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金元宝”

  那时候,枳镇上有1家福多多杂货商行,少掌柜叫于福生,是个人精。那年8月十4的傍晚,他在酒馆里正痛快地吃喝着,家里人来报,说他媳妇英莲难产了。于福生竟1点不着急,他笃定地干了杯中酒,吃完盘中肉,然后1抹嘴巴,才慢吞吞地往家走。
  
  到了家,英莲已是奄奄1息,于福生却没有1点心疼的模样。他瞧见英莲抓着被褥的手往下1垂,像是没了气,便迫不及待地叫家仆把人抬走。当晚,他就将早已养在外面的女人接回了家。
  
  于福生连英莲的后事也懒得管,全权委托给账房先生处理。他多少有点做贼心虚,怕媳妇的鬼魂回来找他的麻烦,于是拿出4个金元宝,叮嘱账房先生务必放于英莲的棺木4角。这么做,是因为当地流传着1种说法:金元宝辟邪,能锁住棺木中的鬼魂。
  
  这件事让账房先生的老婆翠花听到了,气得牙痒,因为英莲正是她的远房侄女。英莲长得眉清目秀,温柔善良,可她嫁给于福生后,没能过上什么好日子。于福生常年在外拈花惹草,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有时他在外面日子待得多了,英莲放心不下,就派伙计祥子出去找。于福生嫌祥子多事,好几次要将他赶走,英莲只得替祥子求情,没想到于福生就借此诬蔑英莲与祥子私通……后来,英莲怀孕了,于福生不但不收心,还变本加厉地折磨她,甚至说:“哼,这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呢!”
  
  没想到英莲这般命苦,到头来和孩子双双殒命!翠花1边给英莲穿戴,1边止不住地掉眼泪。她1会儿摸摸英莲的脸蛋,1会儿摸摸英莲的手,多好的姑娘,怎么就……突然,她1哆嗦,像是想起什么……
  
  这天半夜,祥子听闻少奶奶的噩耗,伤心不已。少奶奶平时待他不薄,如今落得如此下场,听说还被“金元宝”锁住了魂……祥子1想到这些,胸口就堵得慌,他决定去把棺材挖出来,取出金元宝,释放英莲的鬼魂,让于福生得到报应。不过,这事急不得。祥子打听了,英莲的尸体被连夜埋到了乱坟岗。于福生还派了两个贴身家仆在坟头盯着,说要盯到天亮,就是生怕自己亏心事做多了,英莲化成鬼溜出来找他。这么看来,夜里去挖棺是不成了。
  
  就这样,直到第2天8月十5的晚上,家家户户都忙着团圆呢,祥子这才扛着铁锨出了门。月光下,乱坟岗显得愈发阴森可怕。好在英莲的棺木埋得不深,土层又松软,祥子没费多大的劲,就把棺材扒出来了。真要开棺时,他也心慌了,便对着棺材念叨:“少奶奶,你别怕,我是来解救你的魂的……”
  
  祥子撬开棺盖,抖抖索索地伸手往棺木里摸去。突然,1只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娘呀!”祥子吓得大叫1声,猛地抽出手来,爬出墓坑,没命地往回跑。
  
  祥子埋头跑着,半路撞上了1个人,他抬头1看,正是翠花。他大喘着气,对翠花说:“婶,诈、诈尸了,英、英莲她……”话没听完,翠花脸上已露出喜色。她正要细问,就见祥子身后有个女人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女人披头散发,手里抱着1个包裹。祥子见了,吓得往后躲。翠花却扑上去1把抱住那个女人,哭着说:“孩子,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地走了啊……”
  
  那个女人就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英莲,没错,是活生生的人!昨日,翠花见侄女虽然没了气,身子却1直热乎乎、软绵绵的,像是没有死,只是1时昏厥了。翠花想通知于福生,却被丈夫拦下。是啊,于福生巴不得英莲早点死,要是告诉他实情,他真的会救人吗?看他那副德行,只怕他1狠心,再把英莲活活逼死!
  
