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伤

  小时候特别愿意和伙伴们1起玩儿古代战争的游戏,拿着自制的武器,满村子奔跑。那时每天听收音机的评书,《3国演义》什么的,对于那些大将纵马驰骋沙场的情景神往不已。邻家倒是有1匹小白马,可是大人不让骑着玩,这让我们的战争少了许多乐趣。
  
  有1天在我家院子里正玩儿着,家里的几头猪饿了,嗷嗷叫着跑出来求食。我们立刻眼前1亮,猪很大,可以骑猪打仗啊!我们曾试过骑狗,只是狗太不强壮,而且不老实,所以也就放弃了。于是纷纷扑向猪,猪远没有狗灵活,我抢到了那头最大的白猪,骑上去,它很强壮,居然驮得动我。回手1拍猪屁股,嘴里喊着“驾”,没想到猪的动作太快太灵活,1下子蹿了出去,把我甩在了地上。
  
  看來古人驯烈马,我今天也得驯猪,让它服了才能乖乖认主。于是跑过去,把猪抓住,再次骑了上去。4处1看,有的伙伴还在4处抓猪,猪们嚎叫着满院乱窜,有的已经骑在猪背上,有的也被猪掀翻在地。1时乱哄哄,我紧拽住猪耳朵,它受了惊1般猛跑,速度极快,吓得我伏着身子,最后还是被甩了下来。正吵闹得欢,父亲从屋里出来1声大喝,立刻,人猪皆逃。
  
  我从地上爬起来时,伙伴们都没了影儿,猪们也大多跑了,只有1头猪似乎跑不动了,瘫在那儿哼哼着。父亲走到近前,轻踢了那头猪两脚,它只是屁股坐在地上,两条前腿立起,用力向前拖着后半个身子走。这头猪看来是“掉腰子”了,也就是胯部或者腰部关节脱臼,我1时有些害怕,知道闯了祸。想偷偷溜走,却发现伙伴们都在墙头外探头探脑地看着。
  
  父亲拿起1条鞭子,我吓了1跳,伙伴们也都把头瞬间缩了回去。只是父亲并没有走向我,拿着鞭子直奔那头猪,用力抽在它身上。我惊呆了,伙伴们也在墙头上睁大了眼睛。父亲用力地抽着,猪惨叫着,用力向前爬,随着1鞭1鞭地落下,它也越爬越快。父亲撵着它打,它两条前腿用力跑,后腿也拼命蹬着,跑着跑着,它忽然就站了起来,然后很快地跑没影儿了。
  
  然后,父亲告诉我们,猪掉了腰子,就得强迫它用力跑,它的力气用到极限,它跑到1定速度,它的关节便1下子就归位了。否则用人推拿什么的,太费劲儿,而且还不1定弄得好。这是祖辈流传下来的1个办法,非常实用有效。我们听得新奇,连伙伴们也都不知不觉重又回到了院子里。
  
  后来在世事的风尘里辗转,也曾经历了太多挫折,受过太多伤,那是多少安慰也治愈不了的。只能逼着自己不停地向前奔走,因为越是停下来,越是闲下来,就会越痛。就这样不停地走,走着走着,伤就好了。所以不能自怨自艾,更不能自暴自弃,要强迫自己,要对自己残忍1些,只有梦想会让我们忘了痛苦,只有长路能治愈我们的悲伤。
  
  最好的朋友,曾经当过多年的猎人,他经常给我讲山林里的事,那是1个我不曾了解的神奇世界,常常神游其中,流连忘返。有1次说了1件事,他们曾多次捕捉到小野猪,他发现小野猪的屁股上密布着疤痕。他感到很好奇,就想弄明白这些疤痕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听了也是猜测不出,在成年野猪的保护之下,小野猪怎么还会受伤呢?
  
  以后他就留意观察,最后终于找到了答案。野猪群经常在山里奔跑,或为了觅食生存,或为了躲避危险。小野猪便在野猪群里跟着1起跑,它们太小,经常会跌倒,会跟不上,会停下。可是大野猪丝毫不娇惯它们,每当它们停下,公野猪就用尖尖的獠牙挑它们的屁股,逼迫它们继续奔跑。小野猪就是这样,在不断地受伤中努力奔跑,奔跑成体质强健的大野猪。
  
  或许,这才是1种真正的爱吧,在这里不说爱的问题,在我们的成长和生活中,有谁没有受过伤呢?很多的时候,也是伤痛给了我们力量,被迫也好,挣扎也好,才使得我们在长长的路上1直走下去,走到伤愈,走到疤痕成了花朵,走到只属于我们自己的远方。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