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世界

  引子:原来,只有母亲温暖的怀抱,才是我1生的企盼啊。而所有的叛逆与反抗,只是希望她能够多多关注我,喜欢我,并且,疼爱我。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世界。

  (1)
  至今仍然记得,与母亲大吵1次之后,自己躲在小小的厢房里,隐在1侧,听着母亲在外面焦急的大喊大叫,1个人急匆匆地向胡同深处走去的情景。
  那年,我7岁。
  正是十点的深夜。

  到现在也不明白,1个7岁的小女孩,怎么就那么狠心,听见母亲去而复返的脚步,焦虑得带着哭音的呼唤,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1动不动,也没有发出1点的声音。
  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任两行泪肆意的流淌。

  (2)
  有时候想,脾气太过相似的两个人,在1起,到底可不可以称得上是1种幸福。
  哪怕是血脉相连的骨肉至亲,母女。
  尤其,当她们的脾气同样火爆,同样不肯为了1点点小事退让低头的时候。
  即使,她们同样深爱着彼此。

  (3)
  小时候,母亲永远是我不可亲近的1个。
  也许是因了她对哥哥的偏疼,也许更是因为过于相似的暴躁。
  母女两个人,仿佛永远也不可能平平静静地说1句话,往往是几句话没完,便大吵了起来。谁也不肯退让1步。
  而争吵的结果,是数不清的皮肉之痛。
  1个母亲,以她母亲的权利,因女儿的桀傲不驯而不可扼抑的愤怒,将所有的伤心与痛苦借着手中的武器,愤愤地加于她女儿的身上。

  恶性循环的结果是日渐1日的疏远。

  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想过,也根本不知去想,为什么,1个母亲,会这样对待她的女儿。
  血脉相连,骨肉至亲,如何会到这样1个地步。
  而在这段历史中,作为1个女儿,尤其是1个任性妄为的女儿,我究竟应该负有怎样的责任?
  而只是固执而叛逆地反抗着。

  (4)
  和哥哥1样,出生的时候,我们都不足月。
  哥哥是6个月多1点,而我更惨,还差几天才6个月。

  母亲的血样极其特殊,她根本没有能力将1个孩子连续十个月地保护在肚子里。
  按正常来说,她的血脉,根本无法养住1个孩子。
  真不知道,3个孩子,她是冒着怎样的风险,以怎样的坚毅,生下来,并且,将我们兄妹两个,健健康康地养大。

  (5)
  也许因为哥哥是第1个孩子,母亲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会有这种事情存在,因此在哥哥出生的时候,母亲很是手忙脚乱了1阵。
  由于先天的严重不足,加上母亲最初的不善照顾,自小哥哥的身体便很虚弱。
  那个时代里,所有的资料都极度匮乏,母亲的身体还根本不适合去做1个母亲,哥哥自小便是那种极粗糙的大饼干泡白水做奶水,仅有的1点营养,是父亲早晨4点便去粮店排队而凭粮票抢购回来的1斤牛奶。
  因为这1点,母亲对哥哥,1直怀有极深的愧疚,与疼爱。

  直至今日,仍然记得幼时和哥哥伏在温暖的炕沿上,两个小脑袋凑在1起,看着父亲守在炉边,将铝制的饭盒放在旺火上煮的情景。牛奶烧得滚滚的,1点淡淡的牛奶油脂渐渐浮起汇聚,哥哥的眼睛便紧紧地盯在其上。
  火势极旺的炉子旁,父亲的额角,那1层密密的汗珠仍宛然眼前。
  那是我们1生中最幸福的1段日子。

  (6)
  我出生的时候,正是姊姊出生1年之后。
  而且也正是姊姊死后的那1年。
  姊姊的走,完全是个意外。
  而与先天的虚弱无关,尽管她也才6个多月。

  姊姊十3天的时候,邻居领着她幼小的不足3岁的女儿到我家里去探望母亲。母亲与女孩的母亲不远不近的扯1些闲话,而那个小女孩,就那个时候走到姊姊的旁边,与姊姊哇哇地交谈,不知所云。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