  翠花夫妻俩想救英莲,但于福生派人盯得紧,根本没机会,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先把英莲“埋”了,再找人去坟地挖棺。找谁呢?别的人,翠花不放心。她1想,想到了被于福生赶走的祥子。祥子受过英莲的恩惠,又对于福生恨之入骨,翠花再把棺材里有金元宝的事透露给他,那么于情于理,祥子都会有所行动才是!1整日,见迟迟没有消息,翠花坐不住了,让丈夫去于福生那儿“盯梢”,自己则跑去坟地察看。好在半路上,终于让她盼来了“起死回生”的英莲。
  
  借着月光,翠花看到英莲浑身都是血,而怀里抱着的,竟是个已经死了的男婴。
  
  原来,英莲被下葬后不久,就醒了。她睁开眼,眼前黑咕隆咚的,她再用手1摸,心1沉,自己被装在棺材里了!她还没来得及害怕,就觉得肚子1阵疼——也许是入棺时,她的身子被挪动过好几次,改变了孩子在娘胎里的体位,那娃娃竟然自己出来了1半。英莲再1用力,孩子生出来了,可惜的是已经断气了!英莲在棺材里喊叫,没人应;她想撞开棺材,又没力气。她只能躺着,把死婴搂在怀里,流着泪等死。时间久了,她又渴又饿,1翻身,突然摸到1个硬邦邦的东西,是个生地瓜。她不管不顾地往嘴里塞,吃完了,继续躺着。1觉醒来,发觉自己还没死,她就在身子周围摸索,竟然在棺材1角又摸到1个生地瓜……再找,还有俩。
  
  英莲将4个生地瓜吃完后,彻底没了指望。就在她1心等死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刨土挖坟。棺材盖刚被打开,1阵凉风灌进来,她立刻清醒了许多,将1只手伸了出去,没想到把外面的人吓跑了……
  
  祥子恍然大悟,他想了想,问道:“少奶奶,那4个金元宝你没带回来?”没等英莲回过神,翠花笑着说:“金元宝在我这儿呢!”
  
  其实昨晚盖棺前,翠花就偷偷地把棺材里的4个金元宝换成了生地瓜,还把棺材盖留了条缝。她想着,如果英莲活过来,不至于被憋死,而生地瓜充饥又解渴,多少能给人留点生机。下葬时,翠花特意带了不少酒菜,供帮工和于福生派来的家仆吃喝。本来嘛,3更半夜出来干活,大伙儿就不太乐意,这会儿有了吃喝,再加上翠花在边上撺掇,他们干活就更马虎了,坟坑挖得浅,棺盖也盖得松……
  
  翠花问英莲接下去怎么打算,英莲像是心意已决:“我已‘死’过1回,便与那人恩断义绝了!”
  
  翠花心疼那个婴儿,把他抱起来,用手绢擦了擦脸。看到孩子高而挺的小鼻子,左耳还有个小肉赘,活脱脱1个小福生呀!翠花咬着牙说:“把孩子抱去让于福生看看,凭什么红口白牙地冤枉咱?”
  
  第2天,翠花和英莲抱着死婴去见于福生,并提出要1纸休书。于福生看到死婴的长相后,哑口无言。此时他正沉浸在新欢的温柔乡中,又自知理亏,便顺水推舟,给英莲写了休书。于福生精得很,末了,还向翠花讨回了那4个金元宝。
  
  翠花原本打算把4個金元宝留给祥子,这下倒落了空。没想到祥子说,他当初去挖棺取金元宝,就不是为了财。他不要金元宝,他只要以后能照顾英莲就好。
  
  祥子说这话时,翠花看了1眼侄女,英莲低头浅笑,脸红得像花1般……就这样,英莲和祥子做了夫妻。没多久,英莲怀孕,接连生下4个白胖小子,乐得祥子直说:“这不就是4个金元宝嘛!”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