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过我们1生的那些烦恼

  学生小寒问我,是不是走出了校园,人就再也不会自卑,更不会胆怯什么,1切都是牛气冲天的模样,脸上的自信,掩饰不住,也阻挡不了?她还拿我举例,说: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样子,让我们觉得你就是1个可以主宰1切的女王,不要说什么无边的烦恼,它们根本见到你就是1副敬而远之的畏惧模样。
  
  我笑,问她是否看过池莉的《烦恼人生》,又是否理解这4个简单的字里,所包含纳括的全部的人生哲理。她摇头,而后又问,难道是说所有人的1生都会充满烦恼吗?如果这样,那我们所做的这些努力,包括花费十几年去讀书,而后为了寻找工作不断地考各式的证书,晋级,甚至是找1个前程与钱程俱备的男友,岂不是都成了无用功?反正都是要有烦恼的,不如放宽了心,等待它们11列队过来,慢慢折磨就是了。
  
  小寒而今的烦恼,用她自己的话说,是5彩斑斓,犹如1朵绽放的罂粟,看上去很美,殊不知里面是吸食后可以慢慢致死的毒药。她以为考入了大学,1切就可以像当初老师们说的那样,能够自由地恋爱,可以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再也不用担心考试的名次高低,父母也不会耳提面命地提醒她要为前程头悬梁椎刺骨。还有,和那些网友们,可以正大光明地畅聊到天亮。
  
  但是进来后才发现大学并不是想象中的天堂。这里照例有班主任,还多出了1个总爱板着面孔的辅导员。从周1到周5,跟白领1样,都有课程安排,即便是有1天可以无课,也不能够休息。宿舍里要评比,上课回答问题要计分,自己喜欢的那个男孩总是被1群大胆的女孩子团团围住,并毫不掩饰她们的痴爱,羞涩内敛的她,常常连靠近了闻点“草”香的机会都没有。那些无形有形的比拼,关于容貌关于老师的宠爱关于在学院里的发言权,更是激烈残酷。小寒本想做大学里与世无争的“居士”的,但发现这只是1个美好的幻想。她不想争抢的1切,周围的人却逼迫着她去争去抢。到最后,她突然对大学的生活,生出了胆怯与畏惧,不知道继续向前走,1直到进入了社会,是否都会如此惶恐不安。
  
  小寒说,老师您会畏惧什么呢?您已博士毕业,不会有再继续追求学历的痛苦。您还有了房子和让我们羡慕的老公,听说他天天为您下厨做饭,毫无怨言。或许过不了多久,您就能顺利评上教授,到时声名荣誉,纷至沓来,您就是站在光环里的,别人想夺都夺不去,全都是仰慕崇敬的目光。
  
  我想说些什么呢,关于我自己。告诉小寒,我正在装修房子,因为与装修公司出现了矛盾,因而停滞下来,我想象中的可以收纳我忧伤的居所,现在正在寒风里大张着嘴,像1个嗷嗷待哺的婴孩?或者告诉她,我雄心勃勃想要实现的那些理想,在现实面前,不只是软弱无力,而且有滑稽可笑的容颜?但这些在还是青葱明媚的小寒那里,又会得到多少共振与同情呢?她甚至在菜市场的拐角处,遇到喜欢的那个男老师,手里拿着1把芹菜的时候,心底生出了鄙夷与不屑,恨这样风华正茂的1个男人,被家庭的琐碎与庸常捆缚住而不能够逃脱。
  
  我最终逃避了这些问题,反问她的父母,她的亲朋,他们都是走入社会的人,是不是像她想象的那样,离开了校园,便拥有了某种可以正视这个世界的力量,会不会偷偷地哭泣,或者当众发火,再或有远比她更甚的恐惧与绝望?如果有,那么,她就能够明白,我们漫长的1生中,总是充满了形形色色的隐喻和暗喻,烦恼犹如繁盛的水草或者泥淖,你小心翼翼地避开它们,才能够让生命的舟楫,可以畅通无阻地行驶到想去的地方。
  
  小寒对这样的哲理,大约是半懂不懂,她的眼睛里依然1半迷茫,1半忧伤。我知道她真正需要的,不是我,亦不是某个知名的心理医生,而是可以医治那些曾经席卷过我们每1个人的不安的时间。也唯有时间,可以催熟枝头青涩的果实。还有,它们对于下落的恐慌。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