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兄疤弟

  自打周栋懂事起,他就知道自己肚皮上长着1条极为丑陋的疤瘌,从胸口1直到肚子。更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肚脐眼!于是,小伙伴们就给他起了个难听的外号——周2疤!
  
  周栋有个哥哥,叫周树。8岁那年夏天,周栋去河里洗澡,脱得光溜溜的,78个小伙伴们嘻嘻哈哈地围过来,挤眉弄眼地笑道:“周2疤,没肚脐,活像成精的蜈蚣要吃鸡——”
  
  那条疤跟筷子1样粗,还真像1条蜈蚣!周栋羞得哇哇大哭起来。这时,正背着背篓割猪草的周树听到弟弟的哭声,拿着镰刀大步跑来。小伙伴们仗着人多,继续嘲笑周栋。周树急了,1头撞倒那个叫得最欢的家伙,红着眼睛恶狠狠地说:“你要再敢欺负我弟弟,我也让你肚皮上长蜈蚣!”对方1见他手中的镰刀,小脸吓得煞白,1动也不敢动。其他几个也吓坏了,撒丫子就跑。
  
  “栋,别哭,哥今后不会再让他们欺负你。”周树边说边给周栋穿衣服。不想,周栋1把推开周树,哭着说:“你别管我!为什么你有肚脐眼,我没有?”周树愣了1下,随即1手掀开衣服,另1手举着镰刀头对准自己的肚脐眼:“哥把肚脐眼也挖掉,行不?”
  
  周树真的动了手,镰刀尖划破了他的肚皮!从此以后,村里再也没人敢嘲笑周栋。不过那天晚上,父亲狠狠打了周树1顿。周树1声不吭,1滴眼泪也没掉。
  
  十7岁那年,兄弟俩1起考上了高中。老爹为难了,家里穷,供不起两个孩子,再说还有地要种,得有1个留下跟着他种地。大哥周树先开口:“爹,让周栋上学吧,我下地干活。”
  
  “不中。你们是亲兄弟,手心手背都是肉。”父亲看看兄弟俩,下了决心,“周树,周栋,你俩谁也别说爹偏心,按老规矩来。”
  
  老规矩,兄弟俩都懂。以前,只要遇到难办的事,就用老规矩来解决。大哥周树看上去很紧张,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于是他进屋去取毛巾擦手,边走边说:“栋,你先抓吧。”周栋也有些紧张,手在袋子里搅了半天才抽出来,将黄豆铺在桌上,然后1粒1粒地数。数到最后,是双数!
  
  “爹,我是双!”周栋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抓黄豆,就是周家的老规矩。每人抓出的黄豆不能少于4十粒,抓到双数的上学,抓到单数的就留在家。周树没吱声,也抓出1把铺在桌上,数到最后,是单数!周栋长出1口气,单双已定,用不着再抓第2次了。面对这样的结果,周树什么也没说。怔了半晌,他才扭身扛着锄头出了门。出门的当儿,周栋分明听到他在嘀咕:“这是命,我认!”
  
  说实话,大哥周树的运气总是差那么1点点。有1年春节,看看兄弟俩身上的衣服都破了,母亲就用卖鸡蛋攒下的钱扯回几尺布料。母亲的意思是,今年给老大做,明年给老2做。谁知,周栋嘴巴1撅:“娘,还是老规矩,谁赢谁先穿!”周树想了想,也答应了。
  
  那次抓黄豆,真个叫扣人心弦。第1次抓,都是双;第2次抓,周栋抓的是单,当时心就悬了起来,可周树抓出来1查,竟然也是单!第3次,又是1样……兄弟俩较上了劲,1直抓了7把才分出输赢,崭新的衣裳穿在了周栋身上!那天半夜,周栋刚睡着,就听到屋里有动静。他迷迷糊糊地睁眼1看,见大哥周树正偷偷地试穿新衣裳呢!周栋躲在被窝里1个劲地偷着乐,要怪,你就怪自己运气不好吧!
  
  1转眼,兄弟俩都成了家。周栋的户口落到了城里,还娶了个城里姑娘。不久前,周栋突然接到周树的电话。周树在电话里犹犹豫豫地说:“栋,娘病了,爹让你回来1趟。”
  
  挂断电话,周栋风风火火地往家赶。到了家,他1下子就懵了。原来,1个月前母亲感觉到身体不舒服,就到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肝硬化中晚期!医生说必须尽快接受手术治疗,如果病情继续恶化,就会发展为肝癌!目前,最有效的治疗办法就是肝脏移植。
  
  父亲叹口气,看着周栋说:“你哥本不让我告诉你。可我觉得,你们是亲兄弟,这是大事,你们得商量着办。”
  
  周栋急急地问大哥:“那医院有肝源吗?”
  
  “医生说,如果是亲体移植,成功率能更高1些,而且费用也少。我跟爹说了,割我的,就1小块,不碍事。”周树说完,把周栋拉到1边,难为情地说,“不过哥有件事求你。你把你大侄子接到城里住几天,等我和娘做完手术,再把他接回来。你看行吗?”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