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掘土

  话说在那旧天津卫,有个终日提着扁担、靠卖力气挑货搬货为生的汉子。此人姓李,其貌不扬,却手大、脚大、个头大,被人起个外号叫“大李”。大李从小秉性沉闷,3棍子打不出个屁来。
  
  这天,码头上货少,大李忙活半天也没挣到多少钱,对付了两个窝窝头,赶忙回家。半路上,有说书的站在街面上说着最近发生的飞贼入室盗宝的故事,他没心思听,只想回家倒头就睡,好过醒着挨饿。
  
  这1睡,就出了事。
  
  大李正在梦里大口啃酱肘子,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揉揉眼睛1看,只见4面8方漆黑1片,屋子里好似藏着什么盯着他的活物。大李勉强壮起胆子,发1声喊,却听原本闩上的门“咣当”1声打开,1阵阴风“呼啦啦”吹过。这阵阴风吹到身上,大李顿时寒毛竖起,凉意钻心透背。打眼1看,屋外晦暗的月光下,1个面色惨白如纸、7窍流血的女鬼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这1看,大李险些背过气去,他捂着眼,怎么都不敢看了,但捂眼睛不是掩耳盗铃吗?阴风吹过,这女鬼飞了进来,大李闭着眼求女鬼道:“姑奶奶,饶我1命吧!”
  
  女鬼冷冷1笑:“你这卖苦力的粗汉皮糙肉厚,哪有童男童女肉嫩?本仙家今天来,是与你有缘,送你1场大富贵,你可想要?”
  
  大李心中是暗暗叫苦,他不傻,知道这女鬼必有所求,今天不顺着她说,怕是要横死当场,只好结巴着说:“当、当然想,不知仙家要俺干啥?”
  
  女鬼那好似9幽地狱传来的声音直钻大李的耳朵:“我要你助我修行!从明日开始,你每天子时在董家宅子后院墙角的槐树下挖够1筐土,运到郊外乱葬冈扔下。为你小命着想,挖土时,你要黑布蒙面,只管往里挖,挖到人骨也得往筐里装。如此3天,我保你1场大富贵。如有违我命,我必将你生吞活剥!”
  
  大李听在耳中,那是怕在心里,董家宅子是天津有名的凶宅,曾有过灭门惨案。就算白天路过那儿,大李也是胆战心惊,哪里敢深夜子时过去?可现在,他不敢说1个不字,只怕那女鬼取他心肝。无奈之下,大李便应了这差事。
  
  女鬼疾步向前,朝大李身上1抓,“咯咯”笑道:“先取你1魂1魄,等3天后你取完土,自会还你。”旋即,她便消失不见。
  
  大李又气又急,不由得又发1声喊,1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映着窗外的月光,他看见桌子上放着1块碎银,旁边还有1个干了的血字:“3”。
  
  直到天光大亮,大李仍躺在床上,烙饼般翻来覆去,始终下不了进凶宅的决心。可想想被那女鬼勾走的魂魄,他又煎熬万分。思来想去间,日落西山,天渐渐黑了下来。大李终于横下心来,与其躺着等死,不如博它1博!
  
  不料大李刚1出门,就碰上了崔老道。这崔老道是个天师道人,年轻时走过江湖,老来定居于此,因熟稔江湖门路,嘴皮滑溜,靠摆摊儿算卦糊口。他住得离大李挺近,算个邻居熟人,平常遇到了也要给个笑脸。可今天大李心事重重只顾埋头走路,根本没搭理崔老道。
  
  没想到崔老道1把拦住了大李。大李抬头1看,见平日里慈眉善目的崔老道眉头紧锁,不由得1怔。只听崔老道劈头1句话砸来:“你这是赶着去送死吗?”
  
