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劫

  欢乐河钓鱼场,疤痕在钓鱼。疤痕是黑社会老大,瘦得1把骨头,蹲在河边,远看像1堆破烂的渔网。77把吕地带到他跟前,小声说了几句,退了下去,只剩吕地1个人站在他身后。   这是第1课,每1个被绑架来的人都要到这里上第1课。   昨天吕地去郊外游玩,为追—只野兔而落单,落单后又迷路,迷路后又遇人相救,救他的人,就是这伙绑架他的人。那只兔子也在这伙人手中,吕地看到,那原来是1只惟妙惟肖的电动兔。   疤痕没有理吕地,他1声没吭,俨然跟前没人1样,他似乎不会呼吸,从背影看不出喘气的迹象。他安静地盯着鱼饵,鱼饵处水域极静,没有波痕,仿佛十年8年都不会有鱼出现。   吕地仔细观察这个人,骨瘦如柴,驼背,个子不高,穿着敞着怀的运动装,有袅袅的雾气从衣服里飘出来,1半飘到河上,1半飘到吕地的跟前,好像告诉他,别急,等着他说话。可是1个小时过去了,吕地也没听到他说1句话。   吕地沉不住气了,闷声闷气地吐出,我想回家。   这句话是个由头,好像打开了1个瓶塞,疤痕听后才动了动身体,把渔竿从水里拉出来,钓到1条1寸长的小鱼,把鱼饵重新放上,1用力甩在水里,才慢悠悠地说,来这里的人谁不想回家,可是谁也别想回家。   疤痕的声音非常好听,沉稳,磁性,和电影里配音演员的声音1样。   吕地的身体陡然生起1股凉气,似1块飞来的石头将他的心砸个正着,剧烈的疼痛河水1样涌来。疤痕继续他的磁性声音,这里有什么不好,来这里的人都能步入世上最美的天堂。吕地这1次没觉得他的声音好听,相反充满了恐怖与狰狞,让他想对着天空大哭1场。   疤痕觉出吕地的惶恐,他换了话题,他问吕地,动物中你喜欢什么?   提这样的问题疤痕是轻松的,是1个长者的姿态,但是吕地也还是没有心思回答他的话,吕地在想怎么能回家,怎么能回到学校,怎么能参加中考。疤痕不像吕地这么想,疤痕在等着他回答,他沉静地等着,好像如果吕地不回答,就得永远站在那儿。   吕地看出苗头,他咽了口唾沫,清清发涩的嗓子,不得不回答了自己的想法,他说,我喜欢狼。他的话让疤痕1惊,他回了1下头,仅这1下回头,吕地看到,他有1张狼1样的脸,狼1样的眼睛,凶狠异常。   疤痕问吕地,你喜欢它什么?吕地说,机智、勇敢和舍弃弱小以求生存的态度。吕地的回答,疤痕很是满意,他的眼前出现1条雪青色的狼,后腿被铁夹几乎夹断,不能逃生,狼就狠狠地将其咬断,落荒而逃。由此他觉得他绑架吕地,是正确的,他有决心把他打造成特殊的人。   疤痕继续钓鱼,他又恢复了沉静,如果不是他身上有雾气吐出,没人会想到他是活人,叫他雕塑比较贴切。   他的沉默让吕地觉得他不会再对自己开口了,但是出乎预料,疤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极其果断与强硬,他说,可我不喜欢狼,我喜欢鹰。吕地弄不懂他为什么喜欢鹰,疤痕给了他答案。鹰能翱翔千里,又有—双慧眼,能把浩渺的天空1眼看穿,它不但是地上的卫士,还是天上的霸主,1生能活7十岁,仅次于人。   关于鹰吕地以前听人说过,但仅局限听说,没有探究。   吕地想了想说,鹰除非不飞,如飞从不在地面上起飞,不管它怎样爬不动,它都要爬上山顶,在山顶高飞。吕地的用意是想告诉疤痕,你绑架我就不太像鹰的品性。但他终归没敢去扣主题。   吕地的话让疤痕有了触动,不过表面没什么变化,他还在1心1意地等鱼,秋日里鱼都躲进了深水,没有几条失控的鱼会贸然回到浅水,而疤痕就是在等这浅水之鱼。   鱼不来,疤痕的话来了。疤痕说,鹰能活7十岁不假,可是它活到4十岁时就老得不行了,喙也没有力气,脚趾抓不住猎物,羽毛也破败不堪。可它又不想完结,就飞到悬崖上去筑窝,在那里它要待上1百5十天,这1百5十天对它来说是炼狱,它要在悬崖上把喙1下1下敲掉,然后等它长出新的来。喙长出后,它要用新喙把脚趾1根根拔掉,再等新脚趾长出来,等新脚趾长出来后,它还要把它凌乱的羽毛1根根拔掉,让新羽毛再1根根长出来。这样1个痛苦的过程,鹰才能活好它的后3十年,才能重新做天空的霸主和地上的卫士。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