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没有“朋友圈”

  儿时,我特羡慕玩伴们,他们的母亲,个个能说会道,善于交际,方圆4周,都有着极好的人缘,家中也因此常来客人,每每必杀鸡割肉,桌上好菜鲜汤不断,而我们家则日日素菜上桌。
  
  与她们相比,我的母亲,不善言辞,更不善与人交往,她极少去村镇上串门,也无人来我家,母亲既没“朋友圈”,更无好的人缘。
  
  母亲,整日像个“独行侠”,穿梭于田间、地头、山边、溪旁……风雨不改!回到家中,又围着灶台、猪圈、鸡笼、柴垛转,脚步匆忙。晚上还会独自在灯下做着针线活,日复1日。
  
  待到农闲时,别的妇女都闲坐下来娱乐:打打牌,嗑嗑瓜子,唠唠家常,1则增进彼此间的友谊情感,2则将劳累已久的身心彻底放空,唯独母亲不肯加入其中——她要去窑厂贩运陶罐,将柴火挑到镇上换钱,开焐坊出售雏鸡,熬糖稀卖……她忙得甚至连娘家都极少回。说起母亲,外人都觉得她不搭理人,很孤僻。
  
  “您看谁谁,整天就到处闲逛,结交朋友,你呢?”有时,我也会抱怨母亲。她则平静地回应:“我没她们闲呀,等把你拉扯大了,我再去结交朋友啊!”
  
  母亲就这样1个人忙碌着,直到我们被拉扯大了。
  
  我们大了,可母亲也老了,我将她接到城里,和我住同1个小区里,每个周末我们都相聚。
  
  我怕母亲平日里孤独寂寞,交代她在小区里要多结交朋友,尤其是同1栋楼的邻居,以后遇到事也好有人帮助。
  
  可母亲依然是个“独行侠”。拾荒,捡垃圾,成了她每日的新工作,她去车库里,楼下垃圾桶旁,甚至各个楼层,捡拾废品。小区里还有其他几个捡废品的老人,母亲每天要跟他们进行“暗战”,斗智斗勇,有时赢,拔了头筹,有时晚了1步,被人捷足先登。她将大堆的废品放在楼道里,常遭住户们的白眼,让人生恨,母亲在城里,不但没交到朋友,反而结了“敌人”。
  
  捡回来的废品,母亲将其分类,再用婴儿车推到不同的废品收购站去卖。起初,我反对她去捡卖废品,说:“您不能待在废品的世界里,要多與人交流,小区里有打牌、跳广场舞的,你也加入他们的‘朋友圈’,跟他们交朋友啊。”
  
  母亲却说:“我都70多岁了,年轻时没交朋友,老了,也不想交了。再说,谁又愿意跟我这个乡下老太太做朋友呢?”
  
  我说:“多交朋友,能防止老年痴呆,延年益寿。”母亲沉默了1会儿,说:“如果我得痴呆了,就把我送回乡下吧,在老家,我走不丢。”
  
  我愣了,1时不知如何回应,觉察到气氛有些尴尬,母亲又说:“我在这边也是有朋友的,你看我手机里都存着他们的号码——收衣服的,收纸盒的,还有收废铁的……”母亲戴上老花眼镜,拿着她的老人手机,1个个翻给我看。
  
  我鼻子1酸,突然心疼起母亲来,父亲很早便过世,是她带着孩子们,从那些艰苦的日子里走来。作为寡母的她,每天忙于挣钱供养孩子,还要让他们能读书上学,以至于我们兄妹3个都读了大学,在当时全镇都是少有的,儿时的我们,虽未吃到好的,喝到鲜的,但却得到了知识的最好灌溉。
  
  记得母亲曾跟我说过,她也想结交朋友,将外人请进自己的生活中,可结交朋友,讲究礼尚往来,是需付出时间、精力和金钱的,这些她都不富足,于是只好放弃,将自己“孤立”起来,暗自消化掉外界对她不公的评价,1头扎进忙碌中,将肩上无人可分担的担子,左肩换右肩。
  
  想到母亲这1生,都在为儿女们忍苦耐劳,负重而行,不惜放弃了交友和休闲,我有些难过,但转念1想,母亲其实也有“朋友圈”,乡下的山野田地、农作物、鸡鸭、陶罐、柴火、雏鸡;城里的废品、旧物……不都是她主动结交和深交的朋友吗?她的内心从未真正孤独过,同时我也突然悟到,其实,母亲现在最好的朋友应该是孩子,是离她最近的我啊!该是我好好爱她的时候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