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我是谁?1年来我1直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我始终没有找到答案,因为像我这样的人我的身边到处都是。   2006年5月20日,这1天是我第1次主动介入人生命运的1天。我搭乘姐姐珍妮的车子去她家时,我们的话题从我的学业转到了我即将到来的暑期生活。在暑期,我打算和朋友们玩玩电脑打打球,还要和家人1起度假,当然也会像别的18岁的少年1样在家门口闲逛。   然而,珍妮没有把我当成“别的18岁的少年”。她让我重新思考“我究竟是谁”这个问题。她首先和我讨论了我的爱好和潜力,然后提到了1个我从7岁起就与表哥迈克尔1起参加的志愿者组织。这个组织是为“奥德赛冒险跑”做服务工作。“奥德赛冒险跑”是1项非常艰苦的运动,包括各种极端的项目,如攀岩、泅水、山地骑车、定向识途、越野跑等。   而我从来只能以服务者的身份出现,对于参加比赛却从来不敢尝试。   珍妮听后笑了,她告诉我有1个“奥德赛1天”的比赛将在7月份举行。这个比赛是针对“奥德赛冒险跑”的初学者的,要在24小时内走完80英里。而这对1般人来说也是1种极限的挑战。我当时极其犹豫,我怀疑自己的能力,像我这样总是与电脑网络为伴的“非运动型”女孩真的可以通过这样的挑战吗?我不确定。而珍妮却似乎信心十足,她说她1定可以帮我知道“我是谁”。   最终,我参加了比赛。接着的两个月就是各种艰苦的训练。在我们训练期间,珍妮做了1些有关“奥德赛1天”赛的研究。她发现,如果我完成了这项竞赛,我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完成这项竞赛的女选手。珍妮把她的发现告诉了我,也告诉给我认识的所有人。   2006年7月22日比赛即将开始。比赛从下午1时开始,次日下午1时结束。两公里的越野跑我完成得还不错,接着是穿越21至25英里的混合地形。   这段路程中我1直在问:“结束了吗?”但是总是没有。泅水的前6英里进行得还算顺利,但后3英里遭遇到倾盆大雨。泅水结束后,我浑身潮湿,不住颤抖,而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们还要继续进行定向识途项目。时间1小时又1小时地过去,我经历了恐惧、焦虑和挫折,才终于到达攀岩地点。我的最后1个项目是山地骑车,我在光秃秃的山区骑了1段路后,竟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位置了!4周是陌生的茫茫1片。当时我想:“人生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在这样的险峻之地,时而心惊肉跳地下坡,时而要应付崎岖的地形,尤其是布满小石块的地形,控制自行车和刹车都很困难,我浑身上下已经酸痛无比……   终于,离目的地只有10英里了,但是我已经累得快要死了,双脚发软,全身无力,只有亢奋的大脑还在提醒我,到达终点线,我就能获得胜利,赢得称号,找到自我。当我到达终点的那1刻,我终于了解,其实我可以做1个愿意为某个目标比别人多付出努力的年轻人。而我就是这样的1个人。   你可能会问:“参加1次比赛真的能够对我的人生有很大的改变吗?”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会回答你,是的,因为在这样特别的1个夏天,在这样1次极限挑战之后,我终于知道我是谁了。我的名字叫劳拉·费尔普斯,世界上最年轻的完成了“奥德赛1天”冒险跑的女选手!   我想告诉你,当你在努力抵达目标后,你就会清楚你自己到底是谁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