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死讯

  布雷东扎尼是1位4十6岁的知名画家,隐居在维梅卡特乡下多年。这天早上,他打开1张报纸,顿时愣住了,只见文艺版右下角有1行醒目的标题:意大利艺术界同声哀悼画家布雷东扎尼辞世。
  
  标题下还有1行小字:2月2十1日晚间,画家布雷东扎尼因患病,经医生治疗无效后过世。遵其遗志,于丧礼结束后对外发布消息。接下来有1篇悼念的文章,还附了1张布雷东扎尼2十多年前的照片。布雷东扎尼不禁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玛蒂德!快来!”布雷东扎尼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大声呼唤老婆。
  
  老婆丢下手中的活,小跑过来问:“什么事?”
  
  “你看,你看!”布雷东扎尼赶紧把报纸递了过去。
  
  老婆1看之下,顿时脸色发白,哭得跟泪人儿似的:“喔,我的丈夫,我的心肝啊……”她抽抽噎噎,泣不成声。
  
  这下可把布雷东扎尼惹火了:“你疯啦,玛蒂德?你没看到我人在这里吗?这是个误会,天大的误会!你懂不懂啊?”
  
  玛蒂德马上收起眼泪,恢复了平静,想了想,又觉得这事情十分可笑,情绪瞬间转哀为乐:“喔,我的天哪,太好笑了……艺术界同声哀悼……而你却在这里活蹦乱跳!”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到弯下了腰,连话都说不清楚。
  
  “够了!够了!”布雷东扎尼怒火中烧道,“你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过分,太过分了!我现在就去找报社社长。他居然敢开这样的玩笑,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很快,布雷东扎尼怒气冲冲地赶到城里,直奔报社。报社社长热情地接待了他:“大师,请坐!喔,不,还是坐沙发吧,会比较舒服。抽烟吗?烟灰缸在这儿……您大驾光临,请问有何贵干?”
  
  看着社长1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布雷东扎尼不禁暗自诧异:他是假装的,还是真不知道他的报纸摆了1个大乌龙?于是,布雷东扎尼正色道:“嗯……今天的报纸……文艺版……说我死了……”
  
  “您死了?”社长拿起书桌上折好的报纸,打开1看,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短暂的尴尬过后,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呃,事情好像不太对劲,这个跟事实有所出入。”
  
  见社长这么轻描淡写,布雷东扎尼1下子失去了耐心,大吼大叫道:“与事实有所出入?你们这是把我‘杀’了!你们……太可恶了!”
  
  “是,是。”社长不愠不火地说,“或许应该这么说,文章内容有违我们的原意。不过希望您理解我们报社对您艺术成就的尊敬……”
  
  “好1个尊敬!”布雷东扎尼吼道,“你们把我毁了!”
  
  社长耸耸肩说:“不可否认,我们的报道不尽真实……”
  
  布雷东扎尼快疯了:“我明明还活着,你们却说我死了!这叫不尽真实?我要求你们马上刊发更正启事,同1版面同1位置。当然,我还要保留这次损失的法律追诉权!”
  
  “损失?喔,我的先生啊!”社长对布雷东扎尼的称呼从“大师”变成了“先生”,“您不知道这是天上掉下来的运气吗?换了其他画家高兴都还来不及呢。要知道,艺术家1死,他作品的价码就会立即攀升。我们的无心之过,为您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机会?”布雷东扎尼愣住了。
  
  “对,您不妨好好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您想想看,办场轰动的回顾展,趁机造势,我们会全力投入帮您宣传……那可是好几百万的生意,好几百万喔!”
  
  布雷东扎尼疑惑地问:“那我呢?我得隐姓埋名?装死?”
  
  社长思忖片刻,问:“您有没有兄弟?长得跟您像不像?”
  
  布雷东扎尼点点头说:“有啊。我弟弟在南非,和我长得挺像的,不过他留有胡子。问这做什么?”
  
  “太棒了!您也把胡子留起来,假装成您弟弟的样子,不就行了?听我的准没错,就这么顺水推舟……您知道的,这种更正启事,对谁都没好处。坦白说,人家会觉得您这个人有些小家子气,在文艺界,您最清楚的,大家捧完你以后又复活,给大家的印象不好……”社长喋喋不休。
  
  布雷东扎尼思忖良久,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只好回到乡下的家里,躲了起来,等待胡子留长。很快,他的老婆穿起了丧服,朋友们纷纷来探望她,其中奥斯卡最为热心,他也是名画家,画风1直有布雷东扎尼的影子。接着,画商、收藏家、觉得有利可图的人络绎不绝地来报到。以前,布雷东扎尼的1幅画最多卖到45万,现在随随便便就能叫到2十万。而躲起来的布雷东扎尼继续作画,1幅接1幅,当然,日期都得填以前的。
  
  1个月过去了,胡子够长了,布雷东扎尼在屋里憋得难受,打算冒险外出。他戴上眼镜,自称是布雷东扎尼从南非回来的弟弟,说话时故意带点外国腔。大伙儿都说,这兄弟俩长得可真像啊!
  
  过了1段时间,大伙都以为他就是布雷东扎尼的弟弟,他也能随心所欲地出门了。这天,他漫步乡间,出于好奇,来到了墓园,发现有石匠正在他的家族礼拜堂地板上刻他的姓名和出生、死亡日期。
  
  布雷东扎尼和守墓人说自己是死者的弟弟,便得以用钥匙打开青铜门,走下墓穴,只见家族成员的棺木1个挨着1个,其中1个是新的,很漂亮,黄铜牌上写着“卢丘·布雷东扎尼”,棺盖用螺丝钉锁着。他心中隐隐不安,用指关节敲了敲棺材侧板,立刻传来空心的声音。
  
  接下来的日子,布雷东扎尼发现,奥斯卡的来访次数越来越频繁,而老婆玛蒂德越来越妩媚。看着老婆的改变,布雷东扎尼心里既高兴又烦恼。
  
  这奥斯卡频频来访好像有点不妥吧?布雷东扎尼忍不住提醒老婆,但老婆却愤愤不平地说:“你是怎么想的?可怜的奥斯卡,你的真心朋友,他是唯11个为你的死而感到难过的人。他怕我过于伤心,费心安慰我,你竟然怀疑他?你真是丢人现眼!”
  
  之后,老婆在城里办了1场布雷东扎尼的回顾展,十分轰动,赚进了5百5十万。可渐渐地,人们开始遗忘,速度快得惊人,布雷东扎尼和他的作品行情1路下滑,艺术杂志和专栏提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少。很快,1切归于平静。
  
  布雷东扎尼这才惊愕地发现,这个世界少了他,1样过得很好,大家想吃就吃想玩就玩,1切如常。直到有1天,布雷东扎尼从乡间散完步回家,在玄关处认出了好友奥斯卡的风衣,家里传出了老婆温柔的轻声细语。
  
  布雷东扎尼轻轻地转身离开,往墓园方向走去。他站在家族礼拜堂前面,环顾4周,没有半个人影。打开青铜门后,他从容地用小刀转开那副全新棺材上的螺丝钉,将盖板打开,然后慢慢地躺了进去,这棺材里比想象中的要舒服。
  
  布雷东扎尼不慌不忙地将上方的盖板1点1点地合起来,只剩下最后1丝光亮的时候,他竖耳倾听,万1有人唤他呢?结果没有人。于是,他讓盖板完全落下……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