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辗转

  春风像曲曲折折又线条流畅的柏油公路,蜿蜒行进在群山间。我和爱人驾车入山,被春风引至1个山坳里的村子。依山而建的房屋在公路1侧,公路另1侧是1片田园。我们把车停在公路边,沿小路走进田园。春风裹挟着泥土和粪肥的气息自由弥散。正是午后,村民大概多在家中小憩,时空静谧,视野里,几只喜鹊上下翩翩飞舞。
  
  这片山间田园,地势高低起伏。走上1个高坡,看见1小块矮灌木枝圈起的长方形园子。1对老夫妻,在园子1角忙碌。1堆湿润的泥土旁,躺着几十棵白菜。白菜刚从挖开的坑里取出来,老两口弯腰低头,慢慢剥着压伤的白菜叶子。园子中间,鼓着1小堆儿新鲜的粪肥。
  
  “你们从哪儿来,到谁家的呀?”老妇人看到我们,停下手里的活儿,直起腰身,像迎接远客般热情招呼。
  
  “我们离这不远,不去谁家,随便转转。”我嘴上回答着,紧挨园子停下脚步。
  
  老妇人走到园子边,隔着灌木枝和我聊起来。她身材微胖,蓝底红花的旧棉袄沾着泥土,黑里透红的脸挂着饱满的笑容。清瘦结实的老汉也放下手里的白菜,直起腰身听我们闲话。他微笑的脸上波纹起伏,颜色也是黑里透红。
  
  1番闲话得知,老夫妻都已7十56岁,3儿6孙,分出去3个小家。老两口单独过日子,坚持种庄稼地和打理菜园子,衣食不愁,身体还凑合,只是老妇人血压高,腰疼腿疼,吃药不少花钱。两位老人觉少,吃过午饭,在家躺不住,就出来忙。白菜运回家,把坑填好,园子里施上肥,就要种春菜了。
  
  “阿姨,您和大叔接着忙,我们再走走。”我们继续移步前行,老两口挥手目送。
  
  我们返回时,老夫妻还在忙碌,剥好的白菜整齐地码在1起。
  
  “你们等会儿,带两棵白菜回去!”老妇人1边招呼,挑出两棵白菜抱在懷里。
  
  “阿姨,我兜里没带钱。您有手机微信吗?我转账给您。”
  
  “白菜是送你们的,不要钱。这么多白菜,我们吃不完。再说,我们不会用手机。”阿姨和我说着话,走到园子边。
  
  择得干干净净的白菜递出来,我1手接住1棵,沉甸甸的白菜冰凉冰凉的。微寒的春风轻拂,把1股暖意送进我心里。
  
  此时,大叔也走到园子边,1手1棵干净的白菜,执意递到我爱人手里。
  
  4棵白菜放进后备厢,我翻遍车里的储物箱和手提包儿,才翻出3张纸币,1张5十的,1张十块的,1张1块的。我再次返回园子边。3张纸币,阿姨和大叔再3推辞,我执意把钱放到灌木枝里面,又快步走向公路边。
  
  返程时,后备厢的白菜气息,带着山野春风的料峭和温煦,萦绕在汽车内室里。我想到自己的父母,他们也都7十多岁,血压高,吃药不少花钱。这样的午后,他们或许在午休,或许也睡不着,1个在电脑上下棋,1个对着手机玩成语游戏。孝顺的儿女孙辈成群,常见的老年病,不影响他们安享幸福晚年。园子里的两位老人,儿孙们也该是孝顺的吧!
  
  1路辗转,黄昏返回平原的城里。街边1位清洁工大爷,仍在坚守岗位。我们靠路边停车,从后备厢取出4棵白菜,把山野老人的善意,送给小城的老人。
  
  夜坐书房,我默念“辗转”1词。除了解释为“翻来覆去”,“辗转”还有1个意思:经过许多人的手或许多地方。这个意思,让我心生春风般柔软的亲切感。只要善意长住心田,就有春风辗转人间,经由你的手,拂过我的心,再伴随他的微笑,吹过谁的暖语,由城市到乡村,由山川到平原……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