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地图

  家中客厅的墙上挂着两张地图,1张中国地图,1张世界地图。
  
  前些年,弟弟大学毕业后,签约了长春的公司。母亲问我长春离家有多远?我说:“大概有两千公里。”那时还没有开通高铁,从家里到省城两百多公里的路程,坐火车需要两个小时。母亲在心中盘算了1下,慨叹道:“那不是要坐1天1夜的火车呀。”没过几天,客厅的墙上就挂了1张中国地图。
  
  弟弟是个理工男,情商不高疏于表达,再加上工作很忙时常加班,1年到头给家里打电话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母亲戴着老花镜在地图前端详,上下左右逡巡着,我指了指长春的位置,母亲像寻得宝贝似的说:“快,拿支笔来。”我递给母亲1支蓝色的记号笔,只见母亲踮起脚伸长胳膊在长春两个小字上涂了1个大圆点,然后心满意足地说:“这下清楚多了。”每晚7点半,母亲也会准点看天气预报,天气降温了,母亲会打电话叮嘱他要及时加衣服;下雨了,会提醒他上班时记得带伞。
  
  这些年,弟弟工作时常调动,地图上便多了1些蓝色的标记。晚饭后,母亲常常饶有兴趣地看着地图说:“这是5年前,你弟弟在北京上班,时间不长,半年后又调回去了;这是3年前,他在武汉工作,武汉好啊,工作1年就找到媳妇结婚了;这是1年前又調到了深圳,深圳冬天暖和,不像长春天寒地冻的。”母亲151十如数家珍,说到高兴事眉飞色舞笑开了花,说到忧虑的事表情黯然透着担心。我很惊讶,没想到这些年弟弟工作的每个城市、停留的时间、发生的事情,都深深印在母亲的心里。
  
  前年,我申请了调换岗位,经常需要出差带团。于是,家里又多了1张世界地图。每次出差前,母亲都让我在地图上指给她看我要去的地方,然后拿支红笔在上面涂上1个大圆点,用笔比画着家与出差地的距离,口中喃喃自语:“哎哟,那么远啊,比你弟弟上班的地方远多了!”我笑着说:“不远,坐飞机几个小时就到了。”那年夏天,正是暑假旅游旺季,我带团在泰国,晚上接到母亲的电话,1接通就听到母亲严厉急切的吼声:“你怎么1直不接电话,我担心死了,生怕你们在船上啊。”我告诉母亲我很安全,因为普吉岛发生翻船事故,我1直在和公司还有游客沟通改变行程的事宜,手机占线打不进来。和母亲通完电话,我翻看通话记录,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可以想象母亲从知道消息后,1直打不通电话时的焦急心情,我顿时心中1酸,眼睛就湿润了。
  
  这些年,家里地图上的标记越来越多,蓝色是弟弟的,红色是我的。它们交织成1条条无形的线,1头牵着我和弟弟,1头系在母亲心里。我和弟弟早已成家立室,而母亲依然如此。职业旅行家小鹏在《背包十年》里写道:“我知道,在妈妈心中1定有1张世界地图。那地图上没有国家,没有城市,只有我走过的每1步。我也知道,我的每1步都踏着她的担心。”
  
  我时常想,在母亲的心里1定也有1张地图,那地图上有我和弟弟走过的每1步,我们在哪里,母亲的心就在哪里!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