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滴水真能见太阳吗

  那次朋友请王安石吃饭,佳肴满桌,但王安石独对那盘鹿肉感兴趣,频频伸箸,几乎是1个人把它消灭干净了。

  朋友后来到王安石家做客,他与王安石的夫人聊起王公嗜好,说王公太偏食,只喜欢吃鹿肉,其他任何佳肴都不喜欢。王夫人问:“这盘鹿肉摆在哪1边?”那朋友说摆在王公那头,王夫人说:“那就是了,下次,你再请客,你把1盘芥菜放他面前,看他吃什么。

  王安石其实不偏食,只不过是哪1盘菜靠他最近,他就向哪1盘菜伸筷子,不管是鹿肉还是龙肉,也不管是荤菜还是素菜。

  如果以1次偏食,去判断王安石之爱好,准吗?

  宋仁宗也曾经这么判断过王安石,最后也错了。

  1天,宋仁宗突然说要请大家去钓鱼,满朝文武自然展颜开怀。

  在皇家后花园里,钓竿、鱼饵、座椅……1切都准备好了。宋仁宗带头示范,大家也就不再拘束,玩开了。

  王安石也随大流,跟大家来到现场,只是他有点另类,不知道是对逸豫亡身、忧劳兴国的圣人之训保持着警惕,还是万家忧乐装在心里放不下,他对宋仁宗特地安排的这次娱乐活动没1点兴趣,独自闷坐在那里,敛眉默神。

  王安石可能有嗑瓜子的习惯吧,他1手支颐,1手抓碟,把摆在碟子里的皇家玉豆1颗接1颗地往口里送,心不在焉,把满碟豆子吃完了。

  远处,有1双眼睛在瞄着,那是宋仁宗。群臣都夸王安石是能臣,宋仁宗听多了,他想起用王安石,于是将王安石从地方调来中央,安排在自己身边,察其言,观其行。也许在宋仁宗看来,工作时间往往难以看出大臣的性情,而在活动中看人,比在工作中看人更靠谱,所以他组织了这次垂钓活动。

  而这次,宋仁宗没有看上王安石。不是因为王安石好沉思不合群,而是那碟子里的豆子蒙住了宋仁宗的眼睛。宋仁宗看着王安石吃完这1碟豆子后,作出了1个几乎可以断绝其前程的判断:王安石是百分百的奸臣。

  碟子里的豆子,其实只是鱼饵。宋仁宗觉得,1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误吃1粒,可以理解;错嚼两粒3粒,也情有可原。但这么1碟鱼饵都被吃完了,这不是作秀吗?这不是故意装深沉吗?

  这次垂钓活动之后,宋仁宗把王安石晾了起来。王安石从地方带来的万言改革书,被宋仁宗高高挂起。

  宋仁宗看人的方式不对吗?我们都是这么看人的,3岁看老,1钱落职,相人1面定人生死,从1滴水里看太阳光辉……我们都自诩是识人大师,可以从1个细节识别他人之好坏忠奸。

  然则,世界上最复杂的,可能就是人了。人不是化学物品,用1剂试剂1测,就可以确定其性质;人不是物理物质,截其1面1瞧,就可以断定其形态。

  指望1眼把人看准,哪那么容易?多半会把人看扁了,把人的性情看反了。人生到了盖棺都难以论定,哪能1时可以论定?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