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饭菜

  眼前1碗白饭,心中1粒飞鸿,这是人生至真至美境界。
  
  不过,眼前1碗白饭还是显得单调了,它等待着与下饭菜的约会,这样1顿饭,才吃得柔肠百转,缠绵悱恻。
  
  在我居住的城市重庆,最地道的下饭菜称为江湖菜,江湖菜的源头,其实就是家常菜。1些人離开了家,奔波于命运的浩渺江湖,把1道道家常菜演绎为大江大湖氤氲中的菜,在这些食物的味道里,袅袅散发着家的气味,亲人的气味。江湖夜雨1盏灯,在那盏灯光的朦胧光晕中,飘摇着远方亲人做菜的身影。
  
  在食物最为贫瘠的岁月,1碗提味的泡菜,是吃饭之人不离不弃的下饭菜。人到中年,时空的天幕里,还传来那些乡人们嘎嘣嘎嘣嚼动泡菜的声音。
  
  乡人们的泡菜,在那些瓦屋下1口口大瓦缸里浸泡着,发酵着。清冽冽的井水,是1口瓦缸里泡菜的“胎水”;白生生的盐,是1口泡菜缸里味道的灵魂。那些年,我那旧社会里裹过脚的老奶奶,颠着3寸金莲的小脚忙前忙后,她1年4季在家里几口泡菜缸里放入萝卜、豇豆、白菜、辣椒、姜蒜,几天后,经过老盐水浸泡后变为脆嫩爽口的泡菜就可以端上桌了。1碗泡菜,让1碗清汤寡水的饭,也吃得满口生香。
  
  那年有天,家里来了1位贵客,就是我爸在县城工作单位里的副县长。我爸在城里大大方方称了几斤肉回家,奶奶和我妈合力做饭,1定不要给我爸丢脸。奶奶抓起刚泡几天的萝卜切成颗粒,加了半肥半瘦的猪肉,在柴火灶上的大铁锅里翻炒,就着这道泡菜炒肉和用泡菜盐水凉拌的野秋蒜作为下饭菜,副县长1口气吃了3大碗冒尖的红薯米饭。副县长放下碗筷,满足地拍了拍肚子,打了1个饱嗝后说:“李干事,这顿饭吃得安逸呀!”我爸咧嘴笑了,平时在单位显得严肃的副县长看起来也和蔼可亲。
  
  我妈进城那年,81岁的老奶奶坚持1个人住在乡里,1座座青山上的庄稼树木在她心里扎下了根,奶奶给我妈郑重相送的家当就是两口1989年开始使用的泡菜坛子。而今,两口瓦缸泡菜坛还摆放在爸妈家里,在岁月包浆浸染之中呈现出老古董1样的庄重憨朴之相,也微微散发出1层古铜色般的光芒。两口泡菜坛子,成为爸妈家中经年累月里传下的镇家之宝,也成为灯火暖暖的家中1个心心念念的意象。
  
  哪怕仅是就着1碟我妈做的泡菜,我也可以吃上两大碗白米饭,它消释着中年岁月里的油腻,也于烟火漫漫中记得回家的路线。而今我回到爸妈的家,1碗泡菜作为食材在烟熏火燎中1回回演绎成火爆儿肠、豇豆肉末、泡菜回锅肉、黄焖鱼、凉拌3丝、酸辣土豆丝、泡椒凤爪、酸萝卜老鸭汤、家常豆腐,在这些酣畅淋漓的下饭菜中,酸、辣、甜、咸,层次分明的口感刺激着味蕾鲜花1样噗噗噗开放,这些用泡菜制作的下饭菜滋味,也静静凝聚着时间发酵后亲人相处的滋味。
  
  3年前的春日,我爸生了1场大病,住了整整1个月院才回家。刚到楼下,我爸就气喘着催促我妈,快点,快点。我妈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我爸1进屋就张开双手抱住墙壁,似在嗅着久别重逢后家的气味。我爸又催促,快点,快点,给我煮碗泡菜面条。我爸呼啦啦吃着我妈用萝卜泡菜做的面条,吃得热汗涔涔,他抬头擦汗,我见他眼眶里浮动着湿润的光。
  
  我爸患有痛风,医生叮嘱说,泡菜、海鲜要戒吃或尽量少吃。我爸对海鲜连气味也闻不惯,但那泡菜或用泡菜做的下饭菜,我爸心里嘴里都丢不下。
  
  “就1点,1点点儿。”每逢听到我爸这样低低的语气央求我妈用泡菜做点下饭菜,这个80多岁的老头儿,俨如1个嘴馋讨零食吃的孩子。
  
  我明白了,在这样的下饭菜里,是川流不息中的人生百味,是绵绵悠悠里的情感寄托。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