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中国“富翁”

  前些年,我移民来到了北美,生活在1座有“北美小巴黎”之称的城市。我在老人康复中心找到1份工作,负责照顾需要长期护理的老人。
  
  这天1早,主管对我说:“1号床来了个新病人,是圣玛丽医院重症监护室转来的。他几天前摔倒后1直昏迷,生命体征稳定。除了你,我们这儿没人会说中文,以后需要你帮我们当翻译了。”
  
  换好工作服,我去察看1号床的情况。他是1位头发花白的中国老人,资料卡片上写着他姓马,已经80岁了。他身材魁梧,像是北方人。
  
  “养儿防老”,这样的观念在西方是不存在的。大部分老年人与子女的关系比较疏远。平日里,这个康复中心通常很安静,来探访的子女亲属不多。
  
  然而,自从1号床病人入院,来探访他的人络绎不绝,很多都是优雅的都市丽人,成了1道景观。这让我们不禁浮想联翩,这个马先生是何方神圣?在异国他乡,为何有这么多人关心他?这些很体面的探访者,都是他的什么人?
  
  虽说这里的文化很注重个人的隐私,但人性中窺探的欲望是相通的,康复中心开始流传小道消息。我在护理其他老人时,有人和我说:“新来的那个中国老头没准是个大富翁!”我笑着问:“您为什么这么想?”对方回道:“有这么多可爱的女人来陪他,难道不是因为他有钱?也许是为了遗产分配吧?”
  
  也有人借机和我搭讪:“嗨!再有女人来看马先生,你帮我们打听1下,她们和马先生是什么关系。我猜也可能是儿媳!”
  
  这位中国老人带来的神秘感,随着这些流言蜚语的发酵而与日俱增。有1天,住在马先生隔壁的何塞神秘兮兮地告诉我:“我看到好几次了,那几位漂亮的中国女人都拿着小本本,对着他念念有词。下次她们再来,你站在病房外帮我们听听,是不是在让老头立遗嘱?”
  
  我揶揄道:“听了也没咱们的份,还是别去费那个神了!”
  
  何塞不怀好意地朝我使了个眼色,说:“这老头看来是个情圣,居然有这么多女友,不如你近水楼台先得月,把老家伙伺候好了,或许也能分1杯羹呢?”
  
  我不喜欢何塞的油腔滑调,嗤之以鼻地耸耸肩,便转身走了。
  
  半个多月后的1天,我正准备下班,1位穿着呢大衣、圆脸上长着1对梨涡的女士急匆匆地跑过来,用中文跟我说:“马老师醒了!请你来看看!”
  
  我在心里说:马老师?他是她们的老师?我心里带着1连串问号,立即跟着她来到了1号床前。
  
  我看到马老师睁开了眼睛,虽然还很虚弱,但他的双眸中闪烁着难以描述的光芒。我说:“太好了,您已经昏睡了十多天,终于醒了!您在公寓门前摔倒后昏迷过去,是路人帮您叫的救护车。”
  
  马老师明白发生了什么,随即他看到了那位有梨涡的女士,疑惑地问:“小梅,你怎么在这儿?”
  
  那位叫小梅的女士解释:“马老师,您来康复中心之后,我们就定了值日表,每天两班倒,陪您说话。您儿子儿媳晚上会来,他们白天上班,实在倒腾不过来。”
  
  马老师想起了什么,忧虑地问:“3月3,是不是已经过了?”
  
  “放心吧,3月3那天特别成功,来了几百个观众,还有好几个本地媒体也都报道了。后来,报名学中文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小梅得意地告诉马老师。
  
  我在旁边听着,还是1头雾水。我1个外人,不便多问,留下他们在那里说话,悄悄走开了。
  
  马老师醒来后的第3天,我去送早餐。走到门口,就听马老师用埋怨的口气对小梅说:“你工作那么忙,怎么又来陪我呀?赶紧回去!”
  
  小梅笑吟吟地说:“我们建了1个‘星辰大海’微信群,大家都抢着来陪护您,下手晚了,都抢不到名额!本来我和小范都想来,但这边1次只能来1个人,我俩只好在微信上玩石头剪刀布,谁赢了就谁来!”
  
  我是第1次听到,要玩石头剪刀布这样的游戏来抢着陪护病人,算是开了眼。我把早餐安顿好,顺便和他俩闲聊起来。
  
  我好奇地问:“微信群为什么叫星辰大海?”
  
  马老师解释道:“两年前,我老伴走了,我儿子在这儿生活,帮我办了出国。来这儿以后呢,我总有1种失落感。1个偶然的机缘,我认识了这里中文学校的校长。我以前在国内是话剧团的演员,校长就撺掇我,教学校的年轻人用中文朗诵、演话剧,我就成立了‘星辰大海’中文社团,生活变得充实起来。来看我的那些美丽的女士,都是我的学生。上回3月3,我们做了1场中文诗歌朗诵会,既在本地的华人社区引发了反响,又向洋人们展示了中文的魅力,多好。”
  
  小梅在1旁感慨地说:“马老师,大家都盼着您快点康复,带领我们继续走下去呢!”
  
  我冷不丁地想起了何塞说的“遗嘱”,便问道:“你们是不是在马老师昏迷期间给他朗诵呀?”
  
  小梅莞尔1笑,说:“对呀,朗诵能激活他老人家的生机,我们都等着他醒过来给我们挑毛病呢……”
  
  我和康复中心的经理说了马老师的故事。经理同意了我的建议,把“朗诵”加入了我们的康复手册。
  
  不久,马老师出院了。他通过我当翻译,根据名著《月亮与6便士》,与康复中心的老人们合作排了1个话剧。
  
  康复中心的老人们终于知道了这位神秘的中国“富翁”的来头,也明白了他的富足之处。就像话剧中1句台词说的那样:“只要不忘抬头追寻皎洁的月光,他就是精神上的富翁。”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