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那些慢时光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1生只够爱1个人……”,喜欢那首《从前慢》,它有时会让人怀念起从前的那些慢生活。
  
  记得从前的日子总是慢慢吞吞,不温不火的,那时没有高速车,没有随时可发信息的通讯网络,那时人们做事情不喜欢直奔主题和结果,而是享受1种曼妙舒缓的过程。那时的衣食住行不够富足,穿的衣服鞋子大多是1针1线手工制作,有时用缝纫机缝制那还算是先进1些的;那会儿做饭炒菜没有电炒炉、电饭锅,而是大锅大灶,拉着风箱,烧着从山上拾来的柴草;那时候洗衣服也没有全自动洗衣机,有时人们来到小溪边,在青石板上用棒槌捶打衣服,用流水冲洗衣物上的灰尘;那时候没有高清的电视、电脑,没有智能手机可以上微信,传递消息只能写信、拍电报。那时连谈恋爱也需要相亲认识,1切都慢慢地水到渠成,最终臻于1种圓满,其实这1切也是1种岁月静好。
  
  那时候,我们小孩子喜欢听爷爷奶奶慢慢地讲总也说不完的故事;春天我们小孩子喜欢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看天上悠悠的白云;夏天依在门口的大柳树下数天上的星星,有时我们也会到开满油菜花的田野去追逐蝴蝶,去挖野菜,我们不急不躁,有时徜徉大半天,只等妈妈喊我们回家吃饭,如今回想那些场景如电影中的1个个慢镜头。
  
  我还记得在清冷的冬天或初春,爷爷在有点暖阳的庭院里静静地为弟弟做些手工:糊灯笼,做风筝,削陀螺,做冰车……而奶奶为我们姐妹几个拢头发,梳辫子,擦胭脂,那些时光父母在外忙着生计养着全家。
  
  还记得故乡的最南头有家铁匠铺,时常见到1家父子3人在那里叮叮当当地趁热打铁。那里的炉火很旺,铁器被烧热至通红,他们用铁铗快速夹它至大铁墩上,1番铁锤上下翻飞,打铁的人1阵汗雨飘下,被打的铁件成为匠者的理想器物。有时师傅会把铁器放入水槽内,随着“吱啦”1声,1阵白烟倏然飘起,淬火完成。不过有时因为铁匠铺里火星4溅,我们小孩子只能远望而不敢近前。
  
  也忘不了爷爷奶奶领我们看的野台子上的京戏,那咿咿呀呀拖着长音的唱腔让我们这些小孩子们直打瞌睡,而爷爷奶奶听得津津有味。
  
  1首《从前慢》让人想起许多的旧时光,无论那时的日子怎样素淡缓慢简陋,都会在生命中留下许多暖意。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