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台与清官

  在宋代,砚台作为“文房4宝”之1倍受文人雅士的喜爱。北宋大书法家米芾嗜砚如命,当宋徽宗赐他1方端砚时,竟兴奋得如痴似癫,将砚揣入怀中,“余墨沾渍袍袖”也在所不惜。然而,当名砚作为“雅贿”之物时,却失去了其风雅,被清正廉洁者拒之门外。
  
  北宋初年,有1个官员想送给宰相吕蒙正1方宝砚,但知其1尘不染,怕碰壁难堪,便说要卖给他,夸耀此砚非同1般,1呵气即润,不需注水,湿润后即可磨墨作书,并说10文钱卖给他。吕蒙正顿时明白了,如此砚中之宝只要10文钱,且登门推销,其背后目的不言自明。于是,他对“卖砚者”说:“此方宝砚即使1天能呵出1担水来,也不过只值10文钱。我还是不要了。”
  
  无独有偶,王安石也曾遇到过这样的宝砚。王安石善诗好文,且酷爱收藏文房4宝。于是,有1个地方官员投其所好,送来1方宝砚,并当面称赞宝砚的好处:呵之即可得水。王安石听了后,笑着反问他:纵得1提水,又能值几何?羞得那人无言以答,只好收起宝砚灰溜溜地走了。
  
  像吕、王这样拒绝“雅贿”,两袖清风的官员在宋朝不乏其人,《宋史》有包拯“不持1砚归”的故事。宋康定元年(1040年),42岁的包拯调任端州(今广东肇庆)知府。端州盛产端砚,此前的知府趁着进贡之际大都敛取贡数几十倍的端砚,来赠送给当朝权贵。包拯卻命令制造的端砚仅仅满足贡数即可,不得借机层层盘剥。他在任期间没拿1方砚台回家。这段佳话千百年来被代代相传,还被衍变为1个美丽的传说:在包拯离任归朝时,男女老幼不约而同地来到码头,为这位“青天”送行。1些士绅官员发自内心地相赠礼物,但都被包拯11谢绝了。官船在1片依依不舍声中沿江而下。当来到羚羊峡时,本来万里无云、风和日丽的天气突然狂风大作,浊浪翻滚。包拯感到事有蹊跷:莫非手下人背着自己私受贿赂,藏于船上?他立刻把随行人员叫到身边盘问。他的书童连忙跪下,禀告说曾私下替大人收下1方端砚,放在了船上。包拯当即命令书童快快将砚取出。这块端砚,外用黄布包裹,砚身雕龙刻凤,鸲鹆眼碧绿晶莹,果然是方罕见宝砚。包拯拿起端砚,瞧也没瞧,随手将其抛入滔滔江水中。江面顿时风平浪静,云开日出。后来在端砚下沉的地方隆起1片沙洲。包裹端砚的黄布,落入水里,顺流而下,变为1片沙滩。这就是肇庆“砚洲”和“黄布沙”由来的传说。
  
  北宋熙宁年间,端州知州杜谘,下令禁止砚工开坑取石制砚,而把砚石全部霸为己有,人送外号“杜万石”。此人贪得无厌,居然还打发人去羚羊峡江中打捞当年包拯扔的那方端砚。清乾隆年间,番禺训导莫元伯曾作《砚洲怀古》诗云:“1笑解行箧,沧波信手投。臣心真似水,天意忽成洲。沙月淡相映,秋江澄不流。当年杜万石,曾此泛归舟。”热情歌颂了包拯玉洁冰清的廉洁形象,辛辣讽刺了杜谘欲壑难填的贪婪嘴脸,2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今在肇庆的丽谯楼上有1副对联颂扬包拯“不持1砚归”的高风亮节:“星岩朗曜光山海,砚渚清风播古今。”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