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区凶蚊

  那年夏天,阿曼达决定和男朋友雷姆1起去徒步探险,目的地是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的山区。雷姆查阅了安克雷奇地区的资料之后,忧心忡忡地对阿曼达说:“亲爱的,要不我们过几个月再去吧?”
  
  阿曼达瞪大了眼睛,说:“阿拉斯加可是美国的最北部,再过几个月就冷了!”
  
  雷姆摇了摇头,说:“安克雷奇到了夏天就会蚊子成灾,听说那里的蚊子有癞蛤蟆那么大,1团蚊子扑上来,可以很快把人叮晕,这在野外可不是闹着玩的。”
  
  阿曼达毫不在乎地耸耸肩:“雷姆,你怎么变得这么胆小了?”
  
  雷姆拗不过阿曼达,只好打点行装准备出发。他们搭车进入安克雷奇地区之后,徒步探险的旅程正式开始了。刚刚进山不久,就突然下起了暴雨,两人套上雨衣,好不容易才到达了预定的宿营地。那是山谷中1个平坦的角落,靠近山溪,溪上还有1座小桥。阿曼达整理行李,雷姆则快速地搭起帐篷,还架起篝火准备煮晚餐。
  
  在天黑之前,饥肠辘辘的两个人总算吃上了热乎乎的意大利面和奶酪。看着跳跃在晚霞中的火苗,阿曼达得意地说:“雷姆,要不是我坚持,我们就不会坐在温暖的篝火前露营吃晚餐了。这是勇士才能享受的快乐!”雷姆端起手中的咖啡,说道:“好吧,为我的勇士干杯!”
  
  吃饱喝足,雷姆熄掉篝火,两人便进了帐篷,拉好拉链,钻进各自的睡袋,不1会儿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阿曼达被1阵急促尖利的抓扯声吵醒了,“嚓嚓嚓,嚓嚓嚓”,感觉帐篷似乎都在微微摇晃,好像有什么动物想用爪子抓破帐篷要进来。阿曼达害怕起来,是不是黑熊啊?听说阿拉斯加的黑熊能把人活活撕成两半。
  
  阿曼达赶紧摇醒雷姆。
  
  “怎么啦?”雷姆迷迷糊糊地问道。
  
  阿曼达小声说:“你听!是不是有黑熊?”
  
  雷姆用肘部支起半个身体,听了听,满不在乎地说:“应该是蚊子吧,不是说有癞蛤蟆那么大嘛,所以动静大。”说完,他倒下又睡着了。
  
  阿曼达根本就不相信能有癞蛤蟆那么大的蚊子,而且动静那么大,帐篷都像要被抓破了,怎么可能是蚊子?看着呼呼大睡的雷姆,阿曼达把雷姆的步枪拿过来放在手边,这才重新躺下。帐篷依然在摇晃,“嚓嚓嚓”的声响依然在继续,阿曼达睡不着,在黑暗中煎熬。
  
  终于,帐篷外面的动静渐渐平息了,夏日的晨曦1点1点挣破黑暗,慢慢透进帐篷。
  
  阿曼达小心翼翼地把帐篷的拉链拉开1点点,向外面观察。只见帐篷外1大团1大团的黑影,正成群结队地向远处飘移。
  
  居然真是蚊子!等到天光大亮,阿曼达出来1看,帐篷外壁已有被抓出来的皱痕,接缝处还有几处线头随风摇晃。阿曼达不由得倒吸1口凉气。雷姆也起来了,听了阿曼达的描述,他说:“跟你说是蚊子吧!安克雷奇的蚊子很厉害。”
  
  洗漱完毕,吃完早餐,阿曼达准备收帐篷。可她刚拔起1根地钉,整个帐篷抖了1下,“嗡”的1声飞出了好多蚊子。雷姆见状叫道:“是躲在缝隙里的蚊子!快进帐篷换衣服,喷防蚊水!”
  
