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中石的“忠实”

  2020年11月5日,著名文化学者、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欧阳中石因病逝世,享年93岁。他1生师友众多,会的门类很多,不仅是当代最负盛名的书法家、画家、教育家、京剧艺术家,还有着极其深厚的处世智慧。
  
  1个电话见人品
  
  欧阳中石不像有些名家深藏不露,他与外界的距离最近,近到只隔1根电话线。当你拨通他办公室或家里的号码,只要他在,他1准会拿起话机,亲自接电话。相当多的名家,自个儿不接电话,而由秘书、助手、夫人代劳。有朋友曾建议他,不妨学学别人,自己少接电话,让其他人出面过滤筛选1下,否则,像这样整天门庭若市,您还有多少自己的空间和时间?欧阳中石说,电话铃连接的是缘,是缘就不能阻挡,众生1律平等,不能高看这个,怠慢那个。有1次,电话那头的人开口索要字,并且好硬的语气,说你不是“人民艺术家”吗,我就是“人民”,你得给我写!欧阳中石像面对淘气的学生,耐着性儿娓娓解释。在场的朋友插话说:“甭理他,把电话挂掉!”欧阳中石似乎没有听见,声音仍是那么柔和,说:“你来吧,需要什么我给你写。”
  
  1个“谎言”洒大爱
  
  欧阳中石年轻时拜师奚啸伯学习京剧,奚啸伯1向交友不吝,仗义疏财,到头来1分钱也没存,还经常向人借。欧阳中石既钦佩又着急,可深知老师的脾气不敢直说。于是,他想出个“曲线救国”的上策,从不说假话的欧阳中石编了个善意的“谎言”。1天,欧阳中石面露难色地对老师说:“老婆身体患病,而治病的钱又不够……”欧阳中石在奚啸伯心中的分量1向最重,爱徒有困难,老师岂能受得?奚啸伯2话不说,当即决定按月寄钱资助。而欧阳中石拿到钱后全都“送”到银行。几年之后,奚啸伯来北京办事,很快用光了盘缠,正在发愁,欧阳中石把1沓钱当面奉上。奚啸伯最讲师道,哪肯收徒弟的钱,并奇怪弟子哪来的这么多钱。急得欧阳中石脱口而出:“这是您的钱!”待说明原委,奚啸伯感动不已。
  
  1个举荐尽友善
  
  欧阳中石和诗人张同吾早年曾在1所师范学院同台执教。数年后,这所师范学院邀请他俩重访故园,其中1项活动是安排欧阳中石做讲座,他只简短讲了十来分钟,就话锋1转,将张同吾郑重推出,说:“张同吾是诗坛大家、名声遐迩,我诚邀他为大家讲演。”张同吾猝不及防,但内心备感温馨。讲座完毕,学校又请他俩题词,并装裱镶框挂在会客室正方。张同吾说:“欧阳兄,把我的字与你的放在1起,岂不是班门弄斧!”欧阳中石说:“各有千秋!”后来,欧阳中石推荐张同吾加入中国书协,他认真地写下推荐书:“同吾是我多年的书友、学友,尤其在书法上相互切磋,他有极高的理论见识,早该是我协会的老会员。中石特作保荐。”张同吾说:“欧阳先生总是尽力褒奖和鼓励别人,从不贬斥。他以夸饰笔法赞我,乃友情使然,令我十分感动。”
  
  1个表态显气量
  
  ?欧阳中石是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可见其书法造诣。然而,1些投机者利字当头,假冒他的大名炮制伪作,以售其奸,以攫暴利。有1次,欧阳中石的1位学生特地跑到北京潘家园书画市场调查,发现那里经营字画的,多半有老师的仿品,卖价高达几十万、上百万。学生将调查结果说给老师听,并建议老师找有关职能部门给以打假维权,可欧阳中石却看得很淡:“我表1下我的態吧,造假的不就为了赚俩钱吗?我无心也没时间与他们计较。我相信真的假不了,假的长不了。其实我还要谢谢他们,第1,本来应当我来做的事情,但我太忙了,人家找不到我,他们帮着做了。第2,替他们委屈,明明是他们写的,却署上我的名字,多冤枉!你看,到头来,便宜都让我1人占了!”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就是欧阳中石为人处世的方式。著名书画家启功评价他:“你叫中石,真是‘忠实’,为人非常忠厚,为人非常实在,所以有那么多忠实的朋友。”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