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棵不开花的苹果树

  那是1棵十分特别的苹果树,栽种在菜园子里5年多了,它还从来没有开过1朵花,我多么希望即将来临的这个春天,它能开出1些粉红的花朵。
  
  这棵苹果树,原本生长在村西的草甸子里的,孤零零的,站在那些肆意疯长的茅草中间,流露着莫名的忧伤。看到形单影只的它,父亲便立刻动了恻隐之心,觉得它很像村里无儿无女的老薛头。于是,父亲决定将它移植到屋前的菜园子里,成为那些蔬菜瓜果的邻居。
  
  被施了农家肥,浇足了水,喷撒了杀虫药,再加上父亲不时地修剪,懂得感恩的苹果树,快速地成长起来,不到两年的工夫,便宛然出落成1个秀气的大姑娘,肌肤光鲜,仪态端庄,还有着楚楚动人的气质。
  
  “这么好的1棵苹果树,明年1定會结出香甜的苹果。”我抚摸着它粗壮的枝干,开始憧憬起来。
  
  它却始终没有开花,只是1年又1年地粗壮着枝干,1年又1年地茂密着叶子,在4季轮回里幸福地生长着,无忧无虑,仿佛从未听到过有关开花的召唤。
  
  那天,母亲要杀掉家里的1只老母鸡,招待远方来的亲戚。这只老母鸡上了年纪,现在几乎不下蛋了,尽管它原来是1个下蛋能手,但如今落到被淘汰的结局,似乎是注定的,我也爱莫能助。
  
  那1棵始终不肯开花的苹果树,根须却1直在泥土里与豆角、茄子争抢养分,浓密的树荫还遮挡了不少辣椒该享受的阳光,我对它越来越失望了,建议砍掉它算了,就像母亲淘汰那只不再下蛋的母鸡1样,不必再犹豫了。
  
  父亲却执意留下它,理由是:再等等,或许它现在还不想开花,还想无拘无束地疯长两年,等某1天它突然想开花了,没准儿会开出令人惊讶的花呢。
  
  我查阅了1些资料,但没有找到苹果树不肯开花的确切原因。也许真的像父亲所言,它只是迷恋于生长,迷恋于做1棵春天发芽、秋天落叶的苹果树,至于是否开花,或者何时开花,它并不关心。再说了,谁规定了1棵苹果树就1定要开花结果?难道它不能按着自己的心愿活1回吗?别的苹果树喜欢开花就尽管开花好了,它只想尽情舒展自己的绿叶,为何要被责怪呢?
  
  突然间,我对这棵执意不肯开花的苹果树敬佩起来:不管是命运注定了它无法开花,还是它自主选择了不开花,它都始终从容地赶着自己的路,倾听春风,笑对秋风,安然若素地迎接着4季的风霜雪雨,除了没有开出人们熟悉的花朵,没能结出人们想象的苹果,别的什么也不缺少啊,即便是有些遗憾,也无妨啊。谁的生命中没有1些遗憾呢?何况这棵苹果树又活出了独特的自己,没有走进那种千篇1律的生活模式……
  
  如是1想,我便释然了,不再期盼着苹果树开花,反而觉得不开花的它更可爱,活得有想法,有个性,淡定而洒脱。或许父亲和母亲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他们早就听从邻居们的劝告,将它当作生火的烧柴了。
  
  多年以后的1个秋天,我和朋友1起去锦州游玩,到路边的1个果园买刚上市的苹果。那1树树红通通的苹果,令人口舌生津。蓦然,我想起那棵1直不开花的苹果树,便请教那位热情的果农,是否他也遇见过不开花的苹果树,他说当然碰到过,碰到了,就砍掉,倒出位置给开花的苹果树……
  
  我能够理解果农如此干脆利索的选择。在我家菜园子里的那棵苹果树,是幸运的,虽然我曾期待过它开花,但我很少抱怨它的不开花,还渐渐地理解了它,1点点地欣赏它了。
  
  与1位教哲学的老教授聊天时,我又提到了那棵不曾开花的苹果树,老教授感慨:那真是1棵有性格的苹果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成就,就那么不疾不徐地活1回,自由自在,根本不理会别人异样的眼光,只是坦然地活自己,这样的1生也是富足的。
  
  时光流转,见过种类繁多的开花的树,唯有那1株没有开花的苹果树,在我的心陌上深深地扎下了根,季季枝繁叶茂,在我出神的凝望与遐思中,那棵神奇的苹果树,竟开出1朵朵绚丽无比的意念之花,引我朝着生命的深处,1步步地执著走去。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