  阿曼达穿好长衫长裤长靴,在裸露的脸上手上涂了驱蚊药水,1只手捏紧领口,1只手拉开帐篷门帘的拉链,“嗖”地钻了出来,赶紧回身拉上门链。刹那间,蚊群“轰”地围了过来,天空似乎黑了1片。
  
  空气闻着有点潮湿,带着些许甜味,清晨柔和的阳光斜照着不远处的森林,呈现出淡淡的紫色。1时间,阿曼达有点忘乎所以,深吸1口清新的空气。结果1只莽撞的蚊子像飞机掠过,“唰”地飞进她的嘴巴,被舌头粘住,扑腾几下不动了。
  
  阿曼达连忙“呸呸呸”往外吐,那蚊子真够大的,黑乎乎的非常恶心。阿曼达想去小溪附近看看,蚊群追着她乱撞,她的背部胸部甚至感觉有撞击的冲力;1些小蚊子在她的领口处窥探,想伺机钻入;1些大蚊子凶狠地扑来,想强行蜇眼皮、鼻子和脸颊,可驱蚊药水的气味阻挡了它们。贪婪而想嗜血的蚊子又舍不得离开,便1直在阿曼达的脸4周盘旋。
  
  阿曼达折身回来,看到雷姆在篝火灰烬附近蹲着,不知在做什么。可当她挥手驱赶了1下眼前的蚊群时,她才猛地发现,那根本不是雷姆,是1头黑熊!黑熊在篝火灰堆附近嗅来嗅去,离阿曼达不过十56米。这是阿曼达第1次在野外见到熊,它浑身黑乎乎的,邋里邋遢,就像1块腐烂了的汉堡包,还飘散出1股浓烈的怪味。阿曼达吓呆了,1直捏着领口的手也不经意间松开来,几只小蚊子趁机钻进去大肆饕餮。
  
  被蚊子咬得又痛又痒,阿曼达没忍住叫了1声,引起了黑熊的注意。黑熊直愣愣地看着阿曼达,眼露凶光,1步1步走了过来。
  
  阿曼达吓得呆若木鸡,甚至想叫雷姆都发不出声音,双腿也像生了根似的,动弹不得。蚊子却丝毫不松口,领口附近的痛痒袭来,阿曼达本能地抓紧领口,又1次挥手驱赶面前的蚊群。
  
  黑熊已经1步1步靠近,就在阿曼达绝望时,奇迹发生了:也许是黑熊身上散发出了浓烈的气味,1直围绕阿曼达的蚊群居然成群结队地扑向了黑熊。猛地被蚊群包围的黑熊停住了脚步,挥动起两个前爪,驱赶着蚊群。可蚊群被打散了又马上聚成1团,不停地向黑熊发起攻击。尽管黑熊不停地驱赶蚊群,还是被蚊群叮咬了鼻子等部位,发出了阵阵哀嚎。
  
  阿曼达此时也终于反应过来,大步向帐篷跑去。这时雷姆也听到了动静,拿着步枪谨慎地蹲在帐篷口观察。他见到阿曼达跑来,连忙1把将她拉了进去。
  
  帐篷外,那只熊仍然在和蚊群搏斗,它连滚带爬地向小溪跑去,想跳进溪水里躲避蚊群的疯狂叮咬。黑熊在水里挣扎了1番之后,它又1次狠狠地看了帐篷1眼,忽然仰天怒吼1声,跳出了小溪,向森林深处奔去。
  
  阿曼达和雷姆躲在帐篷里,目睹了这1切,两个人都惊呆了。
  
  1直到确认安全了,雷姆再次到外面察看情况,他回到帐篷里说:“阿曼达,也许你是对的,昨天晚上,真的是这只黑熊。”雷姆分析:“帐篷的抓痕明显是大型猛兽抓的,昨天夜里,那头黑熊显然嗅到了生人味,在帐篷外面觊觎了很久,只是夜晚那些饥饿的蚊群会轰叫着将每1个遇到的动物团团围住,疯狂地扑将上去,拼命地用尖嘴深扎,它才1直无法得手。天亮后它看到我们走出帐篷,肯定高兴万分,只是它也没想到,还有1大群藏在缝隙里的蚊子,又1次团团围住了它。”
  
  阿曼达睁大了眼睛:“我的天啊,难道说,是这些穷凶极恶的吸血鬼救了我?”
  
  雷姆耸了耸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如此。”
  
  脱离险境的两个人不敢继续徒步了,他们连忙收拾行李,搭车回到了城市。到了酒店住下后,雷姆从上到下数阿曼达身上被蚊子叮咬的疙瘩,居然1共有1百2十3个,大的如蠶豆,小的也像火柴头。这些疙瘩又痛又痒,阿曼达1边涂药1边大呼小叫。
  
  雷姆在1旁双手抱肩,笑着说:“这可是救命蚊子送给勇士的礼物哦!”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