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

    这1天柳桂英接到姨夫的电话,姨妈病重,要她去趟上海。她很快按顿好家里的1切,临走又交代了丈夫1番。丈夫毛立明长得帅气,精明勤快,家里的大小事情,没他办不了的,这1点她是1百个放心;唯1让她不放心的是,她俩结婚才1个多月,她走后毛立明自己出轨的概率不大,用百分比精确计算,也就圆周率那么1点比例,可万1有那不要脸的女贼打上门来,来个先入为主,那就怕他招架不了,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时下这种事例的确还是有的。可这种话,明着不好说,暗示不顶用,没办法,这个担心只能装在肚子里,带到上海去了。
    在上海1待就是2十多天,这天柳桂英坐在返家的列车上,掏出手机拨通了丈夫的电话,新婚不久嘛,又隔了这么些天,怪想的,另1层意思,算给他个警示,不要想入非非,尽管此前已经打过了好几次招呼。
    “老婆大人,你又有何指示?”毛立明在问。
    “没啥不许想你呀?”
    “好好好,想我?巴不得呢。”
    柳桂英听丈夫说完,正要挂掉手机,突然手机里传来1个女子的声音:“快点吧,我都等不及了。”“谁叫你出声?”毛立明在低声埋怨,“咔嚓”他先把机关了。坏事,看来自己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会儿他正在金屋藏娇,好你个没良心的,这才几天你就把持不住了,她正要发作,1想到车上人多,家丑不可外扬,只好强忍着压下怒火。这时她是又气又急又火,不知如何是好?此刻她看谁都不顺眼,连这高速列车她也觉得太慢,恨不能改乘宇宙飞船,立马来个捉奸在床,狠狠给狐狸精几个耳光。
    1下火车,柳桂英立即坐上1辆出租车:“5里庄——俺家”说话时带着满脸怒气。
    司机没敢多说,心想碰上1个神经病,小心为上,赚钱要紧。
    车刚开到半路,柳桂英1声尖叫:“停车!”
    “又要怎地?”司机莫名其妙,小声问道。
    “改道小旺村,去俺娘家。”柳桂英仍旧尖叫1声。
    司机无奈地摇摇头,唉,此人病得果真不轻,连忙调过了车头。
    到了父母门前,打发走司机,柳桂英再次掏出手机:“喂,亲爱的,我娘家临时有件急事,今天我就不回去了,再熬几天,别急,拜拜!”1副亲热的样子,好精明的女人,这种时候也能装得出来。
    原来刚才在路上,稍微冷静了1下,她想,自己就这样回去,1来准备不足,恐怕打草惊蛇,2来他们明知我回去,亦能坐以待毙?再说那女的肯定也不是吃素的,不然狐狸精3字岂不滥得虚名?因而她盘算个以虚击实之计,好来个瓮中捉鳖。
    回到娘家,她就抱着母亲哭闹起来,1副寻死不活的架势。
    母亲问明女儿情由,急着说:“不会吧?立明不象这样人啊。”忙着劝着女儿。
    她弟弟1旁听得火了:“姐,揍他去。”说着提起1根木棍就要出门。
    柳桂英1看要坏事,赶紧擦去泪水,1把拉住弟弟,如此这般地讲说1回,才算了事。
    等到晚上十点以后,姐弟俩悄悄回到5里庄,蹑手蹑脚来到自家门前,仔细1听,果然不出所料——
    “快点吧,你还——”还是上午那女子的声音。
    赶快行动,不然来不及了,哪能容得在自己眼皮底下干那勾当。柳桂英急忙打开家门,姐弟2人1齐闯入,拉着电灯1看,怎么,俩人捂着被子正在酣睡,头脚都被盖着,刚刚听到的,是桌子上的录音机正播放着肉麻的对话,那男高音分明是毛立明不假。好呀!你们真以为姑奶奶不回来了?干的缺德还嫌不够,还录下音来气我。对,这个身材小点的定是那个狐狸精,柳桂英这时更是狠的咬牙切齿,火冒3丈,对准了位置,右手掌抡圆,左手噌的1下揭开被子,“啪!啪!”两声早已打在贱人脸上。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