  大李没想到,平时只会耍嘴皮子的崔老道,1眼看破自己的险境,登时呆住。而后他竹筒倒豆子般把昨晚经历的事全说了出来,只求崔老道救自己1命。
  
  崔老道摇摇头:“我看你眉间阴气缭绕,气血不足,恐怕是遇到了不得了的邪物。现在看来,那是个想借凶宅鬼树下的阴土修炼的厉鬼。老道我法力低微,也是奈何不得!”说罢,他转身就想走。
  
  大李哪里肯依,抱住崔老道双腿不撒手。崔老道1甩拂尘,道:“你记住,挖土时必须黑布蒙面,不然恐有性命之忧。附耳过来,老道我教你1个法子。”
  
  大李自是全盘答应,仔细听老道叮嘱。崔老道说完,递给他1张折起的平安符,便飘然而去。
  
  大李贴身放好平安符,按崔老道所说,用女鬼给的碎银买下1只声尖、眼亮、鸡冠长的大公鸡,取了公鸡的鸡冠血涂在太阳穴上,便1路忐忑,直奔董家凶宅。那大宅之内,处处寂靜阴森,令人心惊胆寒。
  
  将近子时,大李战战兢兢地来到后院槐树下,黑布蒙面,挖了1筐土,也不管挖进去什么砖瓦碎片、残破骨头,1股脑儿地装好,扔到乱葬冈上。回家1看,只见桌子上又多出1块碎银,血字“3”已变作“2”。
  
  第2天,大李如法炮制,桌上的血字变成了“1”。
  
  到了最后1天,大李掘完阴土,直接把平安符吞下了肚。到了乱葬冈,大李照旧把阴土扔下,左等右等,不见鬼影,心中稍安。子时已过,看来这3天是挨过去了,不说大富大贵,好歹保住了小命。
  
  正当大李想要离开,只听厉鬼那抓人心肝的笑声在耳边响起。他心中1凉,转头1看,只见月光之下,厉鬼挥着尖利的爪子,伴着1股黑烟迎面袭来。被黑烟1呛,大李顿时动弹不得,只觉头重脚轻,要当场趴下,哪里还能闪躲?
  
  眼看大李就要命丧当场,只听骤然1声枪响,正中厉鬼右腿。厉鬼1声惨叫扑倒在地,脸上面具随之摔落。原来这“厉鬼”竟是由人假扮而来!
  
  猛然间,4方火光大亮,1众巡警点亮火把,持枪包围而来,当中两人,1个是刚刚开枪的巡警队长,另1个正是崔老道。
  
  “厉鬼”腿上中枪,逃脱不及,被巡警抓获。大李回过神来,被笑眯眯的崔老道扶了起来。
  
  崔老道念1声“无量天尊”,向大李解释了来龙去脉。
  
  原来,这“厉鬼”是由外号“飞天蜈蚣”的飞贼所假扮。
  
  前几日,这飞贼潜入赫赫有名的大商人白2爷家中盗走大笔金银细软,不巧被起夜的下人撞见。下人被抹了脖子,飞贼也暴露了行踪,被巡警1路追捕。
  
  飞贼为求脱身,不得不把大部分累赘的金条银块倒出,胡乱埋到董家鬼宅树下,打算等风头过了再去拿。没承想,忍不下这口气的白2爷出了5千大洋的赏格,再加上死了人,巡警队也极为重视,大批人马出动,到处找他。他实在找不到机会进城,又舍不得那笔财富,便想出装鬼的点子,利用迷药,欺骗老实的大李取出仓促埋下的金银。
  
  没想到崔老道睡眠不深,听见了邻居大李的1声喊,悄悄起床后,看到了有人装神弄鬼。第2天,熟悉江湖伎俩的崔老道又看出大李中了迷药,从大李口中知道了“厉鬼”的要求,便将计就计,找巡警队长设了这么1个局,想把飞贼和赃物人赃并获。
  
  之前他们怕打草惊蛇,因此等到最后1天才动手。那鸡冠血,其实是为了留下气味,能让狗闻着1路跟踪,平安符里装的是缓解迷药的药物。
  
  大李听了这番话,真是如梦方醒。他这才知道,那树下土中散碎的“人骨”,竟是金条银块!
  
  自己真是被蒙在了鼓里,被人利用了。再想来,也真是邪不压正,那飞贼挖空心思装鬼求财,终究还是被人赃并获。
  
  此后,大李领到了失主白2爷的丰厚赏钱,做起了小买卖,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不愁温饱。
  
  这凶宅掘土、捉“鬼”发财的故事,也就流传了下来。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