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偿

  我是1家食品加工厂的老板,老耿是我的帮扶对象。他以种菜为生,所谓扶贫,并不是我直接给他钱和物,而是收购他的1部分蔬菜。
  
  这天,老耿要来送菜,结果我等了1会儿才接到他的电话,说是有事绊住了他,要晚到1会儿。我正答应着,只听有人敲门,就见门卫带着1个瘦瘦的男人走了进来。这男人约莫3十岁,嘴唇上方留有不长不短的胡子,显得很特别。我见状便挂了电话,看向门卫和“小胡子”。
  
  原来,小胡子是开卡车来厂里送货的,进门时把门头灯撞坏了。那盏门头灯是1个月之前刚安装的,还簇新呢,于是我对小胡子说,要么他去买1盏这样的灯,要么就赔偿。买灯要6百元,还不算跑腿和安装费,我知道开货车挣钱不容易,就把实价告诉了他。
  
  小胡子盯了我1会儿,态度谦恭地开口道:“老板,我跑车的,没工夫去买灯,要不就赔钱吧,您看能不能少出1百?”
  
  我耐心向他说了不能少出的理由,小胡子嘟囔了1句什么,也就认了。
  
  谈妥后,门卫带小胡子去了财务室。我点上1根烟,没抽多久,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我1看,还是门卫和小胡子。原来是财务人不在,去银行了,收不了钱。我稍1犹豫,说:“那就先给我吧。”小胡子抱怨地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钱,数了两遍交给我。
  
  我把6百元钱随手放在办公桌上,说道:“有时间你再过来取1下收据吧。”
  
  小胡子却笑了:“我要个收据干吗,给老婆报销?她不给我1棍子就不错了。”
  
  我不由得也笑了,看来大家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事情既然发生了,坦然面对就是了。
  
  小胡子走后不久,老耿就到了。他开的是1辆3轮小货车,后兜里装的全是萝卜白菜等蔬菜,满满当当的。1见到我,老耿显得特别亲热,不用我问,便主动说起自己的家事来。
  
  我和老耿是去年秋天认识的,那正是大白菜上市的季节,社区里的志愿者带着老耿找上了门。老耿居住的村庄距离我们工厂不算近,以种菜为生。他家1共5口人,老妈常年瘫在床上;老婆是个瘸子,劳动能力有限;1个儿子,2十几岁,精神不健全;让人欣慰的是,他那正上初中的女儿倒蛮优秀,在班上成绩拔尖儿,马上就要考高中了。听志愿者这么1说,我1口应下了,老耿的菜不但品相好,还便宜,我收了他的菜不仅能用来加工,而且我厂里有3十几号工人,每天本就要吃菜,所以这扶贫可以说是1举多得。
  
  卸完了菜,财务还没回来,没法给老耿结账。我留老耿吃饭,他却说顾不上吃饭,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哩。于是,我只得翻了翻手头的现金,发现差了5百多块,正懊恼呢,眼光忽然瞥到办公桌上的6百块钱,不由得高兴地喊了1声,拿起钱就塞给了老耿。
  
  老耿收了钱,又把找零给了我,临走时对我说:“等忙完了这阵子,您到农村去看看吧,尝尝咱农家饭!”
  
  我笑着说有机会就去,大约老耿看出我只是嘴里说说,急道:“我是说真的。我女儿刚考上了好高中,她也想见见您这位大好人呢!”
  
  从老耿的话语和神情间,我能感觉出,他很为自己女儿而骄傲呢,于是连忙点点头,笑容也真诚了许多:“好呢,1定去!”
  
  第2天,我联系上了灯店老板。灯店老板是个精明又豪爽的生意人,他给我把门头灯的价钱抹了1百。这时我才后悔没有留下小胡子的电话,不过门卫那边应该有记录。于是,我去要来小胡子的电话,打了过去。谁知我说了情况后,小胡子却犹豫着说他不要这1百块钱了。我想了想,干脆道:“知道你忙,这样吧,你留个地址,我让财务给你送过去。”小胡子迟疑片刻,说:“老板,我人在外地,过几天过来找你。”然后他便挂断了电话。
  
  1周后,小胡子果然来了。1进门,他就歉疚地说:“对不起对不起!那张假钱是我弄混了。”他边说边从兜里掏出1百块钱,递给我:“倒霉啊!那钱我也是从别人那里收来的。”
  
  我顿時有点蒙,问道:“什么,你是说那6百元里有1张是假钱?”
  
  小胡子也愣了,递钱的手僵在了半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想通了前因后果,我立马拨通了老耿的电话:“老耿!你是不是收了我1百块假钱?”
  
  老耿迟疑1会儿才说:“是……”
  
  我“哎”了1声:“怎么不早说?”
  
  老耿竟然笑了笑,说:“我知道,您肯定不是故意的。”
  
  “哎哟!怎么发现的?”我口气急起来,对自己又气又怨。
  
  老耿支吾道:“女儿学校里献爱心,她赶巧拿着这张钱去,您也知道俺家条件不好,所以是想捐2十让找钱的,结果被人家查出是假钱,学校通报批评。女孩儿家脸皮薄,害臊了就退学了。其实也好,我这里正缺人手呢……”
  
  老耿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我却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喉咙,1句话都说不出来。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