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笑到最后

   叶梓琪要求我站在她的肩上。我心里虽然抵触她,处处与她作对,却还没到非置她于死地不可的程度。我这么重,她如何承受得了?

  1

  叶梓琪被任命为班长的那1刻,我就对她产生了极其严重的抵触情绪。我实在不明白班主任的想法,即便是开学的第1天,也不能这样草草选定1班之长。

  我承认,叶梓琪的中考成绩的确很好。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学习成绩好的就1定品质良好,有管理能力吗?

  当选的第2天,叶梓琪不顾大家反对,毅然执行了晨习英语的政策。对于我这1类“3晚族”(晚睡,晚起,晚到)来说,是1个巨大的挑战。我叫苦连天,暗骂这是强权政治,1定要坚决反抗。

  连续1周我都没有参与晨习英语的活动。周围同学见面就夸我够英勇,敢和邪恶势力作斗争。我大笑,觉得真给咱们男同胞长了脸。

  刚进教室坐定,叶梓琪就主动上来找我了。她严厉地问我:“你为何不来参加班上的晨习活动?”我懒洋洋地道:“我每天晚上都忙到好晚,实在不好意思,起不来。况且,这学校规定,早上8点半上课,你非得让我们提前1小时来,你以为你是宪法啊?”

  在旁人的哄笑中,叶梓琪尴尬地走开了。我以为,这样我就可以脱离晨习的魔掌了。却不知,她竟然把这个活动方案报告了班主任,大获赞喜的同时还不忘盛情地邀请他抽空指导指导。

  我气不打1处来,这不明摆着是针对我吗?

  没办法,我不得不忍痛暂放1下我的偶像剧,开始习惯每天晚上早睡,迎接第2天无聊的晨习。

  第1次英语模拟考后,我被自己的成绩吓了1跳。在短短1个多月里,我的成绩猛地升了3十几分。我心里知道,这和叶梓琪的强权政策脱不了干系,可对她仍旧没有丝毫感激。

  2

  在我的无敌口才之下,“反动派”马上成立了。于是,从那天起,自习课上有了1帮人说说笑笑。叶梓琪过来的时候,他们就装傻,不作声。叶梓琪1走,他们接着就开始了。当然,谁都知道我是领头羊。

  叶梓琪又开始将她的强权政治蔓延,企图用精神分裂法来彻底粉碎我的组织。她提议,轮流班长制,每日1人,都得到锻炼的机会。并且,要在左前方的小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座右铭,或者是最喜欢的1句话,让大家都得以共同勉励。

  轮到我当班长的那天,我特意梳洗打扮,站在小黑板面前,工工整整地写下1句话——所有自以为是的人,都是无法笑到最后的人。

  我顺着走道大摇大摆地阔步下去,两旁的男同学们不停地向我招手。叶梓琪沉默不语,仿佛完全不知我写这句话的真正目的。

  雷打不改的“54”文艺比赛即将来临。班上投票选举参赛选手,我号召所有的“反动派”成员全都投票给叶梓琪,我真想看看,这个5音不全的小女生,如何应付这次比赛。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叶梓琪的票数竟和我的票数1样。最后决议,我与她1起准备比赛节目。我当场晕倒。与她合作?合作什么?她随便唱1首当红的流行歌曲都能让旁人分辨不出是何曲目,怎么准备节目?

  叶梓琪倒还挺会顺墙就爬,马上过来跟我说,所有的1切都任凭我安排。我想,反正趁这个机会也能好好治治她,便答应了。

  左思右想,比赛节目必须扬长避短,所以只能寄托于舞蹈了。

  我所编排的舞蹈里,有1个高难度动作,其中1个人必须踩于另1个人肩上,连翻两次跟头。这是1整个舞蹈里最危险,也是最具看点的地方。可以说,是否拿奖,就看这里发挥得如何了。

  叶梓琪要求我站在她的肩上。我心里虽然抵触她,处处与她作对,却还没到非置她于死地不可的程度。我这么重,她如何承受得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