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服你1个

  关涛是名年轻的纪检干部,最近被单位选派到桃花村担任第1书记。这天是进村入驻的第1天,吃罢早饭,他便开车直奔山清水秀的桃花村。
  
  村主任牛德胜早在村委会候着了,见关涛到来,便快步迎了上去。两人寒暄1番,牛德胜忽然变了表情,愁眉苦脸道:“再好的村子,也会有那么1两个刺头,我们村也不例外。”他又“哼”了1声:“这回县里来人了,看这个牛2还敢不敢嘚瑟!”
  
  听了这话,关涛明白,牛德胜是想把这个叫牛2的“刺头”甩给自己。不过,他早就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所以当天下午,关涛就喊上牛德胜去了牛2家里。
  
  听牛德胜介绍,牛2原本挺勤快的,自从2十年前老婆因病走后,他性情大变,处处跟村里对着干。
  
  那次,村委想通直村里的中心大街,路修到牛2家門口时却搁置了,原因是修路得占用他家1米的院落,村里找他谈补偿,他却1口拒绝,怎么劝都不松口。没办法,路总得修完啊,所以他家门口的中心大街就比别的地方窄了1米。为此,牛德胜没少挨镇里的批,说他不会做群众工作。
  
  牛德胜越说越来气,不觉又提到了1件事。前段时间,村里美化中心大街,在牛2家的院墙上刷了些宣传标语。孰知标语前脚写上,后脚就被牛2铲掉了,村里找他理论时,他竟大言不惭地说:“我的院墙我做主!”
  
  说话间,两人来到牛2家门前。牛德胜气冲冲地用脚踢门,大声喊道:“牛2,快开门,县上的关书记来看你了!”
  
  大约过了56分钟,从门缝里伸出1个邋里邋遢的脑袋,牛德胜没好气地训斥道:“整天把门关这么严干吗?家里藏金还是藏银了?”
  
  牛2白了牛德胜1眼,没搭理他,却把眼神扫向关涛。关涛赶紧把手伸向牛2,自我介绍道:“你好,牛叔,我叫关涛,是组织上派到咱村的第1书记,你可以叫我小关。”
  
  牛2大概没料到关涛会主动跟他握手,愣在那儿半天没反应。牛德胜生气道:“这么大年纪了,咋不懂礼节?人家关书记亲自跟你握手呢!”
  
  这么1提醒,牛2才茫然失措地伸出了手。关涛趁机推开门,与牛2手拉手走进了院子,倒让跟在身后的牛德胜看得目瞪口呆:这十几年来,他还从没叫开过牛2的家门呢!
  
  从牛2家出来,关涛就和牛德胜回了村委。刚进办公室,屁股还没沾到椅子,牛2居然也跟来了,1进门也不说话,只是倚着门框蹲在地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关涛笑着问:“牛叔,你有什么事?进屋说吧。”
  
  牛2斜睨1眼牛德胜,若无其事地说:“没事,你们忙,我抽会儿烟就走。”
  
  牛德胜看不惯牛2的嚣张样,气愤地说:“牛2,你犯哪根神经了,抽烟还挑地方,你不知道我和关书记都不抽烟吗……呛死啦!”说着他就要上前撵人。
  
  关涛制止道:“牛主任,让他抽吧,不要紧,以前在单位办案时没少挨同事的呛,何况牛叔还是在门口。”
  
  牛德胜不甘心,嘴里不停地絮叨,关涛却自顾自地跟他讨论起了工作。大约过了2十多分钟,牛2兀自站起身,用力咳了两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见牛2走远了,牛德胜朝关涛竖起了大拇指:“关书记,还是你有办法,对付这种难缠的人,就得冷处理!这招是不是也常用在你们办案中?”
  
  关涛哭笑不得:“牛主任,这都哪跟哪呀!”
  
  1个月后的1天,关涛忙完手头的活,刚回办公室,牛德胜就火急火燎地闯了进来,结结巴巴地说:“牛、牛2,他主动把院墙拆了,正在垒墙呢!”
  
  关涛心中大喜,这可是化解矛盾的关键1步,于是他从抽屉里拿出1包从家里带过来的茶叶,冲牛德胜大声喊道:“那还磨蹭啥,去帮忙垒墙呀!”说罢他率先冲出了办公室。
  
  来到牛2家,关涛2话不说,脱掉上衣就要上前帮忙,牛德胜却阴着脸说:“关书记,农村的活你不行,还是打个下手,给大家端个茶、倒个水吧。”
  
  关涛愣了愣,随即应了1声,把自己带来的茶叶泡上,分别给干活的人端了1杯。当关涛把茶递给牛2时,牛2冒出1句话:“关书记,我服了,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
  
  关涛疑惑道:“牛叔,你服我什么?”牛2红着脸说:“就凭你把咱老百姓当朋友!不然打死我也不会把墙拆了。”说着他挑衅似的瞪了牛德胜1眼。
  
  牛德胜这时正准备垒墙,1听这话怒道:“怎么,我主动给你帮忙,你还不把我当朋友?”
  
  关涛朝牛德胜挤了挤眼,又担心牛2再说难听的话刺激牛德胜,便把牛2拉到1边说:“牛叔,干了半天,让大伙也歇会儿,咱爷俩唠唠嗑去。”
  
  两人走出了院子,沿着中心大街朝前走去。望着清洁干净的村内环境,关涛感慨地说:“牛叔,农村现在的变化真是大,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要是每个人都参与到咱们的乡村振兴中,何愁日子超不过城里人呢?”
  
  听了这话,牛2眼睛红了:“关书记,要是你不来咱村里,我还真不会拆这墙,我……”他讲起了1段往事。
  
  那年,牛2的老婆半夜得了急性阑尾炎。村子距离县城远,山路崎岖不平,不说救护车根本开不进来,当时村里连部电话也没有,只有牛德胜家有台拖拉机,牛2只好连滚带爬地跑到他家敲门。牛德胜本来就看不惯牛2,磨蹭着不肯起床开门。牛2被逼得没法,跳进他家的院子去叫门,结果门是叫开了,自己却被牛德胜的狗咬了1口。等把老婆送到县城医院,老婆阑尾穿孔走了,牛2还打了45针狂犬疫苗。打那以后,牛2心中就种下了怨恨,他认为老婆的死,都得怪牛德胜。
  
  听到这儿,关涛不由得唏嘘起来:“牛叔啊,都怪那时穷啊,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要是今天,婶也不会出事。”牛2揉了揉眼睛,叹了口气说:“我也知道是这个理,不过心里憋屈着,所以不买牛德胜的账,因为他心里没有老百姓,而你不同……”
  
  关涛不好意思地说:“牛叔,我来村里时间不长,也没做出啥成绩呢……”“那不同。”牛2固执地说,“关书记,你知道那天我为啥跟你们到办公室吗?我就是要看看你跟我握了手,回去洗不洗手,如果立马就洗,说明你看不起我这个农村人,怕脏!可你没有。”
  
  关涛顿时愣了,好半晌才说:“这……牛叔,光凭这个你就说我是个好干部,是不是……”
  
  牛2笑了:“这1个月来你的表现,不仅是我,大伙也都在看着呢,心里跟明镜似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过了1个月才拆院墙?”
  
  关涛释然1笑,忽然紧紧握住了牛2的手,久久不愿放开……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