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小镇

  如果从空中,在1定的高度,以鸟的视角俯瞰下来,小镇就像1根长长的藤,藤两侧缀着长长短短形状并不规则的叶子。这藤,是小镇的中心路,我们1直叫作“商业街”,而叶子,就是那些高高低低的建筑物了。
  
  我小时候,曾跟着母亲来卖鸡蛋,那是我第1次与小镇认识。从我们村到小镇,大概有78里路吧,走着去的,母亲挎着篮子。蹲在街边,看着人们来来回回走过。吸引我的,是各式的鞋子,很多是皮鞋,好看,不像我们村里,大都是布鞋。
  
  母亲卖了鸡蛋后,领我到附近的店里买了个文具盒,出门时看到有卖糖葫芦的,便给我买了1支。我吃着糖葫芦时,想,以后我长大了,能来到镇上,住进其中1栋楼里,该有多好啊。
  
  这成了我的1个梦想。
  
  稍大点,我和伙伴们便经常来小镇了。1路笑着,闹着,追逐着跑来,但并不觉得累。小镇的繁华吸引着我们。我们常从自家母亲那里讨要了两毛3毛的钱,来小镇看电影。镇上有個电影院,是小镇最豪华的建筑。台阶高高的,每次我渐次而上时,每上1个台阶,就感觉与天空更近了1些。
  
  看电影,要买票。有时钱不够,便在门口与售票员磨。甚至会在售票员看不见时,偷偷在眼下抹上旁边水管滴下的水当泪珠,再转过身来惨兮兮地恳求。售票员心便软了,用曲起来的手指轻轻敲1下我们的额头,说,进去吧。
  
  电影院里总是满满当当的,没有坐票,就在边上站着。电影看得激动了,就欢呼1下子,惹得前面的人纷纷回头看我们。我们赶紧捂嘴噤声。电影放映完了,回去的路上,我们1边跑,1边大声讨论着电影里的情节,为某1个镜头的精彩与否,争论得脸红脖子粗。
  
  我们还来泡澡堂。比起电影院的高大上来,澡堂便有些灰扑扑的了。秋天渐冷时,澡堂便开始热闹起来。我们捏着1毛钱就能洗个澡。脱得光溜溜的,把自己融进那1团雾气里,总以为是进了电视剧《西游记》里面的祥云里。
  
  进澡堂时,蓬头垢面的,出来后,个个的小脸都红扑扑、白生生的了。
  
  再大1点,我考上了小镇的中学,同桌是小镇女孩,穿着洋气,说普通话,我听起来,很好听,就像常落在我家柿子树上的那只鸟唱歌那样。我中午不去食堂,只吃从家里带来的煎饼咸菜,她有时不回家吃饭,带饭来。她把她的饭盒和我的咸菜瓶子放在1起,让我吃她的菜。她的盒子里,常有肉。
  
  后来,我们考高中,分别去了两个学校,再无音信。我们是两个起点不同的射线,短暂邂逅,然后投向不同的方向。读大学时,我与同学组了个乐队,主打歌是1首《小镇姑娘》。
  
  如今回乡下,有时会去小镇逛1下。物不是,人亦非,1切恍然如梦。梦里的那个小镇,永远都是当年的样子。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