当地有1种草叫弯弯皮,是开化纸必不可少的1种原料。这个信息使得黄宏健大为欣喜。这以后,他不断改进技术,通过弯弯皮造出来的纸在韧性上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2016年盛夏,黄宏健在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院长杨玉良等中外人士的帮助下,成立了开化纸研究实验室·杨玉良院士工作站。由此,黄宏健得到了进入北京图书馆翻阅4库全书的机会,进1步深入了解了开化纸。
  
  复旦团队为黄宏健提供了精确的数据支撑和理论基础。为了看懂这些数据,初中毕业的黄宏健开始自学《植物纤维化学》与造纸原理,他说:“和专家交流也要有点基础才行,他们和你说羟基、羧基、黏合度,你要不懂怎么行?”
  
  2017年,在杨玉良的号召下,复旦集合了化学、植物、文博等十余个跨学科团队,为古籍保护开展了各项基础研究,并通过多种技术手段,基本确定了开化纸的原料以及理化数据。2017年11月,在黄宏健制作的约A4纸4分之3大小的开化纸上印制了齐白石铜版画像,这是我国第1次使用开化纸制作西方传统印刷品。2019年5月23日,世界级印钞邮票雕刻大师马丁·莫克使用黄宏健的开化纸,印制了作品《1带1路“帆船”》,并在斯德哥尔摩举办的英国伦敦皇家集邮协会150周年国际庆典上展出。这是开化纸时隔百年历史后,再次登上世界舞台。
  
  黄宏健1片薄纸,1寸功夫的工匠精神,值得每个人向他学习。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